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前妻敢嫁别人试试
字体:16+-

一张旧照片

苏心蕾的背影一怔,良久才应了一声:“哦”,脑海中浮现的是一片担心,他会不会也回去,回去的话又是否会说出他们两人的关系呢?

因为她深深感觉到,昨天他被她拒绝后,整个人复盖着厚厚的一层冰霜,冷气源源不断的向她渗透,让她时刻处在担心他会做出失去理智行为的惊慌之中。

她不敢开口问他是否回去,凝眉沉默,脸上写满浓浓的担忧,她却不知,她的表情全落在坐在后边男人的眼中。

后边的男人透过后座镜望着愁眉不展的苏心蕾,一脸肃穆,看不出情绪。

车上的气氛如跌入谷底般安静,苏心蕾几次想打破沉默,可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最终没能说出口,后面的司徒昱将苏心蕾的窘样纳入眼中,一脸无色。

沉闷一直持续到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司徒昱打开车门,踏出车子,苏心蕾亦跟随着下车,两人下车后,司机开车离去。

苏心蕾见司徒昱已迈开步子往酒店内走去,只好急急的跟上,走进金碧辉煌的酒店内,里头时尚且高贵的装潢,刺的着她的眼花缭乱,五星级就是五星级,气势与众不同,看着出入这里的宾客,穿着都甚是讲究,女士们穿的高贵优雅,还化着精致的妆容,这时才意识到,她穿的太寒碜,这个样子来这儿见客人吃饭,好似有些不妥。

同时她发现,那些过往的客人,眼光都放在她身上,一股不适感涌上心头,只好低头赶紧往前走,突然,撞上了一堵墙,她‘哎哟’叫了一声。

“你走路不看的吗?”传来的是某人的气怒。

苏心蕾窘的满脸通红,低着头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司徒昱一脸冰霜,接着拉起她的手,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苏心蕾没想到他这举动,只有被动的跟着走去,几步已到电梯前,已有电梯打开门迎接两人步进,待他们走进电梯内,门口的服务生有礼的按了按钮,门随着关上。

狭隘的电梯内,没有旁人存在,苏心蕾才道:“我穿的这么普通来见客人,好似有些不妥。”

司徒昱冷厉的眼神在她身上打转,半秒后冷然道了一句:“这是工作上的一顿晚餐,不是让你来坐台。”

苏心蕾被他这么一呛,抬首用美眸瞪着他,她那气鼓鼓的两腮此刻就像一只水蜜桃透着一层粉红,惹的一脸冰霜的男人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

“你用这种眼神是在挑逗我?”司徒昱邪媚轻佻道。

苏心蕾嗡了嗡嘴,恨恨的收回目光,再移向别处,两人的气氛显的有些压抑,一声‘叮’响打破了这种沉闷的气氛。

两人步出电梯,这时司徒昱没有再拉苏心蕾的手,苏心蕾在他身后跟随着。

两人到达预订的包间,已在里头的陈建民站起身笑脸相迎。

“司徒总裁,欢迎欢迎。”

“陈董让你久等了。”司徒昱笑道。

“我也刚到。”陈建民笑道。

“你好,苏小姐,感谢你今晚赏脸。”陈建民转向

一旁的苏心蕾打招呼。

“陈董真是客气。”苏心蕾脸上附上一丝僵硬的笑意。

三人坐在诺大的一个毫华包厢,一直都是陈建民与司徒昱之间的谈话,

“司徒总裁,你真是好眼力,竟然能请到这么好的一位设计师苏小姐坐镇,旗星定会挤身于国际市场的。”

“陈董过奖过奖,旗星现在还只是个小企业,挤身国际市场这事,还需努力。”司徒昱一脸客套,但内心却另有所思。

“旗星这几年发展的很快,到今时今地已经不是小企业了,前途无限呀!”陈建民笑道。

一旁的苏心蕾满腹无聊,敛下眼帘望着满桌的美食,却一点胃口也没有,根本就没必要唤她来,她坐在这儿真是多余的。对商场之中的事,她一点也不感兴趣,她只是对设计感兴趣。

苏心蕾无聊的神态,落进了了陈建民的眸中,好抿嘴话锋一转。

“苏小姐,今晚我们的合同就准备订下来,这其间你是最大功臣。”陈建民满脸笑意。

“陈董言重了,我哪敢居功。”苏心蕾赶紧抬首,望了望陈建民。

“如果没有苏小姐那番大胆的设计,及设计理念,我可能不会将这么一大笔生意给旗星,这是你的功劳。”陈建民一脸郑重道。

原来今晚陈建民要她出席,是今晚要签合同。只是合同是在晚上签的么,怎么不是白天签的?生意场上她真不太懂,但既然人家这样,她也只有接受。

“陈董这番话真让我受宠若惊。”苏心蕾唯有笑着应对。

陈建民望了一眼苏心蕾,之后再望向司徒昱,脸上闪着一抹若有所思的笑:“司徒总裁,陈某就多嘴一句,别怪怨哈。”

“陈董请讲。”司徒昱挑了挑眉笑道。

陈建民皱了皱眉宇,随之道:“司徒总裁你真该珍惜眼前人,苏小姐才貌双全,是不可多得的女子,你们两人离婚真是有点可惜了。”

司徒昱一怔,半秒又泛起笑意:“陈董可真是够关心。”

“其实我也只是以过来人的身份相授,虽然我们之间只是生意来往,但是我还是想相劝,不要等到后悔才反醒。”陈建民意味深长道。

司徒昱一脸笑意,没有露出过多的表情,谁也看不过他是否介意陈建民这话,只听他应了一声: “听起来陈董好似是深有感触。”

“也不满你说,我确实是深有感触,其实我还在没结婚前,认识一个女孩,我与这个女孩相互喜欢,后来父母却不同意,说因为女孩身世不匹配我家,就这样我无奈与之分手,待我后悔之际,却再也找不到那女孩了。这是我一生中最遗憾之事。所以千万别等到后悔都来不及了,才认识到自已做错了。”陈建民叹了一声,那布满鱼尾纹的眼角,有些湿润。

苏心蕾注意到陈建民的反应,脑海中即时浮现那天他拦住她所问的话,不由暗异,难道他现在说的是枫凝,在她还没来的及细想时,传来司徒昱的声音。

“想不到陈董还有这么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

陈建民又一声感叹:“年轻时,都会有着风花雪月之事,你们可以说是金童玉女,我真不希望看到这么好的一对受到破坏,我没有别意,因为苏小姐与我那位钟情的女子长得相似,只希望苏小姐能过的好。”

司徒昱一脸无色的望着陈建民,他知道上次宴会上,他曾支持过苏心蕾,而今天也如此表示,难道真如他所说苏心蕾与他钟情女子长的相似而已?

苏心蕾听明白陈建民对她的关心,全都因为枫凝的原因,难道她真的与枫凝相似,如果有机会,她真想见见枫凝的照片。想到此,苏心蕾咬了咬唇,问了一声。

“陈董一直说我与你口中的旧识相似,能否给张照片看看,我是否真与她相似。”

“她的相片,正好有一张。”陈建民即时从怀中掏出一张旧色的照片递给了苏心蕾。

苏心蕾接过一瞧,猛地一怔,整个人像是被雷击到般僵怔。照片上的女子与她有着90%的相似,眉宇间,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太像了,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她,不可思议了。她就那样怔在那儿,无法回神过来。

苏心蕾的表情,落入司徒昱眼中,心中亦是好奇,于是从苏心蕾手中将照片拿了过来,看照片的一刹那,他也震惊了,这张照片就似苏心蕾照的照片,可是细看还是能看出一些不同,眉宇之间苏心蕾更为坚强,而照片的女子显的柔弱些。

他脑中海闪过一抹设想,苏心蕾与照片中的女人一定有某些关系,不可能这么相似?难道会是苏心蕾的母亲,他记得调查苏心蕾的那份文件上写着苏心蕾六岁才进孤儿院,那她一定有母亲。会不会苏心蕾就是照片上女子的女儿?

“确实很相,可以说是同一个人。”司徒昱叹道。

“司徒总裁也认为像吧!就因为如此相似,我才希望苏小姐能过的好,就当是爱乌及乌吧!”陈建民笑道。

苏心蕾则是一直愣在那儿,还没从震惊反应过来,便听见司徒昱提出了个问题:“陈董世上有如此相像的人很少,这样的相像想必一定不会是巧合,陈董是否也这样认为呢?”

陈建民凝了凝眉,圆脸皱在一起道:“我也是这样认为,一定不会是巧合,但是现在不能证明苏小姐与枫凝有任何的关系。其实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枫凝,知道她的下落。”

苏心蕾怔回神,凝眉望着陈建民:“陈董,在没看照片之前,我或许会认为与你口中所说的枫凝一点关系也不可能有,但是现在我真的不敢夸口了。”

PS:今晚就先更新三千字,明天继续。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