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4章 鸡飞蛋打

第四章 鸡飞蛋打

很快,他的额头,像是化成了一方微缩星空,朦胧间发散出一道道流星般的亮彩。

那是由一枚枚奇形文字在发光所形成,於方邃额上流转隐现,光芒十分微弱,就如同一点点初升的星星之火。

星火彼此汇聚相融,逐渐鼎盛,竟而露出几分骄阳般的浩然壮阔,令人惊异莫名。

一次呼吸时间后,方邃额头的玄奇变化隐去,金灿灿的光芒退回了他体内。

顿时,他周身血液,仿佛化成了金色的溪河般,汩汩奔流,走遍体内每一关窍秘处,更有一声声古音,在方邃脑海里似有若无的回荡,直入灵魂深处,如真似幻。

可惜,方邃目前仍不通修行,无法内视,并不懂得如何利用体内流转的奇妙力量,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还处于朦胧摸索的阶段。

漫漫长夜,在方邃的感知里,转念就已流逝。他从无知无觉的混沌状态回醒过来。

天外,漫长的夜色退去,正是曙光初露的清晨时分,万物都在苏醒,充满了勃勃生机。

他徐徐张开眼睛,目中辉芒若电,一闪不见。

在他体内发生的事情是如斯奇妙,远超任何人的认知极限。

帐篷外逐渐喧闹起来,又到了奴隶们开始忙碌的时间。

将手掌抬至眼前观察,并无任何异样,先前体内流转的炙热力量点滴无存,周身一如平常。

昨夜体内的变化,就像是睡乡中的梦域幻境,天亮后,再无痕迹遗存。

但经过一夜时间,方邃昨日艰辛劳作的疲倦却不翼而飞,他还生出一种感觉,便是体内正有种莫名力量,在时时刻刻改变着他的身体,就如同某种进化。

走出休息棚,迎面跃入眼帘的,即是在建的金字塔。

它宏伟壮观,在朝阳洒照下,坐落于群山环绕中,基座陷入地下,稳若山川雄踞,可让任何观者不由自主的生出己身渺小卑微,乃是时间长河中的一抹涟漪,而金字塔却长存不损,直指永恒的观感。

围绕金字塔搭建的工地,帐篷连绵,共有奴隶和前来工作的埃及居民数万人,情景之热闹,可以想象。

方邃这种以奴隶身份参加建设的苦力,并没有固定不变的劳动项目。换句话说,也就是每天最累最苦,危险最大的工作,都是由奴隶来完成。

匆匆吃完早饭,方邃等数百奴隶,被要求站在一起,成为金字塔周边无数奴隶中的一队,由一个满面精明的中年督工,分派他们今天应当承担的工作。

方邃今日将被分配到金字塔内部,做内壁打磨和碎石搬运的工作。

在奴隶参加的工作中,这要算是相对轻松的一种,身处建造过半的金字塔内,起码有躲避太阳暴晒的机会,远比在塔外,汗流如雨的拖拽巨石轻松。

因此当督工分派任务后,周边许多奴隶,纷纷投来羡慕的眼神。

方邃忽而察觉到一双阴冷森寒的目光,在注视自己,转头望去,是塔图不知何时出现在数丈外,见方邃看过来,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方邃顿时警觉起来,塔图的神色,有着明显的不怀好意。

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印证了方邃的猜测。

不远处的奴隶群中,一道满是暴虐的声音突然响起,蛮横道:“外来小子,我有话吩咐你。”

需知正在参加金字塔建设的奴隶,共有数万人之多,如此多的奴隶,自然不可能和平共处。这就像众多囚犯在一起一样,其中一些强壮的,素来横行,惯常欺辱其他奴隶。

出声呼喝方邃的,就是他们这一队奴隶中有名的凶人,名叫希安,以暴虐杀人连同掠夺的罪行,被判为奴隶,是不允许赦免的死囚,为方邃他们这队奴隶中的一霸。

希安身材高大,上身**,身上伤疤交错,手足满是老茧,显出强横的力感,满脸横肉,目中凶光四射,利箭般瞄着方邃,其他奴隶对他露出无法掩饰的畏惧神色,寂然无声,噤若寒蝉。

稍远处,塔图轻笑不语,一副看热闹的可恶嘴脸。

让希安出面对方邃进行折辱,正是出于塔图授意。

希安露出充满压迫力的狞笑,向方邃续道:“今天我们两个的活儿换换,你去给我搬运石头,到塔内磨石料的工作则归我,听明白了吗?”

方邃将目光移向眼含嘲弄,隔空看来的塔图,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并未过多犹豫地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希安的意思,和他调换今日的工作。

他非是心生惧意,懦弱至不敢抗争,而是不想在这身为奴隶的时刻,还引人瞩目,与其他奴隶发生争斗,供塔图这种人取乐。

周边嘘声四起,许多旁观人众,都对方邃的示弱之举充满轻蔑。

希安面上笑意扩散,满是得意与张狂。他并不打算就此收手,目中透出一丝玩味,上下审视方邃,兴致盎然的道:“你今晚还需要到我的帐篷来,咱们两个亲近亲近,像你这种肤色的小子,我还从没干过,今晚可以试试,保管你爽的欢叫不止。嘿嘿!”

周边瞬时安静下来,在死囚级数的奴隶中,一直存在同性强暴。这是人类的劣根性,当欲望长期得不到满足,而又找不到异性的情况下,这种兽性就会爆发出来。

这番话在此时此刻,从希安口中道出,当真是极尽侮辱之能事。

他显是得寸进尺,见到方邃的退避,立即变本加厉,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事情至此,便是无法规避,必须面对的形式。

方邃目中光芒隐现,首次正面迎上希安充满侵略性的双目,问道:“到你的帐篷去?”

希安仰天打个哈哈,转头看向塔图,见其轻轻点头,顿时精神一振,复又看向方邃,哂道:“怎么?你不同意?”迈步向方邃走来,步伐间传递出逼人的压力与凶威。

他大步靠近,见方邃始终不受自己的气势影响,站的四平八稳,半步未退,希安稍感意外,更多的是权威受到挑衅般的愤怒,低吼道:

“你今晚要是不来我的帐幕,就要小心自己的狗命,这工地哪天不死几个人·······”

就在希安面色凶恶,口沫横飞的威吓,同时探手抓向方邃脖颈时,蓦地,方邃在全无征兆间动了,他闪电般撑出一脚。

这一脚直踢希安下阴,迅猛绝伦,狠辣至极。

‘噗!’

一声闷响,远近皆闻,不少旁观者都无法抑制的,露出一个不忍目睹而又愕然震惊的表情。没人想到,方邃不但先动手,且是如此犀利无情的一脚。

‘啊!’

一声惨叫,鬼哭狼嚎般响起。

毫无防备的希安应脚中招,霎时双目圆瞪,满脸冷汗,目中充满因剧疼而来的恐惧,魁梧的身体,轰然侧倒在地,口中哀嚎声持续不断,但数次呼吸时间后,连惨叫也变成低弱的**。

他已痛不可忍,随时可能晕厥过去。

事前绝无人会猜中这样的结果!

人人都知道,希安完了,不死也要留下终生难以恢复的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