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凤破九霄:邪妃难惹
字体:16+-

VIP26这家伙在吃醋

这日春暖花开,喜鹊鸣啼,关外为北溯报来一道惊天喜讯,五年对南陵和北溯边界的征战,终于拿下那块具有地理优势,可攻下南陵必备条件的昆龙脊。

此消息传来北溯举国欢庆,君凰更是龙颜大悦,聚集了朝中大臣以及王公贵族,为归来的关外将首苏狂特赐庆功宴,举办得是隆重华丽之极,比起半个月前皇后的寿宴有过之而无不及,实在令人羡煞。

君凰依旧身边携着虞美人坐于东座首,其下皇后牧慈幽高高在上地端坐,两边更有其余妃嫔,太子则顺延坐在西座首,可见其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两侧长排朝中重臣带着内眷隆重出席,前朝的王公贵族坐于最后不凸显的位置,地位昭然若揭,一朝天子一朝臣,在君凰上位之时就注定了他们地位一下子降到了底层,能够让他们出席已经算优待了。

然而今日主角胜战将首苏狂则坐于朝臣中央,受尽众朝臣吹捧,可是本人倒是无动于衷,一直征战沙场,用生命来报效朝廷的他,岂会因几句夸赞而骄傲自满。

默默地喝着水酒,想着在皇宫如此拘束,还不如在边疆征战大酒大肉来得爽快,而且苏狂的兄弟们都未占有这份荣耀,让他更是狠狠咬牙。

正当此时,洪亮声响骤然传来:“九王爷,九王妃到——”

众朝臣一听到九王爷这三个字,心下立刻一震,他的威望已然刻骨铭心,不论过去几个朝代,无人敢忘!

苏狂更是握紧了酒杯,不经意抬眸望了过去,那个高傲如神的男子同以前一样,轻而易举就震慑了全场,即使他什么都没做。

单是这份气势他就比不上,虽然征战多年磨练的戾气,在他面前依旧不堪一击,但比起高坐在帝王之位上的君凰,他还比较钦佩九王爷。

然而,他身边的那个女子——

是今日传说中的九王妃吗?果然和传说中一样,面丑如鬼,却带着一分与众不同的气质,站在君墨沉身边竟不觉突兀,但那面容苏狂摇了摇头,实在不敢恭维。

君凰深深地眯了眯眼,他还以为这一对新人不给他一国之君的面子,打算缺席这顿庆功宴呢,轻轻饮了一口水酒,似笑非笑地启唇:“今日苏大将军胜战归来的庆功宴,朕还以为请不到你们这对新人,九王爷与王妃的新婚之喜,朕在这里恭贺你们了。”

朝臣听闻圣言,纷纷恭贺起这对新人,虽然有的真心有的假意,但恭贺声还在此起彼伏,气派蓬勃。

落座的君墨沉斜飞入鬓的眉宇写着霸气,红眸显得不羁而狂傲,薄唇桀骜一笑:“多谢皇兄的美意,本王今日可不想抢了苏将军的风采。”

苏狂可不敢怠慢,这也是他唯一敬佩的人之一,立刻举酒爽快恭贺道:“九王爷严重了,末将乃一介武夫,当初九王爷带领末将征战沙场之时,末将就深深敬佩九王爷,这一杯敬九王爷!”

这一番话确实出于真心实意,大致在场前朝臣子都是这么想的,但敢在君凰面前,这么直言不讳的大概就只有,苏狂这么个不拘束的人。

果然,君凰一听提到九王征战的前尘往事,面色就微微阴沉,朝臣察言观色地转移了话题,才让圣上再次开怀,庆功宴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白炎灵坐在君墨沉身边百无聊赖地把玩着酒杯,偶尔抬眸望了一眼,不远处的今日庆功宴主角苏狂,此人一身军人狂放气息,低调的朝服未把那份气息遮掩半分,想必是久经沙场磨练的戾气。

蓦然感兴趣地一弯唇角,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比他们的龙翼卫,更加有实力。

下一秒君墨沉占有性地紧搂她的细腰,当着一众朝臣面前缠绵,温柔之极在她耳边轻语:“小家伙,我不喜欢你看苏狂。”

白炎灵挑了挑秀眉,知道这温柔之后隐藏着深深的寒意,她却毫不害怕,反而霸气勾唇肆无忌惮地靠在他的肩膀,这家伙在吃醋。

正当君墨沉享受这温情脉脉之时,庆功宴的主角苏狂盯住白炎灵良久,突然不怀好意地开口:“九王妃,知道什么叫家丑不可外扬吗?”

此话一出,朝臣纷纷起哄,他们原本就觉得这九王妃比鬼还丑,简直影响他们胃口,可惜就是看在九王爷的面子上,才隐忍不发作。

现在有人带了这个头,他们自然乐意看这个丑八怪九王妃出丑,这下,可有好戏看了,真是够刺激的,当着众朝臣全部人的面,这九王妃恐怕要哭着离去了。

可是,原本众人期待的场面久久未曾发生。

白炎灵嗜血的双眸牢牢锁定了苏狂,那来自地狱的冰冷肃杀,即便是久经沙场的苏狂也一惊,可是转眼一看,似乎又平淡无奇,他看错了?

身旁的君墨沉早已笑意全无,一股阴寒之极的气息笼罩在他的身周,似乎,下一刻就要宰了苏狂。

这苏狂倒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不由有些后悔自己心直口快,得罪九王爷他既不愿意,也有一丝莫名的惧怕。

白炎灵却轻而易举一个十指相扣,化解了君墨沉的恐怖怒意,安抚了他之后,白炎灵冲着苏狂冷冷一笑:“苏将军这个问题问得好,本王妃也有个问题想问你,如果苏将军今日不是带着一张人模人样的脸来庆功宴,而是披着一张猪皮,你说这庆功宴上还会有谁认得出你,难道那是你苏将军就不是苏将军,而是一只畜生了吗?”

众目睽睽,一片呆滞。

这一回,回得也太犀利了!

朝臣还未反应过来,苏狂已经满面涨红,被白炎灵一句比喻成了畜生,气得差点吐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