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拒婚王妃:暴君强制爱
字体:16+-

【宁愿将错就错】

秦天佑从来没有这样亲近的待过她,龙媚娇白皙的脸上顿时腾起两朵红晕,“谢皇上。”

不一会儿,溪儿就端着酒菜上来了,龙媚娇亲自替秦天佑斟上,不待她自己斟满,他就已经仰头一饮而尽,无奈,只好小酌一口之后又将酒杯放下。

“皇上今天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之事?”

“朕每天都有烦心之事!”秦天佑将龙媚娇手中的酒瓶夺过来,自己为自己斟满。

龙媚娇尴尬的笑了笑,他还是那样的拒人于千里,顿时,她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房间内陷入一片沉静。

“你为什么不回龙阳?”秦天佑探究的视线瞥向龙媚娇。

“我乃是西昭皇贵妃,这里就是我的家。”

闻言,秦天佑不客气的普之以鼻,像是在嘲笑她的愚蠢,也像是在嘲笑自己,为什么说这话的人偏偏不是向晚。

“我知道皇上还在记恨臣妾,臣妾已经不奢求再从皇上这里得到什么隆恩了,只要能静静的待在这里,我已经很满足了。”龙媚娇的脸上,让人看不出半点做作的表情。

她不是没有争过,也为此处心积虑过,可是到头来自己得到了什么?她所做的一切只会让秦天佑离她越来越远,她真的不愿意亲手毁了这仅剩的一切。

现在龙向晚走了,皇宫内也只剩下她一个妃子,她相信总有一天秦天佑的视线会落到她的身上。

或许老天真的有眼,没想到今天晚上居然还能看见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

“我早已经不在恨你了,若说起恨,朕这些年这样对你,你就一点都不恨么?”秦天佑扬眉,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

“恨,怎么可能不恨,可是这点恨远远比不过我爱你的万分之一。”龙媚娇凄凉一笑,这个男人太过精明,现在她已经学会了如何和他相处,那就是千万不能在他面前使任何的心计。

“犯贱!”秦天佑低咒一声,一口将杯子里面的酒灌入喉间。

是不是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一如向晚一样?

秦天佑的话并没有让龙媚娇生气,除了苦笑,此刻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高傲她不是没有过,可是她现在宁愿这样犯贱的守在他的身边,就这样看着他就好。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看着物是人非的场景,秦天佑不住的给自己灌酒,忍不住想起昨天晚上对着向晚所说的话。

“是不是只有在我喝醉之后才能够见到你?”

“什么?”龙媚娇侧过脸,只见秦天佑已经是醉眼朦胧,才发现不知道何时,他已经将溪儿送上来的两瓶酒都喝的差不多了。

看得出他今天的心情极其不好,所以才会这样容易喝醉。

“皇上,你醉了,臣妾付您去**歇息吧。”龙媚娇刚刚行至秦天佑身前,没想到却被他突然钳制住手腕,然后一把将她拉至怀里。

突然而来的窒息让龙媚娇不知所措,这梦寐以求的怀抱没想到这样温暖,眼睑顿时湿润,手臂微微抖动两下,环上秦天佑的后坝,仿佛是要将他融进身体里一般抱紧。

“喝醉了果然见到你了。”

“天佑……”

“晚晚,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秦天佑酒醉后的呓语,就像是寒冰冷雪一般洒在龙媚娇的心上,心痛得像是要窒息一般,尽管这样,她还是笑了,继而将秦天佑搂的更紧。

“天佑,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

“我好想你……”秦天佑沙哑的声音里面略带哭腔,龙媚娇眼睑的泪水一瞬间滑落到他明黄的衣袍上面。

溪儿在一旁看着,就连她都为龙媚娇心疼,可她还是遵命赶过去,两个人一起将醉的不省人事的秦天佑扶到床榻上面。

“你先下去吧,这里由我照顾就好了。”龙媚娇替他擦去额上的汗水,解开胸前的扣子。

“是。”

溪儿退下后,凤栖宫中顿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她怔怔的看着秦天佑难受的样子,心底也跟着一起疼痛,如果说是在八年前的话,她一定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若是能为秦天佑诞下龙子,日后就不怕他强硬的将自己赶离身边了。

可是现在,她真的做不出来,她不想看到他醒来之后那种鄙夷的眼神,更不想让他讨厌自己。

替秦天佑掩好被子,龙媚娇正想离去,可手却被一道强势的力道拉住,用力的一扯,她整个人就倒在了床榻上面,秦天佑沉重的身子翻过来,将她牢牢的禁锢在怀中,疯狂的吻如雨点一般落到她的脸上。

“晚晚……”

“天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龙向晚!”龙媚娇几乎是大吼出声,可是却没能换回秦天佑的神智。

“晚晚你别这样对我好不好,不要推开我好不好?”秦天佑几近哀求的声音让龙媚娇几乎是肝肠寸断,但是却再也不忍心将他推开。

“龙向晚啊龙向晚,看看你将天佑害成什么样子了?”

原本疾驰在留仙城密林间的向晚差点一个跟斗栽倒在地上,猛的稳住急速下坠的身影,悬空一个跟斗挂在树枝上,“该死的,谁在骂我?”

天色已经渐渐黑尽,顾不得满身的疲惫,向晚此刻只想快点回到宝府,将身上那些属于秦天佑的爱痕和气味统统洗净,一个提气,又朝着城中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