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前妻敢嫁别人试试
字体:16+-

你才是最狠毒(求金牌)

苏心蕾听见喊声,刹住脚步,即时转首,入眼的是头发凌乱、一脸狼狈、憔悴不堪的梁世君,可见他最近过的非常糟糕,但是这种人,是自作自受,用不了同情。

同行的曲哲睿也停住脚步,转望着他。

苏心蕾冰寒着脸色,冷冷的回道:“你找我?”

“我能与你聊聊吗?”梁世君声音暗哑,像是几天没喝水般干燥。

苏心蕾冷哼一声:“我们没什么可聊的话题,有事你就在这儿说,我现在很忙。”

别说是聊,就是看他一眼,她都觉的费时,因为这吃里扒外的人,跟本就不值的直视。

“我只是占用你十来分钟就行。”梁世君突然用哀求的语气。

但是他骗过苏心蕾,以至她不为所动,心想着这或许是他的一种伪装,冷应:“梁世君,你的骗术现在对我来说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骗你的了。”梁世君从善如流应接。

他的花言巧语苏心蕾不想听,最主要的是现在她不想看见他,于是转身,正要迈开步子,就传来梁世君的声音:“你就看在菲菲份上,别让菲菲在不完整的世界生活。”

苏心蕾听到菲菲,心动了恻隐之心,随即刹住脚步,良久才出声:“我只给你十分钟,上我办公室来。”

说完,苏心蕾迈步往前走去,曲哲睿饶有兴趣的望了一眼梁世君,接着一脸无色随着苏心蕾的方向走去。梁世君也跟了上去……

董事长办公室,苏心蕾坐在位置上,冷眼睨望着坐在她对面的梁世君,冷冷出口:“你要与我聊什么?”

“心蕾,我知道我以前做了混帐事,我对不起爸,我不该听信迟轩然的话,来设计陷害爸爸,现在我知道错了,希望你们给个机会我弥补。”

苏心蕾晒笑一声:“梁世君,你这话是真心话还是迟轩然派你来演戏迷惑我的?不过我告诉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你,所以你还是别浪费口舌了,而且爸爸被你弄成这样,你还好意思让我原谅你,爸爸一直待你不错,可是你居然恩将仇报,之后,你来个苦肉计,就能抹杀掉一切吗?我告诉你,别枉想天开了。”

“心蕾,我这些话绝对是真的,没有一丝欺骗,请你相信我,我现在每一句话都是出自真心,现在我才知道谁才是对我好的那一位,迟轩然见计谋不成,也翻脸不认人,迟天音说要与我离婚,迟意琛及王琳更对我冷嘲热讽,只有爸与你从来不会那样对我。”梁世君一脸惭愧,这份惭愧但却软不了苏心蕾的心。

她只要想到当初他是怎么设计陷害爸,看着爸爸倒在地上无动于衷,她就无法遏制怒意。现在他在迟轩然眼中没有了利用价值,才意识到爸爸的好,可惜晚了。

有些事做了便无法再挽回,而他做的事正是无法挽回的。

“梁世君你现在才认识到,太晚了,你做了伤害爸爸的事,在我及爸爸心中已经留下了难以抹灭的伤痕,永远无法抹去,现在爸爸还在医院,他本是一个健康的人,但却被你伤害成这样,这份痛永远都不可能消去,你回去吧,不用说了。”

梁世君一听,急道:“心蕾,难道你愿意看到菲菲生活在没有完整的家庭吗?”

苏心蕾一听,火了,“这关我什么事,那是你自已做的孽,如果你不搞外遇,人家迟天音会与你离婚吗?你这种人活该,因为你就是败类,人渣。”

苏心蕾怒极而骂,她没想到梁世君这么败类,自已做的错事还想推到别人的头上,这种人根本就不必客气。

梁世君听着苏心蕾的怒骂,脸色难堪,但此时他是来求她,就算再难听的话,他也要忍下去。

“心蕾,你想骂就骂,我绝不还口,我真的是错的太离谱了。”

他如此认错的态度,倒让苏心蕾有些意外,他如此隐忍,是不是有事想求,于是平下心绪,冷问:“梁世君你说这么多,你只是想让我们原谅你?”

梁世君见苏心蕾的语气有所转变,即时大喜:“对,我只求你们原谅。”

“那行,这话我知道了,你现在可以走了。”苏心蕾摆出冰冷之色。

“这么说你是原谅我了?”梁世君有些不可置信盯住苏心蕾。

苏心蕾不语,只是怔怔的望着他,梁世君面对她的眼色,有些无措,“心蕾,你真原谅我了吗?”

“梁世君,原谅这事,你该与爸说去,我原不原谅对你没有一点所谓。”苏心蕾冷噙着笑意道。

“心蕾,现在爸爸一定不可能这么轻易原谅我,但是你去爸爸面前替我说些话,获得他的原谅就容易些。”

“原来你是想让我替你当说客,不过不好意思,爸的心意我无法改变,你还是回去吧!你自已做的事,就要自已承担,别指望着别人。”苏心蕾毫不留情的说了一句。

“心蕾,你就帮帮我吧,现在我真的是无路可走了,我当初会做那事,全是猪油蒙了心,受了迟轩然的蛊惑,但是他真太阴险狠毒,我帮了他忙,可他一点也不留情面,愣是一分也不给我。”

“那是你活该,你利欲贪心,你的心其实比迟轩然还狠毒,爸爸养了你几十年,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几十年的恩情不比血缘差。可你依旧把爸爸推向绝望之路,梁世君你才是最狠毒的一个人,迟轩然会这样对你,那是他看的明白,你活该。”苏心蕾冷脸怒瞪。 

“心蕾,我知道错了,你要我怎么做都行,但是求你们别把我推出陈家,没有陈家,那些外人根本就不把我当成人看,这种生活,真的是太苦了,你帮我在爸爸面前美言几句。”梁世君一脸哀求,那双失去光彩的眸子,没有了以往的意气风发,顿显的猥琐。

PS:二更到,三更在二点。求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