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拒婚王妃:暴君强制爱
字体:16+-

【 杀人还是救人?】

原本这种感情应该让人为之震惊,此刻白逸凡只为向晚感到悲凉,她的存在,到底算什么?

“白逸凡!”秦天佑眼神痛楚,双眼盯着他。

“在下只能尽力一试,没有十足的把握。”说完白逸凡从腰间掏出一个药瓶,将里面的解毒圣丸塞进玥寰的嘴里,蛊毒,让他一瞬间头脑混乱,找不到该从哪着手。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

“太子若是要帮忙的话,可以带上你这一干人等出去了。”

“好。”秦天佑很反常的没有暴怒,轻轻的将玥寰放下,对着守在一旁的侍卫使了颜色,跟着他们一起走出去。

出门后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等候。

白逸凡厌恶的看着床榻上的女人,她身上恶心的血水令人只想作呕,眉头一拧,沉声道:“来人,将她身上的创口清理干净!”

“是!”闻言,从门外走进两个丫鬟,开始动手为玥寰清理,稍微一碰到她她就惊呼出声,她们的动作轻了又轻。

“你们这样怎么行?”

白逸凡一把夺过丫鬟手中棉布,粗鲁的拉起玥寰的手臂,像是搓洗一般,狠狠的将她腐烂的皮肉搓到地上,然后厌恶的将棉布丢到地上。

“啊!!好痛,天佑——”

不理会玥寰的哀嚎,白逸凡冷冷道,“看到没有,想找个样子。”

“不要——不要,天佑不要——好痛!!”

“白逸凡,你这是救人还是杀人?”秦天佑大步跨进房内,挡在两个丫鬟的身前。

“她身上的创口已经腐烂,如果不将其清理掉,创口处的虫卵就会病变,到时候恐怕她烂掉的就不只是这只手臂了!”冷冷的说完,白逸凡自顾自的坐到一旁。

秦天佑被震惊在当场,白逸凡说的不无道理,缓缓转头看着玥寰求救的眼神,心如刀绞,赶紧别开视线,颤抖道:“还愣着做什么?照着白公子的话做!”

玥寰惊恐的看着走向她的两个婢女,失声尖叫,“天佑,不要——,你杀了我吧——”

“啊!!”

有了秦天佑的命令,两个婢女一点也不敢怠慢,左右同时开动,带着血迹的腐肉从玥寰的身上被搓下,触目惊心的掉到地上摔成一滩。

秦天佑冷冷的看着白逸凡一语不发,木偶似的退到一旁,玥寰每一声的叫喊都像是是钢针一般扎到他的心头。

这件事情他一定要查明真相,若真是龙向晚所为,那么玥寰所受的痛苦,他一定要她百倍偿还!

白逸凡眉头紧蹙,蝴蝶蛊他还是第一次接触,曾今只听闻他师父提及过,这蝴蝶谷乃是原苗疆皇族秘术,当时苗疆疆土甚小,屡屡被强大的外国侵犯,研制出这些蛊毒除了用以抵抗外国的攻击,还有一种目的就是控制别人。

等到毒虫侵占心脏,整个人的血肉之躯就会变成毒虫的培养液,全身溃烂之后整个人就听命于毒虫,和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分别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为她的身体换血,然后取出毒虫,只是……

“你想到办法了没有?”玥寰的尖叫,让秦天佑心情烦躁。

“先放血!”

走一步是一步,这个女人将向晚害得那么惨,就拿她练手好了。

大步走到玥寰的身前,白逸凡掏出腰间的匕首就在她的手腕上划下一刀,等到去划另外一只手的时候,匕首被一道掌力击落在地。

“白逸凡,你疯了!”秦天佑怒不可及,他这样划下去,玥寰还能活命么?

“你自己看!”

秦天佑顺着白逸凡的眼光看向地下,玥寰的手腕处流出来的鲜血,隔几秒又钻出一些毒虫,只不过一见到阳光就瞬间化为灰烬。

他被震惊得说不出话,第一次这样亲眼目睹蛊术的阴冷神奇。

见玥寰面色渐渐好转,白逸凡眉头一拧,赶紧为她把脉,慌乱中一不小心搭上了被他划下一刀的手腕,没想到原本应该被他划断的手筋居然还在,疑惑的视线看向昏迷中的玥寰,等他收回视线的时候那条脉络却不见了。

“现在怎么样?”

“蛊虫已经离开心脏了……”白逸凡不自觉的脱口而出,说完之后连他自己都吓到了,怎么可能,赶紧集中精神,毒虫正在渐渐的往体外排出。

“真的?那这样毒岂不是已经解了?”秦天佑激动得热泪盈眶,爱怜的看着玥寰满是冷汗的容颜。

“恩。”

白逸凡点点头,站起身,视线复杂的停留在玥寰的身上。

刚才的放血顶多能够排除被腐蚀的血液,毒虫怎么会自己就离开心脏了呢?

这点他是怎么也想不通,要知道蛊术的精妙之处就是毒虫进入心脏之后必须要找到能引诱毒虫的药引才能够将它引出,像这样自己离开的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现在应该怎么办?”

“等到流出的血液变成红色之后就可以为她包扎伤口了,用这些药粉。”白逸凡从腰间掏出一包药粉,朝着丫鬟丢过去。

“太子……”等在一旁的小莲见气氛不在硝烟弥漫,终于找到机会插话。

“嗯?”秦天佑满脸不悦,眼神瞬间冰冷,这个贱婢私居然敢私闯地牢,当他这里是百花宫么?

“太子,玥寰姑娘从临湘阁回来之后就生病了,请太子一定要为我家小姐做主!”说完砰一声跪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