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前妻敢嫁别人试试
字体:16+-

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苏心蕾坐车来到与陈建民所约的一间茶馆,苏心蕾走进茶馆,响着轻盈的音乐,飘着一阵阵清淡的茶香,让人心旷神怡,精神一振。

身穿一身绿色旗袍的服务生走到苏心蕾跟前:“小姐,晚上好,请问有预约吗?”

苏心蕾看着清爽的小姐,微微一笑:“陈先生预定的房间在哪儿。”

“请跟我来。”服务生修长的手朝苏心蕾做了个请的姿势,姿态优美,让人赏心悦目。

跟着服务生一直走,拐了个弯,服务生敲开201房,苏心蕾发现陈建民已经坐在里头,正自已动手在泡着茶,听见敲门声,抬首向门口。

“苏小姐来了。”陈建民满脸笑意放下手中的砂壶,站起身。

苏心蕾朝陈建民走了过来,脸上同时推起笑:“陈董,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有,我也是刚到。”陈建民站在桌前笑道。

“请坐。”陈建民朝苏心蕾做了个请的手势,苏心蕾于是坐在了他的对面。

一旁的服务生朝两人道了一句:“两位请慢饮。”然后便离开了房间。

房子只待两人时,陈建民用木夹夹了一杯清茶放在苏心蕾跟前。

“请喝茶,这茶是云南白茶,味道很特别。”陈建民优儒的声音温温敦实。

苏心蕾笑道:“谢谢。”

然后拿起,轻轻汲了一口,那味道与平常的绿茶,普洱确实不一样,她听过白茶,但没喝过,今天有幸一尝,发现这味道有点像普洱,但又不是普洱,感觉她说不上来,但是味道确实不错。

手中的那一小小的杯子,她一口就喝完,然后放到木桌子上,苏心蕾笑道:“陈董应该是个爱茶之士,对茶的喝法也讲究。”

陈建民脸上闪起温敦的笑意:“茶有茶道,喝茶对我们这群老人好处多,可以降脂,降压。”

苏心蕾一笑:“一般现在像陈董这样的成功人士,一般都会喜欢咖啡的,但是陈董却是例外,陈董真是与众不同。”

陈建民抬眸望着苏心蕾,怔了怔,眼神留露出回忆的甜蜜:“其实我喝茶是因为枫凝爱喝,枫凝是从茶乡出来的,她身上就带着一股淡淡的茶香。”

苏心蕾一怔,原来妈妈是茶乡出来的,瞬间又接着问道:“你一定很爱她。”

随着,陈建民将苏心蕾放置在茶桌上的空杯添满,发出淳淳的水声,让这单调的房间如犹播放上音乐,优扬而清脆。

“呵,爱又怎么样,当初我不该听从父母的话,不然现在我们应该会有一个很幸福的家。”陈建民的脸一皱,即时闪出一抹黯然之色,同时手中的动作缓慢而熟捻。

苏心蕾望着陈建民的动作问:“陈董,当初你曾问过我身上是否带有父母留下物品,陈董会这般问,是不是你曾送过枫凝有什么贵重物品?”

陈建民倒完苏心蕾的杯子,同时也为他自已倒一杯,“不错,我曾送过枫凝一块小小的宝石,还有一只宝石戒指。”

苏心蕾心中咯噔一跳,眸子一挑,惊讶的看着陈建民,半秒追问:“陈董,你说的那块小小的宝石是不是祖母绿质地红色绳子挂着的的宝石?”

陈建民顿时放下手中的杯子,一脸惊讶的望向苏心蕾,那神情比第一次见到苏心蕾更为惊讶。

半响才道:“你见过那块宝石?”

“我没见过。”苏心蕾应道,同时心里已经清楚陈建民所说的那宝石就是被她养父卖掉的那块。

陈建民望着苏心蕾的眼神带着一股质疑,那眼神追问着她,为何她会知道宝石的样子?

苏心蕾同样望着他,良久才道:“我曾有过那块宝石,但是在我很小的时候被我养父丢了。”

陈建民一听,脸上闪起激动的泪光,急促追问:“你有一块那样的宝石?”

“是的。”苏心蕾道。

陈建民的眸子更为亮堂,就像人看见珠宝般的眼神:“这么说你是枫凝的孩子。”

苏心蕾点了点头,然后应道:“是的。”

“你真的是枫凝的孩子。”陈建民眼中泛着激动,拿着砂壶的不由的颤抖,以至让里头的茶水倒了出来。

苏心蕾点了点头,但是她心里想说,我虽然是枫凝的孩子,但是并不知道亲生父亲是谁?可是就在她有这个念头时,陈建民却道:“你是枫凝的孩子,而且身上带着那宝石,那你也一定是我的孩子。”

苏心蕾其实也曾有这个想法,但是想着这样推断有些太武断了,于是推翻了,而今陈建民这样说出口,苏心蕾便道。

“现在也不能证明我们是有血缘关系,毕竟没有任何证明,只有一块宝石来定,显的太苍白无力了,当初我妈妈或许会因为身上没有什么可以留给我的,就把你送给她的东西放在我身上,以便往后相认。所以不能断定。”

苏心蕾理智而又平静的话,让陈建民急道:“我相信,你一定是我的女儿,从你的年龄来算,与我离开枫凝的日子吻合,绝对错不了,如果你担心有错,我们可以利用医学鉴定,这样就不会出任何的差错了。”

苏心蕾顿了顿,看着陈建民焦急的心,她无言,真要去鉴定吗?

陈建民见苏心蕾愣怔良久,以为她不愿意,便道:“如果你不想,那也不用勉强,但是我心里是认定你是我女儿了。”

苏心蕾此时的心情可谓是百感交集,从没想过会找到亲生父亲,如果陈建民真是她亲生父亲,那么她就是个大集团的千金,想到身份上跃了个层次,就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所以她宁愿相信她与陈建民没有关系,这样失望就会少些。

“这事我们先放在一旁先,现在最主要的是那份设计的事。”苏心蕾望着他道。

这也是她今晚来见陈建民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看如何协商这件事。

陈建民现在脑中尽是苏心蕾是枫凝女儿之事,所以说到设计的事,不由的顿了顿,表情在思索。良久才道:“现在大德已经把他们出来的新品上市了,而我听说,大德的那位设计师好像要告旗星,告你们盗用她作品,所以我那批货是没办法上市了的,这损失几千万元,今天司徒总裁亲自与我协商过,说这一切损失由旗星赔偿。”

苏心蕾听到这一消息,如被雷击,事情怎么会变的这么快,昨天中午不是说的好好的,高警察先调查吗?曹沁雪怎么突然就起诉呢?

陈建民见苏心蕾的样子,已明白她还不清楚这件事,于是安慰道:“心蕾,你别担心,这事我会帮你的。”

陈建民断定她是他亲生女儿时,就不会坐视不管了,如果苏心蕾被起诉,那她的前程就完了,而且他坚信,她是不会抄袭别人的,这中间一定隐藏着不可为人的秘密。

苏心蕾喃喃道:“但是那份设计明明是我设计的,我不知道为何会被偷了,最后到大德设计师的手中,而且大德在米兰得称号的作品也是我设计的,可是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大德的。”

陈建明眸子微微散出凌厉的光芒,他似乎嗅出了一丝阴谋之味,他在商场上打滚这么多年,什么手段没见过,大德这里边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不会让自已的女儿受到谁的欺负。

“你别担心,这事我会帮你的。”陈建民道。

苏心蕾抬首,望着眼前一脸布着细微皱眉的陈建民,样子亲切而温和,就像一位父亲望着自已的孩子,那眸神充满着浓浓的爱,苏心蕾的心微微一动,红唇轻轻启动:“你帮我是因为认定我是你女儿吗?”

陈建民的嘴角微微向上弯起,接着开启道:“如果就算你不是我的女儿,我也会帮你,因为你是枫凝的孩子,我欠她太多,所以要补偿在她的孩子身上。”

苏心蕾笑了,面对这样一位深情的男子,就算她不是他的女儿,她也会把他当成父亲一样看待,尊敬。

“谢谢,你是我见过最深情的男子。我妈妈知道的话,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她的眸子充着水盈盈的波光,那是感动的光芒。

陈建民亦也笑了,他喜欢苏心蕾的感性及聪慧,就与枫凝一样,让人舒服温暖,所以他以后就把她当成自已的亲生女儿,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

“你知道你妈妈现在在哪儿吗?”陈建民接着问道。

苏心蕾摇了摇头:“不知道,你养父养母也不知道,当初妈妈说她会回来接我,但是一直没再出现过。”

陈建民又是一阵沉默,低下头,拿着桌上已凉了的白茶,喝了下去。

其实凉了的茶,一点也不好喝,也不能喝,对身体不好,但是陈建民却喝了下去。

苏心蕾见状,不忍心的道:“凉了的茶,不能喝,换一杯热的吧!”

PS:一万字更完毕。大家砸金牌,红包,推荐神马都行哈!

心蕾会不会是他的女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