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前妻敢嫁别人试试
字体:16+-

发展到什么程度

良久,他才把视线投在了花园中的倩影,直到看到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花园,才明白过来,哥中了嫂子的毒了,想到这儿,他帅气一笑走回房间,把空间留给花园中的两人。

司徒昱走到苏心蕾的身后,不声不响的从她后边抱去,正看的出神的她,不由蜇了跳,抱怨道:“你不知道不声不响会吓死人吗?”

“你那么大胆,怎么会吓死。”司徒昱低吟着。 

“我一直很胆小的。”

“那我看看,心还在跳不?”话落,他的手往她的胸脯上移去,苏心蕾一惊:“你别乱来,这儿不是家里,一会被人看到不好。”

“大家都在屋里,不会出来的。”他低沉魅惑的声音响起。

“刚才轩还在阳台上呢?”

“他很识相的。”司徒昱低喃着,手依旧不安份。

苏心蕾急了,朝司徒轩房间的位置看去,空空如也,但她还是担心,转身对着他,一脸严肃:“总之你也别乱来。”

“放心,我不会乱来的,要乱来也要回家去,我陪你看花!”他一脸笑坏笑。

苏心蕾剜了他一眼,从他身移开,接着问了一声:“你与轩这么快就聊完了?”

“嗯”司徒昱不经心应了声。

“你是让回公司帮你对吗?”苏心蕾突然追问。

“老婆你现在真是我肚里的蛔虫了。”某人很狗腿赞了一句,但却换来苏心蕾恶心。

“我才不要做蛔虫!”

“好,不说蛔虫,那就是我们心灵相通,神交。”他很痞气笑道。

“油腔滑调。”她嗔道,某人笑的花枝烂灿,望着那笑,苏心蕾打探问。

“你怎么突然想到让轩回公司上班?”

她刚刚还想着替徐珍珍劝一下他,让他开口让轩回公司,但没想到她还没出口,他就做了。

“他姓司徒,自然得让他回去公司上班,那个公司他也是有份的,而且他现在无所事事。而且我还有旗星,我可不能因为工作把你冷落了。”

“哦,原来你也看见了轩没事干?”苏心蕾应了一声,直接把他后面那句忽略掉。

司徒昱转首凝望着苏心蕾,打量着她,苏心蕾被他瞧的有些奇怪:“怎么这么看我?”

“老婆,是不是有人与你说了什么?你才会这么准的猜出我找轩的意思。”司徒昱脸上一凛。

苏心蕾被他震慑有些心虚,但如果说出真话,又担心他对徐珍珍有更大的误解,只好耸耸肩,故做轻松:“你想着谁对我说什么?我只是见轩整天无所事事的,大家都看在眼里,所以我才能想到你一定也看的到,做为兄长,你也肯定不愿他这样,再说你刚才不是说我们心灵相通吗?所以我就能准确猜出来呀!”

司徒昱凝肃片刻,良久才放笑:“老婆,你的心地善良,我清楚,但是有些人会利用你的善良,所以不管别人求你什么,你都不要答应,先回来与我商量。”

苏心蕾眼一剜:“老公,你别担心了,没人要求我做什么,真的。”

“没有就好。”司徒昱笑道。

苏心蕾本还想说他别对徐珍珍一副冷脸,但现在看来说出来只会让他猜疑更大,所以她压下心头的话,泛上笑容:“我们逛逛花园吧!”

“OK。”司徒昱挑眉。

两人往花园内处走去,有青翠的爬行类植物,一片片的爬山虎,此时红艳艳漫布在地上,如一块红地毯般,绚丽多姿,让人无法移开目光。山虎此时是最美的,将这个本是翠绿的花园添上一抹色彩。

两人游行在这个花园中,入眼的尽是满目的美彩,这是司徒昱第一次好好的在这个花园观赏。

吃过午饭,两人就从司徒家回到自已的家。周日,苏心蕾计划这天陪陈建民,依旧早起,吃过早饭,就往医院行去,只是苏心蕾打开房门,看见曲哲睿竟然在,而且还有一位白发苍苍,脸庞圆润,但面色红润的老人,乍看之下有点道骨风之气,正坐在陈建民对面,笑意吟吟。

三人转首朝苏心蕾与司徒昱看去,苏心蕾讶异,但心里清楚,一定是爸爸那位老友来看他了,笑道:“爸,有人来看你来了。”

陈建民点了点头:“嗯,你-过-来。”

苏心蕾走了过去,“爸,这位是?”

“这-是-李-伯-恩,李-伯-伯,就-是-替-爸-爸-抛-股-份-恩-人。”陈建民断断续续道。

“李伯伯,谢谢你。”苏心蕾笑着。

“我与你爸爸是多年的老友,说谢的话就太客气了。”李伯恩笑应。

苏心蕾的眼色在他面上转了转,随之一句赞叹话出口:“李伯伯,你的气色真好,刚才我还以为是哪位修仙从山上下来的老者呢?你一点也不像在股市沉浮之人。”

“哈哈,老弟,你这女儿嘴巴真甜,果然有个女儿贴心呀!”李伯恩愉悦笑应。

陈建民亦也咧嘴笑着,苏心蕾带笑回应:“李伯伯,我说的是真心话,不是奉承的哟!”

“心蕾,我以为我够会说甜话了,没想到你青出于蓝甚到蓝。”曲哲睿却故意附道。

“你那是油嘴滑舌,而我是真心实意。”苏心蕾笑笑反击。

“对,他平常太油嘴滑舌了,心蕾,他现在在创华上班,你可要多督促他。”李伯恩道。

 

“李伯伯你放心,我一定天天打压他的油嘴滑舌。”苏心蕾笑应。

“这我就放心了,老弟,看来我们的友谊还会一起延续下去。”李伯恩感叹着。

“会-的,你-看-这-两-个-年-轻-人,话-也-投-机,而-且-还-是-我-女婿-的-好-友,一定-会-延-续下去。” 说完,就朝司徒昱招了招手。 

一直沉默在旁边的司徒昱此时走了过来,陈建民才道:“昱,认-识-一下-李-伯-伯。”

司徒昱朝李伯恩点了点头,“李伯伯,你好,常听睿提起你,很荣幸见到你。”

“你好,我也听睿提过你,今天一见,果真不同凡响。”李伯恩带笑的打探着司徒昱。

 

“睿-也-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不-亚-于-昱。”陈建民插话。

“他要是够昱沉稳就行,整天一副吊儿郎当。”李伯恩叹道。

“等-成-家-了-就-沉-稳-了。”陈建民道。

曲哲睿见两老人在一起就开始比较,话题烦闷,于是应道:“陈叔叔,师父你们两人好好叙旧,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行,你们去聊你们的,我们两人叙下旧。”李伯恩应道。

曲哲睿一听,即时拉着苏心蕾要往外走,苏心蕾转对陈建民及李伯恩道:“爸,李伯伯,那你们聊,我们出去。”

“去吧!”

三人才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位老人,走出病房门,苏心蕾就道:“你今天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我也是来到这儿才知道的,我刚到,你们就来了。”

这时,一旁的司徒昱把曲哲睿握住的小手扯了开来,接着自已握着,曲哲睿瞪眼着:“心蕾,你老公醋劲这么大,你应该很辛苦吧!”

苏心蕾望了望某人,只见某人一脸无色,她笑了笑:“你们两人在一起,老是掐对方,你们不烦,我夹在中间的人可烦了。”

两人不语,这时,苏心蕾又道:“我们到那边坐坐。”

两人点了点头,接着三人往过道的椅子走去,司徒昱坐在中间,苏心蕾坐在他的左边,曲哲睿坐在他的右边。

“周末的日子就这样打发,真没意思,我还想着要去泡妞的,现在全泡汤了。”曲哲睿哀叹一声。

苏心蕾一听,即时趴在司徒昱的膝盖上问:“对了,你追那位顾若追成什么样了?”

曲哲睿说到这,脸色瞬间暗沉,但是又不能让人看出,只好笑道:“还不错。”可这一切都落进了司徒昱的眼中,他嘴角微微往上扬。

“那进展到哪一层了?”苏心蕾继续追问。

“心蕾,你想我们进展到哪层?”曲哲睿反问回去。

苏心蕾嘴一嘟,小声道:“我当然是想更亲密的,但不是我想就能的呀,我现在就想知道她的资料。”

“其实说到她,我还真查到一些,有一次,我经过医院门口,看到她扶着一位中年妇女从医院走出来,在路口搭车,那中年妇女脸色苍白,一看就是大病。”曲哲睿道。

“那后来你送她回去了吗?”

“我看到时她已经拦到车子了。”

“那一定是她母亲,应该是她母亲生病了,她带她母亲去看病。”苏心蕾道。

“只是顾长风这么有钱,就算是私生女也不能这样对待呀,可见她在顾家一定没有地位,而且还受气。”

“私生女就必须得到这样的待遇吗?”苏心蕾突然感叹着。

PS:二更到。三更在晚上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