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拒婚王妃:暴君强制爱
字体:16+-

【腹黑,父皇你教的】

“尽管你是我的父皇,不过你得记清楚我们之间的交易,不然我就告诉妈咪你昨晚是如何将她吃干抹净的!”大宝邪恶的一扬眉,背后无形伸出两扇邪恶的黑翅。

“你在威胁我?”秦天佑皱眉,没想到大宝乖巧可爱的面庞下居然是一个小恶魔的化身。

“彼此彼此,我可是跟父皇您学习的!”

大宝瘪瘪嘴,忍不住想起昨天晚上他威胁自己的情景,当爹的居然威胁自己的女儿,看她以后不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学学到底该怎样做人家的爹地。

“答应你的事情,朕一定办到,你就乖乖的留在宫中当你的公主吧。”

“那就好,我今天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属于我的灵兽了!”

闻言,秦天佑差点没有栽倒在地,霎时脸色铁青,“你妈咪还没答应留在宫中,灵兽暂时不能给你!”

“父皇你耍赖,明明是你说的,只要将妈咪引诱进宫,你就给大宝神兽的。”大宝吹胡子瞪眼,满脸不悦。

“你会错意了,父皇说的是还要妈咪安心留下才会给你!”

“你耍赖!”大宝伸手指着秦天佑的鼻子,可是他还是一副就是你听错的样子,真的是忍无可忍了,居然欺骗她幼小的心灵,大宝泄气的一甩手,眼神转到向晚身上。

“妈咪,你快醒醒,父皇爹地欺负……唔……”

话还没说话,嘴巴就被人一手捂住,紧接着小小的身子被人甩到肩膀上面,风一样的被抗出大门。

刚才一大一小争论粗脖子红脸的,谁也没有注意到被子下面有人已经拳头都快捏碎了,向晚狠狠的睁开眼睛,漆黑的眼睑中那深邃的阴沉恐怖让人背脊发凉。

向晚一下子坐起身子,顾不得全身的酸痛,对着门口大吼:“秦天佑你个混蛋!!大宝,你个小王八蛋!!”

寝宫门外,两个渐行渐远的身影顿时停住,双双对视。

大宝:“父皇爹地,我怎么听见有人在骂你?”

秦天佑眉头一皱,低眸道:“我怎么听见是在骂你?”

闻言,两个人一起思考两秒,随即哈哈大笑,异口同声阴沉道:“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你是心底的声音,哼!”说完个各不理会的将头别到一边。

骂得口干舌燥的向晚终于停了下来,一手撑在床榻上面,心中还是怄火,“没良心的东西,妈咪不要命的进宫来救你,你倒是联合外人来算计妈咪!”

一想到昨晚上又失贞,向晚就委屈的不想活了,这要是传出去,她恐怕就颜面无存了。

房门外两个守卫的影子突然离去,算算是到了快换班的时候了,向晚赶紧穿好身上的衣服,轻手轻脚的跑过去,偷偷将门拉开一条缝隙,果然,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白色的身影迅速的从房门内闪出,随后便腾上房顶,只见跳跃三两下就消失在了苍穹的蓝天下面。

处理了一天的政事,直至傍晚秦天佑才回到乾清宫,其实他是故意回来这么晚的。

轻轻的推开房门,眼前的景象让他只觉得心中一片凄凉,唯一可以值得安慰的是,他更加确定自己昨天晚上不是再做梦了。

“来人!”

侍女赶紧上前。“参见皇上。”

“叫些人来将这里收拾一下,朕今晚不回这里就寝了。”

说完,秦天佑头也不回的离开,侍女起身,震惊的看着乾清宫中的一地狼藉,咕噜咽下一抹口水,这到底是谁居然这么大胆子?

离开乾清宫了之后,秦天佑实在无处可去,那里还残留着她的气息,若是再多待一秒,他怕自己会突然控制不住,派人立即将她抓进宫中。

一阵凉意袭来,秦天佑警觉的回神,抬头只见凤栖宫三个大字的牌匾赫然醒目,他怎么到这里来了?

本想着避开一切有关于她的东西,没想到冥冥之中还是躲不过她的魔力,秦天佑刚想离去,却瞥见凤栖宫中传出来些许微弱的光晕,脚掌不自觉的就踏了进去。

心脏像是被催化一般砰砰加速,难道是向晚在里面?

里面传来些许女人的声音,秦天佑按耐住狂跳的心脏,将房门推开,眼前的身影让他视线一冷,“你怎么在这里?”

闻言,正在绣花的女子赶紧放下手中的丝线站起身,看见秦天佑的身形眼中激动一闪而过,看紧半蹲下身子:“臣妾参见皇上!”

“朕问你为何会在这里?”秦天佑冰冷的视线牢牢将她锁住,早在向晚离宫之日,他就下令任何人不得踏入凤栖宫半步。

“臣妾只是十分想念妹妹,所以过来看看,自知违反了皇上的命令,请皇上责罚。”龙媚娇至始至终低着头,绝美的面庞上没有了昔日的傲娇,淡妆素颜的她居然隐隐有三分向晚的影子。

秦天佑深吸一口气,瞥了一眼她正在刺绣的荷花,溪儿规规矩矩的跪在一旁,也将头埋得很低。

算算日子,他们也差不多整整八年没见了,记得他有过下令准许宫中妃嫔出宫奉养父老,可是没想到她非但没有离去,还在这宫中一住就是八年,而且还没有兴风作浪,甚至都不曾打扰他。

“你去拿些酒菜过来!”秦天佑对着跪在地上的溪儿吩咐道,随即走过去将龙媚娇扶起来,两个人左右分别坐在软榻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