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凤破九霄:邪妃难惹
字体:16+-

VIP71即便是阎罗王,也妄想跟她抢人!

莫玄被她喝得一愣一愣的,的确他始终应当以九王爷的安危为先,不论任何原因,不论任何人,因为他们龙翼卫这一世只效忠一个人,只遵九王爷令!

于是不再犹豫半分,直接应道:“属下立即去备好马车,护送九王爷和您前往西澜!”

正转身欲离开,白炎灵突然唤住了他:“留下其余龙翼卫去护送苏狂回北溯,只要你跟我一起护送王爷即可,人多反而引人注目。”

莫玄想了想也是,他们要去的是西澜,不能大张旗鼓,否则西澜太子绝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乘机偷袭,便吩咐下去其余一千龙翼卫,护送苏狂等一干将军回北溯。

片刻之后,马车已经在行宫外准备就绪,莫玄扶着九王爷上了马车,白炎灵紧跟其后,撩开帘子钻进了马车内,莫玄在马车外对着在场送行的龙翼卫,简单交代了几句,便一甩马鞭:“驾——”

马车扬起一路灰尘,龙翼卫依旧站在行宫门外目送,直到苏狂等将军出来,并商量着马上护送他们回北溯,越快越好,毕竟不知西澜是否还会进犯偷袭……

急速奔驰的马车内,白炎灵用小小的身体护着君墨沉,怕他受到马车的颠簸感到不适,肩膀上的小毛球突然跳了下来,爬到君墨沉身上,轻轻地舔舐着他的脸庞,仿佛在召唤着他快些醒来。

白炎灵见状,同样握起了他白皙如玉的手,置于唇边轻声道:“墨,不要再睡了,我们都在等你醒过来,你醒来看看我们行么?”

可是回应她的却是,一片无声的静寂。

黯淡地垂下睫毛,比起上一次昏厥,这一次君墨沉全身上下没有一丝活着的气息,脉搏停止跳动,也毫无呼吸的迹象,心脏更加安静得让她心冷。

而她完全不知道,君墨沉到底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找不出病因便束手无策,而她唯一的希望,便是御医说的冰火泉。

冰火泉据说位于西澜连南一带,虽然传说只要能够在冰火泉泡上三天三夜,便有起死回生之奇效,但那也仅仅是传说,且不说在连南一带能否找到这样一个温泉,即便找到了,这起死回生之说,也不尽然奏效……

但是即便冰火泉毫无功效,她也不会轻易放弃寻找其他办法,眸光中一闪坚韧,冷酷,她绝不会让墨有事,即便是阎罗王,也妄想跟她抢人!

而马车外的莫玄一直着急着赶路,因为九王爷的病情实在危机,不得不快一步找到冰火泉,才能够救九王爷,但是一面又担心九王爷会受不住这剧烈的颠簸,忍不住回过头来。

掀开了帘子,只见那个小小的身子同九王爷紧相依偎,十指相扣,说不出的温情脉脉,莫玄眸子一深,竟觉得有些鼻酸,一直跟在九王爷身边的他,这是第一次见他如同死人一般,毫无生息,如果这次救不回九王爷,那他真不知道,以后他和龙翼卫该再效忠谁……

不忍打断这温馨的一幕,莫玄默默放下了帘子,转过身去继续挥鞭赶路。

从行宫离开已经近乎半个时辰,现在应该已经到了西澜的边界,由于需要躲避西澜太子兵马,不得不选择一条较偏远的路子赶往连南一带,蜿蜒曲折的山路又颠簸得很,莫玄不得不放慢马车的速度,以便马车内两人适应……

如果按照现在马车的速度,估计还要两个时辰内,才能抵达连南一带。

莫玄正一心鞭策马车赶着路,未曾料到,此时突然从南面突袭而来的,上百支密密麻麻的箭,齐齐射向了马车的方向。

莫玄回神一惊,立马大声朝马车内一喊:“有人暗箭偷袭,保护好九王爷!”

马车内的白炎灵立即惊醒,反应极快地不顾自身安危,挡在了君墨沉身前,砰砰砰几只箭冲破了坚固的马车,射了进来,索性,大部分箭已经被挡在马车外,她也堪堪躲过那几支箭。

不过马车外的莫玄就不那么好过了,毕竟没有任何遮挡物,对于袭来的百支箭,只能用长剑挑开,然而箭的数目实在太多,根本来不及全部防御,一支箭倏然射到了他的腿上。

一咬牙生生忍下剧痛,不动身躯地继续防御,可是马在受到那么多箭伤后,怎么可能不发狂到处疯狂奔走!

顷刻之间,马车轰然撞上了一块巨石,硬生生被撞得四分五裂……

莫玄被震得头昏脑胀地倒在地上,再加上腿上的箭伤,即使他想再去救九王爷,也有心无力,只能默默祈求九王爷安然无恙……

这边,灰尘烟雾散去后,只见一只骏马般大小的的白虎,背上安然无恙的坐着白炎灵,以及她身前昏迷的九王爷。

但是白虎始终承受不了两人的重量,只能下一秒飞回了地上,扑通地一声,变回了小毛球跃到了白炎灵肩膀上。

白炎灵睨了肩膀上的小毛球一眼,那一眼,看得小毛球是十分委屈,它也不是很健壮,不能背两个人也不能怪它……

而墨的重量让白炎灵有些吃不消,只能先扶着他,依靠在一块石壁旁,吩咐小毛球看住他,然后再去查探莫玄的状况,岂料他不仅全身被马车碎片刺伤,而且腿上中了一箭。

莫玄眼前模模糊糊的,意识更加涣散,仿佛见到了九王妃朝他走来,不仅用了仅有的气力,断断续续说道:“九王妃……不用管我,照顾好九王爷,带……他继续前往冰火泉……乘着……敌人还未赶到……快……快走……”

见他伤势如此之重,肯定无法自己行走,只好俯身同样扶着他前往墨的位置,白炎灵淡淡地微动唇角,“墨的人,我不会轻易抛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