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4章 鸡飞蛋打

第四章 鸡飞蛋打

很快,他的额头,像是化成了一方微缩星空,朦胧间发散出一道道流星般的亮彩。

那是由一枚枚奇形文字在发光所形成,於方邃额上流转隐现,光芒十分微弱,就如同一点点初升的星星之火。

星火彼此汇聚相融,逐渐鼎盛,竟而露出几分骄阳般的浩然壮阔,令人惊异莫名。

一次呼吸时间后,方邃额头的玄奇变化隐去,金灿灿的光芒退回了他体内。

顿时,他周身血液,仿佛化成了金色的溪河般,汩汩奔流,走遍体内每一关窍秘处,更有一声声古音,在方邃脑海里似有若无的回荡,直入灵魂深处,如真似幻。

可惜,方邃目前仍不通修行,无法内视,并不懂得如何利用体内流转的奇妙力量,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还处于朦胧摸索的阶段。

漫漫长夜,在方邃的感知里,转念就已流逝。他从无知无觉的混沌状态回醒过来。

天外,漫长的夜色退去,正是曙光初露的清晨时分,万物都在苏醒,充满了勃勃生机。

他徐徐张开眼睛,目中辉芒若电,一闪不见。

在他体内发生的事情是如斯奇妙,远超任何人的认知极限。

帐篷外逐渐喧闹起来,又到了奴隶们开始忙碌的时间。

将手掌抬至眼前观察,并无任何异样,先前体内流转的炙热力量点滴无存,周身一如平常。

昨夜体内的变化,就像是睡乡中的梦域幻境,天亮后,再无痕迹遗存。

但经过一夜时间,方邃昨日艰辛劳作的疲倦却不翼而飞,他还生出一种感觉,便是体内正有种莫名力量,在时时刻刻改变着他的身体,就如同某种进化。

走出休息棚,迎面跃入眼帘的,即是在建的金字塔。

它宏伟壮观,在朝阳洒照下,坐落于群山环绕中,基座陷入地下,稳若山川雄踞,可让任何观者不由自主的生出己身渺小卑微,乃是时间长河中的一抹涟漪,而金字塔却长存不损,直指永恒的观感。

围绕金字塔搭建的工地,帐篷连绵,共有奴隶和前来工作的埃及居民数万人,情景之热闹,可以想象。

方邃这种以奴隶身份参加建设的苦力,并没有固定不变的劳动项目。换句话说,也就是每天最累最苦,危险最大的工作,都是由奴隶来完成。

匆匆吃完早饭,方邃等数百奴隶,被要求站在一起,成为金字塔周边无数奴隶中的一队,由一个满面精明的中年督工,分派他们今天应当承担的工作。

方邃今日将被分配到金字塔内部,做内壁打磨和碎石搬运的工作。

在奴隶参加的工作中,这要算是相对轻松的一种,身处建造过半的金字塔内,起码有躲避太阳暴晒的机会,远比在塔外,汗流如雨的拖拽巨石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