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60章 胆大心狠

第六十章 胆大心狠

夜幕随着夕阳落山而笼罩大地。

在中东的广袤沙漠与山地交错分布的复杂地带,邪巫身如飘絮,动作迅快几如鬼魅的前行。他在沿着方邃一路急速离去的方向紧追不舍。

片刻后,邪巫翻上一座小山,纵目往山后无垠黑暗的区域俯视探看。

那山后不远,有一座静谧的小湖,在四处漫漫黄沙与缺少植被的山峦映衬下,这小湖掩映在星月之光洒照中,波光粼粼,清辉闪闪,有如一块镶嵌在大地上的碧玉,格外显其珍贵。

方邃的气息,就消失在小湖附近。

邪巫暗自冷笑一声,他精通辩气寻源的奇术,除非方邃闭住所有气机,藏入大地之下,一动不动的借助厚土的浩瀚气息藏身,否则无论如何躲避,也无法瞒过他的搜查。

此时方邃的气息,消失在小湖附近,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方邃在小湖附近,故技重施,遁入了地下藏身。

邪巫嘴边逸出一丝轻蔑,暗忖这方邃在自己紧追不舍下乱了心神,匆忙藏入地下,虽可避过一时,但实乃自寻死路,其总有破土而出之时,届时要打要杀,主动权系数操纵在他邪巫手里。

邪巫纵身下了立足的山丘,无声无息来到深碧色的小湖旁,目光炯炯地打量这不足百丈大的湖泊。

他悠然立在湖旁,仿佛和周边的山石大地融为一体,双目轻眯,时有精芒流转,神色间没有一丝不耐,似乎可以一直就这么站立到永恒。

忽然,邪巫发现下方的小湖荡起一丝涟漪。

他的双目微亮,但仍是立在原处,不为所动。

下一刻,他再生所感,面色倏地闪过一丝杀机,面对小湖的姿势不改,却在毫无征兆间突然后退,在急速飘退过程中,从颈部摘下一个如同颈圈般的配饰,轻轻抖动,无声拉伸开来,变得如同一把细长锋利的弯刀,但因其只有手指的宽度,又像是一柄尖锥。

无声无息间,邪巫将尖锥穿入地下。

那尖锥入地后,触感立升变化,同时还有一声刻意压制,弱不可察的痛哼从地下传出,邪巫面上显出一丝阴冷的狞笑,心知必是已经顺利刺中地下潜藏的方邃,沉喝道:“给我出来。”

随即发出吸附的力道,将手中似锥似刀的邪门兵器往上拔出。

轰隆一声,尘土飞扬。

随着邪巫的古怪兵器上拔,果然从地下拔出一道身影,邪巫的细长兵器就穿在这身影的腹部。

然而就在这身影出来的一瞬,变故突生,在沙尘四散飞扬里,那身影后方又窜出一道身穿祭司白袍,面上黑气流转,隐藏了真容的影子,迅如光电,一闪扑至邪巫身前。

‘砰!’

邪巫的反应何等迅速,挥手扫出,和这偷袭者碰撞了一击,虽是仓促接招,邪巫仍是不落下风,由此可见其强大。

同时间,邪巫心中明白过来,早就知道方邃有召唤亡灵木乃伊的诡秘能力,看来他先前是躲在木乃伊后边,被自己刺中的是木乃伊,而他本身则利用木乃伊被拔出时,蓄意扬飞的尘土,趁隙冲出,行此暗袭之计。

邪巫心中奠定,方邃占据暗袭优势的一击,仍未能占到任何便宜,已经注定将要落入他邪巫之手。

这连串变化说来繁琐,实则皆在邪巫一念之间,从地下飞扬四散的漫天沙土,此时尤未及落下。

就在这一刻,邪巫忽然感觉不对。

但见他身畔不远处,那被他刺中腹部,同样一身黑气包裹下,不显真容的身影,在邪巫抵挡另一白袍身影袭击的几乎同一瞬,忽然动了,在附体黑气翻腾下,一副包裹在幽光拳甲中的拳头,闪电穿出,蓄势而发,凶狠无比的袭向邪巫胸肋位置。

这一拳力大如山,势若巨锤。

邪巫前些时日与僇加那对战,两人相差甚微,僇加那既然有伤未愈,他自然也不可能完全恢复过来,这时连续受袭,纵然再是强横,但匆忙抵挡下,也仅能化去这一击的部分力道,终是被这一拳强猛的冲势破开防御所击中,噗地一声,立即吐出一大口血,本就未痊愈的伤势顷刻发作,严重至极。

此时另一身影再次袭来,邪巫面色剧变,身形如电后退,眨眼间足不点地的飘出十数丈外,退势不停,一路无声远去。

这一刻,奇速离开的邪巫,心中波浪起伏,许久不能平静。

他这时才明白过来,自己先前想错了,事实恰好与他想的完全相反,那被自己一击刺中腹部的就是方邃本人,他是将木乃伊藏在自己身后,换上了他的祭司白袍,又以冥气掩住面目,白影一闪之间,难辨真伪,出土时以木乃伊来袭击自己,牵引注意力,而方邃本身,则甘冒奇险,以被刺入腹部的伤势,换取邪巫的错误推断,趁机一拳袭中他邪巫。

让邪巫大感震动的是,方邃竟然如此大胆心狠,先将自己置身绝险之中,任凭他一击刺入腹中,惟其如此,才让邪巫中计,以为躲在被刺中者身后的才是方邃,实则刚好相反。

方邃此举乃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确是出人意料!

更关键是他整个过程中展现出的沉狠,实在让人震惊。

连邪巫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始终轻视了方邃,心中为其机变之能,心性之狠而大为动容。

要知邪巫本人可是名震埃及的高手宗匠,此时与方邃接触下,居然中了算计,伤势加重,不得不仓皇退去,只此一点,就可看出方邃的心智与武力,达到怎样的地步。

邪巫走后,原处尘埃落定,显出方邃的身影。

穿着祭司白袍的木乃伊,安静站在他身畔,无声无息。

方邃上身**,腹部被邪巫似锥似刀的奇特武器刺中处,开出一个手指粗细的血洞,鲜血泉涌。

但伤口上正闪烁着淡淡金光,一股神曦般的芒彩流转,不过片刻,伤口停止流血,竟而结出一层金色薄膜,肌肉蠕动,开始恢复。

方邃面色惨白,不但是因为受伤的原因,亦是因接连在迎战僇加那和邪巫的战斗中,连续召唤亡灵灾蚊和木乃伊出世,又催动冥地甲兵神通,精神力耗损过大,已经有些承受不起。

方邃不敢在此多待,伤口甫一止血,立即收回木乃伊,转身离去。

不过多久,他的身形就消失在远处的矮山后。

但是过了大半个时辰,方邃却又回到此地,毫不犹豫地潜入湖中,消失在湖底的地面之下。

他此举是因为自己受伤也是颇重,料定两路追兵不久必至,因此他先做出已经远去的假象,引领追兵往其他方向追去,之后闭住气息,原路返回,遁入湖中。

如此一来,将可起到迷惑追兵的目的,大有可能使追兵对他的踪迹去向产生错误判断,至不济也可浪费他们的资源人力,扩大搜索范围。

当他再从这湖下出来时,反而可以处身追兵的包围网之外,届时要打要去,主动权皆掌握在自己手上。

此后数日,方邃隐迹不出,全力恢复伤势。

(后天周一,提前求个推荐!未来几周对一本新书来说,将会十分关键,多谢了,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