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前妻敢嫁别人试试
字体:16+-

他吃霸王餐

苏心蕾一怔,听的出来司徒昱的问话很是平静,平静的不像平常的他。她坐正身子,转首看了看他,只见他的侧脸坚毅的完美。

这个男人每个地方都能让人失神,让她随时失掉防备的心,于是快速的收回视线。淡淡道:“我们一直都是协议关系,不然你还想什么样的关系。”

那语气淡的像是说天气一般,但杀伤力却很强,强到让司徒昱要把方向盘捏碎,传来他手上的骨节在咯咯响。

“当然,我从没想过会有其他关系,我就担心你会不会有其他想法,你报复我的同时,千万别把自已也搭进来了。”司徒昱冷嗤一笑。

苏心蕾郁着脸色道:“你放心,我知道自已该怎么做。”

“很好。”他 冷冷的应了一声。

“你心里真是爱的迟轩然?”司徒昱又问道。

苏心蕾一怔,她该怎么回答他?不承认吗?还是承认?而她的思索,却被他当成了沉默承认,以至了冷酷道:“只是迟轩然还能接受你残破的身躯吗?”

这浓浓的污辱,苏心蕾顿时气的冒火,怒吼一声:“你以为别人都与你一样龌龊吗?”

“你很了解他?”司徒昱冷笑一声。

“起码比你了解。”苏心蕾双眼喷火道。

“那你了解到什么程度,上床了吗?”司徒昱阴蜇吐了一句。

苏心蕾一听,火眸间窜上脑门,转首怒目瞪他:“司徒昱你把我看低贱的同时,也把自已看低贱。”

“你牙尖嘴利不能改变什么?”

“我不想与你吵。”苏心蕾没有力气的靠在沙发上。她觉的很累,莫名的累。

“很快就不用吵了。”苏心蕾没去在乎意这话的深意,只是看到车子已经下了高速了。

同时也明白,他是绕了一个大圈到医院的。这个男人的精神真是到了契而不舍之地步了。

车内的气氛突然间凝固,苏心蕾靠着坐椅上,闭上双眸,但凭感觉她知道车子如飞的速度在行走。十几分钟后,她听见车子嘎一声,她人也往前倾去。

司徒昱很快下了车,而她跟着下了车子,两人回到屋子内,司徒昱回到房间,从柜子里拿一份合同,来到客厅。

“把你那份协议拿出来。”他的声音冷如冰雪,毫无温度。

苏心蕾一收到,似乎有些没明白过来,他又发什么神经了?

见她愣在那儿,又一声促道:“没听见我的话吗?把你那份协议拿出来。”

“你要做什么?”她问。

在做任何事的同时,她必须先了解是什么原因。所以司徒昱出口的话却让她大吃一惊。

“我们之间不必要再有这份协议了,我选择终止这份协议。”司徒昱冷若冰霜的望着苏心蕾,语气没有一丝温度。

苏心蕾猛怔,他终于要放她走了,她终于可以不必要留在他身边了,她可以自由了,但心好似很痛,一阵一阵的蜇痛,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她感觉不到开心呢?反而痛的让她快要失去呼吸呢?

“怎么舍不得了?”司徒昱嘲讽的笑声响起。

苏心蕾敛神思绪,望了望他,一言不发朝房内走去,她她的协议也放在房间的一个小抽屉里。

她发觉,走向房间的路特别难行,步子也沉重的难以迈开,满脑子是往后她再也不会在这个房间出现了,不会在他跟前出现了的想法。

突然一股难以割舍的情绪涌了上来,为什么会有舍不得的感觉,难道是因为她在这儿住习惯了,还是因为这儿的人,可她清楚,是这儿的人。

她就要离开他了,这是她早就盼望着的,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为什么她没有一点开心,反而心里像是遗失了一切似的,浓浓的失望,悲痛……

听到他说出那句我们之间不必再有协议存在时,就像有一把刀插进了她的心脏,刺痛的她无法呼吸,果真,她沦陷了。

但是她也明白,早晚都有这一刻的,早点到来或许她还能全身而退,如果迟了,她真担心再也抽不出身来。

终于走到抽屉前了,打开抽屉,将那份如珍藏珠宝的协议拿了出来,握在手中,紧紧的。再迈开艰难的步子,走向客厅。

心是沉重的,但是沉重的同时,她也清晰没有这份合同,那是否孤儿院就要被拆迁?这点她应该问清楚。

来到他的跟前,苏心蕾紧紧的握着文件,蹙着眉望着他道:“你要让孤儿院迁移?”

司徒昱微眯着眼,冰冷的攫住她:“协议不存在,当然是要迁移了,你以为我是慈善机构?”

看着他那千年冰脸,苏心蕾冷嗤一声:“可协议写着你主动清除关系的话,那表示这份土地应该规我所有。”

司徒昱嘴角抽了抽,阴沉笑道:“你以为这合法律程序吗?我要解除便解除,你没有权力反抗。”

她倒抽一口冷气,这个男人想吃霸王餐,他拿着一份不存在法律保护的假合同骗了她这么久,到头来还受他污辱,她恨,怨。

“你真是个卑鄙无耻的男人。”苏心蕾把协议掷在了他的脸上,怒吼一声。

吼完,她已泪流满面,站也站不稳的倒跌在地上,眼泪就像缺堤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

而她的狠狈,全数印在了他的眸子,但是眸子没有一丝波澜,只是冷眼旁观着。

“本来我想着你要是表现好的话,我倒可以把那块土地就那样让孤儿院存在,但是你表现的太差了,所以我改变主意了,我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而损失这么多。对了,还有一件事,现在创华所有产品都已做好,就差上市了,如果你明天还不能向媒体报导抄袭之事,创华的损失将由你全部负责。这损失可是不小,如果还不出来,你可能要要牢狱之灾。”司徒昱阴冷的笑道。

苏心蕾抬眸冷瞪了他一眼,然后扶起沙发站起身,冷若冰霜吐了一句:“如果创华要赔损失,我一分也不会少你的。”

PS:一万字更完。还是那句话,我要金牌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