【完】凤破九霄:邪妃难惹
字体:16+-

VIP20炎儿,我爱你

谁知,白炎灵眼神一凝,低声喝道:“白云容,刚刚踏入白府的时候,你不是打从心底里看不起我吗?其实你压根就跟白府其他人一样,看我不顺眼,何必惺惺作态?”

顿时,大厅里为白云容辩驳的声音此起彼伏,斥责她不知好歹,说着白云容多么宠她,多么疼爱关心她,她怎么能狗咬吕洞宾。

白云容深深凝视了她一眼,面上虽然冷静,其实心里波涛汹涌,她的每一项指控都令他抽痛一分,他从来不怕被人误会,任何人他都能坦然面对,唯独她。

蓦然第一次冷漠呵斥白炎灵:“即便我在你面前惺惺作态,就算我看你不顺眼,你有必要跟自己过不去吗,现在出去肯定因那些暴民而受伤……”

白炎灵眼神一阵波澜,暗暗握紧了拳头,想不到什么来反驳这个男人,但是事到如今,她若要当这个王妃,必须和白家一刀两断。

倏然想起几日前那只蛇妖说的莫名其妙的话,她便眼神一凛,一把拽过白云容的衣襟,不屑哼道:“别说得你好像很关心我一样,白云容,我问你,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把我当过你妹妹?”

此话一出,白家的人依旧斥责她是白眼狼,若是没有把她当成妹妹,怎么会这么关心爱护她,真是没良心的女人。

这话只有白云容听得懂,听得出来这其中的含义,微微垂眸,长长的睫毛印下阴影,如漂亮的羽翼令人动容不已。

白炎灵没想到他真的无话可说,不过这也正好,给了她一个理由离开。

在转身之时,一双手臂从身后抱住她,白炎灵诧异回过头,全部人惊悚地盯住这一幕,而抱住她的正是白云容。

“你……”

白云容丝毫不在意众人惊悚的目光,他现在只想阻止这个一意孤行的女人,正如那次他在虚无之森受重伤时,一意孤行地把他送走,“我从来没把你当过我三妹,这点你说得一点都没错。”

还未说完,白炎灵一个激灵,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对白云容即将要说的话,想开口阻止他。

白云容拉过炎儿,让她正面对着他,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大手下滑到她的腰间,“我之所以对你宠爱有加,关心备至,只有一个原因。”

说着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深情的吻:“炎儿,我爱你。”

是,他说出来了,即便受尽千夫所指,也在所不惜,只要她能够明白。

果然,白家上上下下面色难看之极,这,这都是什么事啊,兄妹之间竟然——

说我爱你,这,不是吗!

众人看向白宇天,见他气得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指着那两人颤抖着却说不出一句话,一个是他最疼爱的儿子,一个是他掌上宝贝的女儿,看看他们都做出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啊。

白炎灵愣在了原地,就在白云容想乘机禁锢她时,她冷冷吐出一句:“你疯了吗,白云容?我们是兄妹,你神智不清了还是怎样?这个笑话我听过就算了,要是传出去,白家的声誉就毁了。最后我只说一句,白家和我白炎灵,从今往后,再无半点关系。”

话音落下,震颤了两人的心,白炎灵不再看任何人转身,硬着背脊走出了白府。

白云容微微抬起蕴湿的睫毛,盯着那小小的身影,一如当初死灵渊她站在巅峰的惊艳,纵然他百般宠爱,换来的只是一丝薄如蝉翼的亲情,那层血缘关系注定了他爱而不得。

佛说人生有七大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离别求不得,而最害怕经历的莫过于后两种。

耳边是千夫所指,他充耳不闻,依旧云淡风轻地一笑,傲然离开。

白宇天则气得差点晕过去,众人赶忙扶着他进屋,无人注意到那小小的身影,在此时缓缓地转过了身,深深地凝望了一眼。

白家没了她,将继续辉煌昌盛,世世代代繁荣下去,不会因她一朝遗臭万年,这样,就够了。

衣袖一挥轻轻掠起,转身堂堂正正地踏出白家大门,原本闹腾的百姓见到正主走了出来,更加加倍吵杂。

白炎灵神色冷冽,从怀中取出退去消音的77式,猛然朝天开了一枪,砰地一声重响,惊了一众无知百姓。

顿时,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白炎灵见一片安静的百姓惊恐地盯着她,冷声宣布道:“从今往后,我白炎灵与白家正式决裂,没有半点关系!”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踏出白府大门,岂料,暴民开始轰乱,不朝白府厮打闹腾,反而通通扑向了白炎灵。

她现在毫无半分灵力,只有一把77式,怎可能抵挡得住这些暴民。

眼看暴民们正要踩踏厮打,一道冷喝蓦然响起,“来人,把这一众暴民通通抓起来,交由刑部处理!”

暴民纷纷气愤之极,谁敢抓他们老百姓,他们不过是为九王爷讨回个公道,谁知看到是当今太子之后,惊愕不已地开始给太子跪拜求饶。

君白曜远远瞧着那小小的身影,当然也看见了那道刺眼的圣旨,就是因为那道圣旨,她才不得已不与白家脱离关系,独自一人受尽千夫所指。

蓦然怒火中烧地瞬间来到了白炎灵面前,一把夺过那道明晃晃的圣旨,在手里仅仅停留了一秒,啪嗒一声,红火迅速在他手心燃起——

不过半秒,圣旨立即化为了灰烬,片片掉落在地。

盯着那落在地上的片片灰烬,白炎灵绿眸中强烈的杀气波涛汹涌,倏然抬起头,一字一句:“你找死?”

君白曜则渐渐冷静下来,淡淡地问了一句:“你当真要嫁给我皇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