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65章 邪魔初现

第六十五章 邪魔初现

那包裹着石瓮的暗蓝色气息,越来越是浓厚凝实,如同一个巨茧,又若一个魔胎,在不断集聚力量,孕育其中的凶物。

这东西的诡异处,端是让人凛然生畏。

忽然间,‘砰砰’数声重物坠地的声音响起。

却是赫勒柔月站在殿外,不知以何种方法,无视那阻住方邃离去的光幕,扔进来数个已经昏迷过去的人。

她自言自语般道:“幸亏早有准备,进山前捉了两个山外部落里的人,再牺牲这几个护卫,不知道拿他们作初始献祭的祭品,能不能解开这远古封印的祭魂瓮?”

方邃眉头大皱,暗忖这赫勒柔月心肠如此阴毒,连一路随她东来的护卫也不放过。她又为什么一意要放出这遗迹内被封印的东西?

就在被扔进来的数人落地的一瞬,那包裹着石瓮的暗蓝色气息,骤然扩张,顷刻间把地上的数人笼罩于其内。

下一刻,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甫一接触那暗蓝色气息,几个昏迷之人周身便宛若融化一般,眨眼变成了一滩血水,流向那石瓮。

数个人所化的鲜血,最终系数被石瓮吸收。它表面多出一道道暗血色纹路,如有生命般明灭流转。

而石瓮周边的暗蓝色气息,则愈见浓厚,宛若大雾弥漫,将石瓮包裹在内,令人无法得见其中的进一步变化。

隐约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雾内诞生,由虚化实,快速成长,更有一股惊人的力量波动,从中由弱而强的传出。

这一幕的发生,实在诡异慑人,完全超出了方邃的认知。

那瓮中酝酿而出的邪恶东西,似是原本因为被封印了太长时间,已经近乎消亡,却有一种类似精神印记的生命烙印得以保存,如同枯萎的种子,此时通过吸收赫勒柔月扔进来的数个人,宛似种子得到水分的滋养,重新焕发生命力,因而活了过来。

那邪恶东西正以一种超出人类认知的形式,从瓮中出现,在剧烈翻腾的迷雾中塑造身体。

片刻后,暗蓝色气雾变得虚幻减弱,果然在其中,显化出一个朦朦胧胧的人形影子。

这一系列变化说来繁琐,实则从赫勒柔月自殿外扔进数个人类,到石瓮吸收数人的精血,再到此时瓮中有某种密不可测的东西出世,一共也只在数次呼吸间发生。

方邃双目神光迸射,炯炯注视着从瓮中恢复了新生般的未知生物。

他有着人类的躯体样貌,却绝不是人。许是因为吸收的精血不足,因此并未能完整塑造出人类的躯体,显得有些朦胧,但仍可分辨出,其肤色在惨白中又有种诡异的暗蓝,周身冒出丝丝寒气,像是刚从万丈冰川下出来。

这生物刚成型时,生命气息很弱,骨瘦如柴,周身有种说不出的森冷与怪异。

但就在短短的呼吸时间里,他就不可思议的开始出现生命症状增强的现象。

其体内血液如同冰川开化般,发出奔腾流淌,迅速强健的声音。他更是缓缓从卷曲佝偻的瘦弱模样,站直了身体。

其始终闭合的眼睛,也在慢慢蠕动。蓦然间,一道不可形容的冷森光芒,就像两道冷电破空,刺向方邃!

这瓮中封印的生物,终于睁开眼睛。

他的眼眸内,先是闪过刺人的冷光,如剑芒吞吐,被注视的方邃,连灵魂中都升起被侵袭的感觉,可见这生物是多么诡异。

随即他眼内光芒减弱,露出眼瞳。

他的眼瞳,起初竟是一黑一白两种气态模样,非常瘆人,随后他眼内的黑白气息旋动隐退,这才最终化出人类的瞳孔。

他阴森森的瞳孔生涩地转动,冷冷注视着方邃,开口以生涩且异常阴柔的声音道:“你·····是哪一纪·····人类?”

方邃全神戒备,不答反问道:“你又是哪一纪来的怪物?”

那诡异生物闻言,目中异芒大盛。这次说话已经流畅了许多,道:“无知的卑微生命,算了,不管你是哪一纪人类,都将成为我所需要的养分。我感应到你的生命精气很强大·······”

就在这邪恶生物话音未落的一刻,方邃目芒乍盛,忽然动了。

他双手无声无息化出一柄冥地甲兵神通衍生的神矛,急如射电般往这诡异生物刺去。

那生物显出个轻蔑不屑的笑容,反应不可形容的快,但动作似乎跟不上反应的速度,早早做出规避之势,可惜身体移动缓慢,被方邃一矛刺中胸口。

但其中却没有血液流出,而且,下一刻那伤口就开始愈合,眨眼即看不出有受伤的痕迹。

这生物双目射出阴毒神色,低语道:“这身体如此虚弱······”

方邃速度如电,手中冥地神矛横扫啄刺,展开曾经观悟法老血晶内的经验,因而得睹的美尼斯法老纵横披靡的矛法,开阖之间雄浑无匹而又不失诡奇变化。

霎时间满殿都是霍霍矛光流转。

那诡异生物双目发出时明时暗的异芒,在方邃的攻势下左闪右避,开始时频频被方邃杀伤,但过得一段时间后,动作越来越是娴熟迅疾,转而开始进行反击。

再过不久,他就和方邃有功有守的厮杀起来。

赫勒柔月在殿外初见这生物被方邃逼入下风时,满脸失望,后来又见其急速成长,已经可以和方邃厮杀较量,立时转忧为喜,开口轻笑。

就在此时,方邃轻叱一声,招法一变,手中长矛呼啸,隐生震耳雷音,那冥地神矛像是变得沉重至极,分化出道道幽光,在半空中连绵闪耀,密如织网。

同时间,方邃额上亮起光芒。

一抹金光有如朝阳初升,普照天下,从方邃额头闪现辉耀,播洒出灼热而璀璨的精光。

在这一刻,方邃识海内的太阳金经,荡起了金色的涟漪,书页自主翻开,第一页上显化出一轮大日。

‘嗤!’

方邃矛势奔如电掣,再次刺中邪恶生物,在其肩胛位置刺出一道伤口。

这一次,在方邃额头神光照耀下,那生物的身体竟尔失去了恢复能力,伤口无法闭合,有深蓝色的血液流淌出来。

那生物面上划过大为意外的惊色,似乎想要说话。

但方邃反应何等快速,手中冥地神矛幽芒再涨,喀嚓一声,神矛得到冥力灌注,居然出人意料的凭空延长了一截,一矛刺入那生物额头。

刹那间,邪恶生物泛起个惊恐意外的表情,全身龟裂,骤然崩解成一团暗蓝色气息,凌空律动。

方邃冷笑一声,仍不罢手,身畔黑气弥漫,亡灵木乃伊出世,张开黑洞洞的大嘴,发力抽吸,将邪恶生物所化暗蓝色气息,系数吞入腹中。

这可真是斩尽杀绝,连其一缕气息也收拾了个干净。

如此顺利灭杀这诡异至极,原本应该无比强大的邪恶生物,让方邃自己也有些意外,心下隐隐泛起一丝不真实的感觉。

就在方邃准备深思其中原因时,忽然一声轰响,从大殿入口处传来。

方邃转头看去,赫勒柔月早不知去向,却是神祭司僇加那意外出现。

方邃深入这绝壁遗迹之前,就曾看见天空中出现祭祀院驯养的那头巨鹰,但仍未想到僇加那居然这么快追来。

同一刻,整个大殿内完全黑暗下来,恢复了方邃最初进来时的幽暗无光,目力无法极远。

方邃倏生感应,转头看去,不远处那邪恶生物化身出世的石瓮,已经神秘消失。

赫勒柔月,是她不知以什么办法,悄然取走了石瓮。

陡然间,有一阵轻微的开合音响起。

方邃听音辨位,立时判断出,是自己先前看过的那面纪录着许多文字的石碑,传来移动的声音,心中明白过来,赫勒柔月显然对这处史前遗迹建筑非常熟悉,来去自如。

她利用殿内黑暗,方邃将注意力集中在突然出现的僇加那身上时,进入殿内拿走了石瓮,又开启隐秘通道,离开大殿。

方邃心中迅速闪过一个念头,暗忖此殿处处诡异,实在不宜久留,还是离开为上。

在神祭司僇加那飘身入殿的同一刻,方邃迅速收回亡灵木乃伊,随在赫勒柔月之后,闪入其开启的碑文后的密道内,也离开了这座史前遗迹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