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29章 挑战

第二十九章 挑战

其他席位的青年武士,已经迫不及待起身,准备下场一展身手。

方邃和修科两人反而举止从容,并不急于较量胜负,神色平静的注视着最先走入场内的一对儿青年男子。

这两人生的高昂轩挺,上场后向穆纳萨行过礼节,也不说话,忽然间就动若惊雷的翻出连串筋斗,最终在大殿中心的空旷位置站稳。

两人甫一动作,就显出如此干净漂亮的身手,瞬时引起此起彼落的彩声。

二人齐喝一声,当即动手对攻起来。

方邃看了两眼就知道,他们是经过安排,登场以表演的形式比试,作为正式武斗前的热身节目。

虽说是热身形式的戏斗,但这两个青年也是精挑细选出来,都有一身好武技,功底扎实,闪转腾挪之际,张弛有度,力从腰胯送出,拳头生风。两人的碰撞亦是全无花哨,乃是实打实的较量。

整个大殿里的人众,气氛慢慢被调动起来,待这对儿青年比试结束,更是赢了个满堂彩。

此后才开始真正进入比武阶段,先后有多名埃及着名的武将家臣,或是杰出的子侄辈人物出手,相互挑战。

殿内战斗不断,激烈之极,凡是上场之人,确是个个身手不俗,无一是虚应故事的花架子。

穆纳萨亦看的连声赞许,多次作出封赏。

就在又一对儿青年比试结束后,处于穆纳萨下手,一个金甲中年武将身后的席位,忽然立起一个英气勃勃,身形魁伟的青年。

方邃相邻一席的圣祭司转头过来道:“此人是我国当权大将的侄儿,为勇冠军伍的青年将领,名叫格克。听说他对坎蒂丝钟情颇深,恐怕我们有热闹瞧了。”

这叫做格克的青年身形挺拔,一表人才,始一站起,立即吸引众人注意,连穆纳萨也目光微转,看向这青年,和颜悦色的道:

“格克侄儿起身,难道也有上场献技之意?”

格克将目光转向穆纳萨子女所在席位,先看了容色秀丽的坎蒂丝一眼,继而面色转冷,望向修科道:“小侄并非为了上场较技,而是发现有些不知自己身份的奴才,妄想得到蒂丝小姐垂青,因此准备出手教训一下这等大胆奴才。”

格克所言再明白不过,显然是他和修科都有追逐坎蒂丝之意,而在情场较量上,格克似乎处在不利的位置,这才演变成今日准备当众以武力和修科争锋的挑战。

格克话落,坎蒂丝‘呵’的一声叫起来,粉脸羞红,眼中却又有着一丝骄傲和喜悦。

她毕竟是被人宠溺惯了的女子心性,现在有两个优秀男子,众目睽睽下为她争锋,确是让她羞喜参半,而这其中,恐怕还是喜悦的成分更多些。

不知是什么原因,坎蒂丝竟在此时看了方邃一眼。

可惜方邃正轻眯起眼睛,注意着修科的反应,对其他事情并不如何关注,令坎蒂丝颇感失望。

被人挑战的修科,缓缓从席位上起身,面不改色的朗笑道:“蒂丝小姐秀丽绝艳,试问谁家男儿没有求取之心,修科一介凡人,如何能够例外。”

他说话时虎目精芒闪烁,光辉攒射,显出逼人的气度,配上俊伟的容颜,确有令人心折的风采。

修科轻拍手中宝剑,再道:“我别无长物,惟有从不离手的宝剑相伴,今日穆纳萨大人过寿,既然格克你有兴致,我们便斗上一场,权当给大人祝寿好了。”

说罢走出,单膝跪地向穆纳萨道:“请大人赐准这场比试,属下可以保证,绝不伤害格克分毫。”

修科这番话说的十分狂妄,隐含格克完全不是自己对手,生杀掠夺皆在他掌控之下的意味,但这样狂妄的态度,在修科身上展现出来,却让人觉的理所当然,众人反为其强大莫匹的自信感染,同声喝彩。

坎蒂丝更是看得目中异彩连连。

只有知道修科真实身份的圣祭司,对其大为反感,冷然道:“这修科太狂妄了,方邃你待会下场不必有所顾忌,倾力而为,一切后果自有我给你承担。”

方邃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并未说话。

穆纳萨此时笑道:“两位都是我看重的青年俊才,比试固然可以,却要注意轻重,不可伤了自家和气,至于谁能赢得蒂丝芳心,全看个人本事,老夫是从不干涉的,哈哈!”

修科和格克二人得了应允,同声答应,一起来到大殿中央,相隔两丈,彼此对峙。

格克的兵器,是一杆仆从送过来的长枪,单以兵器论,枪势一旦展开,走的是大开大阖,横击直刺,点、扫、抽、打的堂皇路子,在一定程度上,确是对飘忽灵奇的剑术,有着遏制作用。

场上两人目光相对。格克忽然暴喝一声,横枪扫出,出手有如闪电,枪体摩擦空气,形成阵阵气爆,声势惊人。

一时间间满场皆是枪影飘洒,若如点点寒星。

旁观众人看的连声赞誉,格克不愧为军中虎将。

但很快人们就发现修科的表现更是神乎其技,在格克有如狂风骤雨的枪芒刺扫下,修科轻松游走,任是格克枪式展尽,仍无法真正伤他分毫。

最重要的是,修科到目前为止,还未出一剑。

修科如此武技,连圣祭司也升起一丝担忧,低声询问方邃道:“修科的厉害,确是出人意料,你有几分把握胜他?”

方邃目芒如箭般瞄着场上游走无定的修科,眨也不眨一下,口中应道:“一分也没有。”

圣祭司愣了愣才道:“现在岂是开玩笑的时候?”

方邃立时改口道:“那好,我有十分把握!”

圣祭司大恼,气的转过头去,再不说话。

忽然,场中央传来‘锵’的一声响,修科终于出剑。

刹那间,殿内处处皆充盈着逼人的寒气,但见全场都是森森剑辉,纵横披靡。

许多观者一起脱口骇呼,此等剑技,已到了超凡脱俗的境界,确是让人惊艳。

‘锵!’

剑鸣再起,修科手中长剑归鞘,洒然从容的卓立殿内,仿似从来未移动过。

‘哐啷!’

格克满脸羞愤,手中长枪坠地。原来先前一瞬,修科在出剑后的短短时间里,横剑连续拍在格克双手腕上,令其兵器离手,已然败了。

蓦地,全场暴起彩声,人人高呼尖叫,为修科的惊人剑术所倾倒。

方邃对面的潘洛斯等人面色大喜,将目光又一次向方邃投来,齐声冷笑。

几人中的鲁姆,更是做出个斩首的动作,意示方邃不堪一击,今晚必败无疑。

就在潘洛斯等人炯炯注视,修科也适时转头看来,目中嘲弄之色一闪而逝的一刻,方邃双目光芒遽盛,倏地起身,霎时牵引全场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