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凤破九霄:邪妃难惹
字体:16+-

VIP26这家伙在吃醋

这日春暖花开,喜鹊鸣啼,关外为北溯报来一道惊天喜讯,五年对南陵和北溯边界的征战,终于拿下那块具有地理优势,可攻下南陵必备条件的昆龙脊。

此消息传来北溯举国欢庆,君凰更是龙颜大悦,聚集了朝中大臣以及王公贵族,为归来的关外将首苏狂特赐庆功宴,举办得是隆重华丽之极,比起半个月前皇后的寿宴有过之而无不及,实在令人羡煞。

君凰依旧身边携着虞美人坐于东座首,其下皇后牧慈幽高高在上地端坐,两边更有其余妃嫔,太子则顺延坐在西座首,可见其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两侧长排朝中重臣带着内眷隆重出席,前朝的王公贵族坐于最后不凸显的位置,地位昭然若揭,一朝天子一朝臣,在君凰上位之时就注定了他们地位一下子降到了底层,能够让他们出席已经算优待了。

然而今日主角胜战将首苏狂则坐于朝臣中央,受尽众朝臣吹捧,可是本人倒是无动于衷,一直征战沙场,用生命来报效朝廷的他,岂会因几句夸赞而骄傲自满。

默默地喝着水酒,想着在皇宫如此拘束,还不如在边疆征战大酒大肉来得爽快,而且苏狂的兄弟们都未占有这份荣耀,让他更是狠狠咬牙。

正当此时,洪亮声响骤然传来:“九王爷,九王妃到——”

众朝臣一听到九王爷这三个字,心下立刻一震,他的威望已然刻骨铭心,不论过去几个朝代,无人敢忘!

苏狂更是握紧了酒杯,不经意抬眸望了过去,那个高傲如神的男子同以前一样,轻而易举就震慑了全场,即使他什么都没做。

单是这份气势他就比不上,虽然征战多年磨练的戾气,在他面前依旧不堪一击,但比起高坐在帝王之位上的君凰,他还比较钦佩九王爷。

然而,他身边的那个女子——

是今日传说中的九王妃吗?果然和传说中一样,面丑如鬼,却带着一分与众不同的气质,站在君墨沉身边竟不觉突兀,但那面容苏狂摇了摇头,实在不敢恭维。

君凰深深地眯了眯眼,他还以为这一对新人不给他一国之君的面子,打算缺席这顿庆功宴呢,轻轻饮了一口水酒,似笑非笑地启唇:“今日苏大将军胜战归来的庆功宴,朕还以为请不到你们这对新人,九王爷与王妃的新婚之喜,朕在这里恭贺你们了。”

朝臣听闻圣言,纷纷恭贺起这对新人,虽然有的真心有的假意,但恭贺声还在此起彼伏,气派蓬勃。

落座的君墨沉斜飞入鬓的眉宇写着霸气,红眸显得不羁而狂傲,薄唇桀骜一笑:“多谢皇兄的美意,本王今日可不想抢了苏将军的风采。”

苏狂可不敢怠慢,这也是他唯一敬佩的人之一,立刻举酒爽快恭贺道:“九王爷严重了,末将乃一介武夫,当初九王爷带领末将征战沙场之时,末将就深深敬佩九王爷,这一杯敬九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