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王爷,跪下唱征服
字体:16+-

凤霸天下,唯我独尊225

“今晚儿,随你怎么玩,但绝对不能留他的命到天亮!斩草除根,你懂吧?”

得到许千墨的许可,轩辕无尽玩得更起劲了。

许千墨与轩辕无夜二人翘着腿,享用着下人送来的美食,一边观看轩辕无尽怎么折磨煞魂。

有这么个免费的苦力,何乐而不为呢?

煞魂被净身后,许千墨倒了些药在轩辕无尽手心:“给他敷些药,免得他血尽身亡就不好玩了!”

被净身后的煞魂被捆绑在铁架子上,轩辕无尽让人把他的双手针在铁架子上。

眼睁睁地看着烧得通红的大铁钉穿透煞魂的手臂,把他钉在铁架子上。

这下,轩辕无尽也得以休息一下了。

“你们四个,好好侍候他,侍候得不好,就让人侍候你们!”

四人一听这话还会手下留情么?

于是乎,剁了煞魂的手掌和双足,又给他上了药。

再回头问了声轩辕无尽:“王爷,小的想把他的眼珠子挖了出来,可以么?”

许千墨对挖人眼珠是非常**的!

从她穿越来那天,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挖人眼珠!

若要毁人眼睛,就用玉蛛粉吧。

她不想听到神经断裂的声音,那声音太恶心了。

许千墨走了过去,“不要挖他眼睛,让我来!”

玉蛛粉一洒,煞魂痛苦地嚎叫:“嗷嗷……”

许千墨冷冷一笑:“你也知道痛?你用玉蛛粉洒我的眼睛时,就不知道我会痛么?”

煞魂亦像太子府里那四人一样,双目血流不止。

许千墨只觉得痛快!

别人敬她一尺,她要还人一丈!

别人伤她一毫,她要还人一分!

许千墨拿出赤金杖,一击将煞魂的手臂打断成两截。

“你的防御太低了,我只是这么轻轻地打了你一下,你的手臂就断成两截了!”

许千墨故作惋惜地摇摇头,“你也太弱了吧?我本来想还你十下的!怎料,你这么不经打!”

于是,许千墨第二击时轻了许多,煞魂的手臂又断了一截,这么打了五下,再换另一条手臂。

又是打了五下。

许千墨觉得没劲,太经不起打了。

“他晕过去了!弄醒了你们再玩儿!”

许千墨又折了回去,那四个大汉抬着一大缸子盐水,一瓢一瓢地泼到煞魂身上。

煞魂醒过来时,浑身一颤。

*****

这时,一个下人来报:“王爷,太子爷带着人马包围了宁王府!”

太子是吧?来得正是时候!

轩辕无尽冷笑道:“本王正候着他呢!”

没了煞魂的太子,再狂也不过如此!

他身边的那些修士,再多,也敌不过一个煞魂!

轩辕无夜陪着轩辕无尽一起去见太子。

没一会就回来了,太子跟了他们一起回来,身边还带着十个修士。

一进刑房,轩辕无尽立刻让人把门锁好!

太子还没进里面来,不知道煞魂在里面,冷声道:“可是你这贱种派人去本宫的书房里行窃?”

轩辕无尽如何已经不畏惧太子了。

说他是贱种?

在他看来,太子才是贱种!最贱的人就是太子和皇后了!

“你现在还是太子,你还能狂!趁着你现在还是太子,赶紧狂个够吧!”

轩辕无尽的冷嘲热讽,惹得太子阵阵怒火!

“来人,轩辕无尽对本宫不尽,收拾他!”一手指着轩辕无尽,太子冷哼道。

轩辕无尽立刻退开了,“看看你的好师父变也了什么样,再让人收拾我也不迟!”

轩辕无尽带着太子进去看煞魂。

许千墨还是摆着高姿态坐在那儿吃着蜜饯,欣赏着折磨人的大戏。

太子冷冷一哼:“何人,看到本宫,竟然还不行礼!”

许千墨转过脸,将口中的枣核吐了出来,砸在太子脸上。

散漫地看了太子一眼,再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嗤!贱种?唔,这词用得真好!轩辕无尽,这贱种他自己贱得很,还敢管你叫贱种,趁着有我给你当靠山,赶紧地收拾了这贱种!”

许千墨放了话,轩辕无尽已经是毫无顾忌了。

有这么个靠山,还用得着畏惧太子么?

太子却怒了,低吼道:“还不快拿下这个不知死活的贱民!”

“你丫要找死,小爷就成全你!都一起上吧!”

太子带来的人立刻冲向许千墨,许千墨不闪不躲,一手指着正在受刑的煞魂。

“喽,那是你们的师父呢!”

虽然不信,可还是转过头看了一眼刑房尽头那个血人一眼。

“呸,我们师父岂会是这么个残破样!”

唉,现在的煞魂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衣裳上满是鲜血,头发凌乱不堪,脸上有两道血痕。

双手双腿被剁,一双手臂只剩一点点,裤子上也满是鲜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