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王爷,跪下唱征服
字体:16+-

虐我之人,我必虐之162

皇上本来就没心想要杀叶正南。

而且,这太后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叶正南死。

更何况,叶正南是死在天牢里,事后那些狱卒都被砍了,谁也不知道事实的真相。

砍了所有狱卒,倒是有杀人灭口的嫌疑。

“师哥,我在怀疑叶正南夫妇有没有死!”

“不是在洛城闹得沸沸扬扬都说他死了么?皇上不是还发怒杀了好些狱卒么?你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师哥,其实,我一直在怀疑一个人!”

“怀疑谁?”

“安陵靖阳!”

“他和你还有许千墨不是关系很好么?你怎么会怀疑他呢?”

秦青岚以前就算和安陵靖阳在一起,心里也不是绝对的相信安陵靖阳。

看得出,许千墨也不是完全信任安陵靖阳。

否则,也不会合计着要把安陵靖阳捧上太子之位。

那个时候闹这么一出,显然是为了试探他的。

还有就是皇上不可能在那个节骨眼上立太子,安陵聂阳才被贬,这马上就立个太子,岂不是又是一场暴风雨?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安陵靖阳为了登上太子之位,忽略了皇上不会这么快立太子。

可能是因为许千墨说了让她爹爹联合右相,还有左相一起联名捧他当太子,他以为这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这么一来,岂不是说明他很想很想当太子?

安陵襄阳有天夜里喝醉了酒,去了右相府。

喝醉了的安陵襄阳告诉秦青岚,他给香儿的几块玉佩并不是向北国皇族的东西。

所以,香儿还有个主子。

那么,那三块玉佩,就会是香儿的那个主子给的。

也就是说,香儿的主子,才是害死叶正南的人!

把这些都想通,秦青岚当时真想活剥了安陵靖阳。

以致于后来安陵靖阳去找他,他都是不冷不热的应对。

现在都想通了,真的想通了。

许千墨与他,都被安陵靖阳当成枪在使!

亏得他们以前见安陵靖阳特地来许千墨,让许千墨不要嫁给襄王以为这是一片好心!

若是香儿的主子真的是安陵靖阳,那么,以前许千墨还是个呆子的时候,香儿指使许千墨说喜欢安陵靖阳,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一切,竟然是这么简单!

“师哥,安陵靖阳不简单呀!我和叶妹妹都被他骗了!”

步轻尘顿时沉默了。

*****

许千墨还在追踪天阶银月狼的踪迹。

虽然不是那么认真,可它老是来招惹她。

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只破狼老是来招惹它,还欺负她的皎月!

许千墨真是忍无可忍了!

你他娘的有种的冲老娘来,欺负皎月算什么?

许千墨真想爆发了!

这天夜里,许千墨与皎月都在树上。

突然,一团紫光掠了过来。

是一只洪荒银月狼。

许千墨把它赶走。

靠!这天阶银月狼到底是啥玩意儿?

老这么来招惹她!

突然,又来了团绿光,像是被什么甩过来似的,让皎月躲无可躲,被砸得嗷嗷直叫。

许千墨这算是想明白了,这天阶银月狼是在争宠呢?

她有了宠物,所以,派这些不禁打的银月狼来欺负她的皎月。

好家伙,看来,你还是随时都跟着老娘的!不错嘛!

许千墨一脚踢走那只上古银月狼。

因为那只天阶银月狼迟迟不肯正面与她相对,许千墨也有心想玩玩它了。

“皎月,咱们走,那只破狼不肯出来就算了!我有你就够了,它拽,就让它拽吧,反正我是不会要它了!”

故意说得很大声,她知道,它就在附近,她就是想说给它听。

说罢,许千墨骑着皎月就准备离开了。

果然,那只身上发着金光的银月狼现身了。

就站在她对面的那棵树了,还嚎叫了一声,似乎怕她看不到它。

许千墨对它视而不见。

娘的,让你耍我,让你欺负我的皎月,现在该我耍你了!

和它玩了差不多一个月了,老是她追着它跑。

现在,她不跑了。

它爱跑,就让它跑呗,她不稀罕它了!

许千墨指了个方向:“皎月,咱们向东跑!”

天阶银月狼就站在西边,许千墨偏要往东跑……

皎月听话地向东往。

那只天阶银月狼嚎叫一声,皎月停了一下。

许千墨暗暗猜到可能是那只天阶银月狼在召唤皎月。

皎月还在挣扎,许千墨暗暗对它施压:“皎月,你现在是我的坐骑,你只能听命于我!我才是你的主子!一路向东,不要管它!”

皎月带着许千墨头也不回快速向东奔去。

天阶银月狼眼睁睁地看着它们离开,墨绿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许千墨离开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