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拒婚王妃:暴君强制爱
字体:16+-

【限制级戏码】

“多谢皇上赞赏。”向晚眼角闪过一抹阴寒,看来她真的是太低估这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了,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将她认出。

秦天佑不再说话,一挥手,乐府礼官们指间扣动丝弦,动听的音乐缓缓流淌,一瞬间整个大殿内都被一阵舒爽的气氛充斥。

向晚云袖一挥,微微颔首算是谢了恩站起来,配合的乐师奏出音乐,摆出孔雀起舞的起舞势,飘飘渺渺间,那清雅中带着淡然却又浸出浓烈绝望心伤的调子奏起来了。

她低首酝酿眼中的情绪,等到音乐进入高——潮的时候,她突然一抬手,锦衣舞动,紫色漫天,众人仿佛看见一只孔雀开屏独立于天地之间,带着百鸟朝凤的高贵,不染尘埃。

而向晚的歌声,更将这种出尘逼到极致,略带沙哑的声音,仿佛是失去了挚爱的低吟。

那是一种荡气回肠的歌声,一声声一句句透过耳膜传入每个人心里,仿佛带着女子的一腔情意,控诉着男子的决绝果断,那嗓音,沁人心脾,渗透肺腑。

向晚的歌声将整个大殿渲染,绝美的身影不停的变换着姿势旋转,开屏的孔雀等待着良人,仿佛在用生命起舞,伴着字字如泣如诉的哀怨缠绵,告诉人们一个女子一生的痴恋和不甘。

凝听着她哀怨的歌声,秦天佑面色深沉,胸腔内血潮澎湃,隐隐的疼痛让他有些痛不欲生。

向晚眉心处的铃铛嘤咛作响,她的舞,凄美到极致,带着缠缠绵绵的哀怨,让闻者无不感受到那个柔弱女子内心的彻骨的仇恨,她将所有的情绪糅合到一起,用舞姿将它挥洒得淋淋尽致。

当紫金色的裙带开始翻飞,她抛出一叠彩色长袖,双手挥舞,在大殿内挽出众人以前闻所未闻的秀舞蝶恋花,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紧紧的固定在了向晚的身上,耳朵里是低声吟唱的曲,眼中是九天玄女般的人。

而被牢牢吸引住的当然是秦天佑,他双眼怔怔,似要将她看穿一般。

曲声缓缓空幽渐远,所有人仿佛连呼吸都凝固了,旋转中向晚瞥见秦天佑一脸沉重,骤然停止旋转,用尽身上最后的力气双手一扬,整个人倒在地上,如一朵绽开的花王牡丹。

片刻之后,所有人终于回过神来,霎时响起一片叫好声,向晚刚才的舞姿可谓是天仙下凡,可纵然她如此不然凡尘,但也终究是个青楼女子而已,一些目光灼热的男人,不免在她身上上下打量。

向晚缓缓起身,撩起芊芊玉手拭去眼角的泪珠,我见犹怜的样子立即引起宴会上一阵骚乱。

“龙向晚!够了!”

秦天佑终于再也看不下去她搔首弄姿的样子,暴喝一声,大掌猛的拍在案几上。

全场都是梗咽口水的声音,难怪皇上不惜动用皇榜寻人,这样一位人间尤物,就算是弃江山要美人,那也是情有可原。

龙媚娇胸腔不断起伏,这个女人舞姿在她之上已经让她够生气了,没想到居然是龙向晚,那个贱人怎么还没死!!

向晚勾起唇角,冷眼看着秦天佑目光中的狂热和一律沉痛,今天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不仅让秦天佑想起了以往对她的种种伤害,让他为之愧疚,更勾起了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最原始的。

“没想到这样都被你给认出来了,我的皇上,别来无恙?”向晚魅惑的眼神一闪,一把撕下脸上的面纱,众人终于可以一睹黄榜上真人的绝世容颜。

秦天佑额上青筋暴跳,若不是老早就认识她,恐怕连他都要以为她就是那个名动天下的第一花魁,更该死的是,她若有似无的挑逗居然让他的男性象征有了反应。

“过来!”秦天佑面色阴冷的对着向晚命令道。

“是!”向晚对着秦天佑行礼之后就走到他的身边,临近的时候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的阴冷,可是她现在早已经不是以前的龙向晚了,若是要阴狠,她倒是想和他较量一下。

“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她刚一坐下,秦天佑就迫不及待的将她拉至怀中,不顾众人的目光,一口咬在她的耳垂上面。

“难道皇上不喜欢么?”向晚从他怀里抽出玉臂,为他斟满一杯美酒,端至秦天佑的嘴边,用眼神示意他喝下去。

“朕要你喂我!”秦天佑眼神迷离,吮吸着她身上宜人的香气,才短短半月不见,这个女人恍若脱胎换骨,魅惑的眼神像极了一只妖艳的狐狸。

“讨厌……”

向晚娇嗔一声,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身子一动顺势坐到了秦天佑的腿上,捧起他的脸颊,还带着温热的酒水徐徐从她的嘴唇里面流出。

秦天佑大手毫不顾忌的覆在她的臀上,张着嘴将她给予他的酒水统统接住,末了还忍不住叹了一声好酒。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样严肃的环境下居然上演这样的限制级戏码,此情此景,让不少人为之掩面,只有龙幕哲,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娇笑的女子,心头苦涩万千,忍不住想要知道,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居然可以让一个人有这么大的转变。

以往伺候在先皇身边这么久,可以说刘公公最会审适度,只见他走上前,对着满殿文武道:“今天时辰已晚,大家先请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