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143章 时空彼端的影像

第一百四十三章 时空彼端的影像

就算这新形成的影像上,出现再是不可思议,甚或神魔的画面,对此刻连见异事的方邃来说,都不会感觉太意外。@,

但那星芒闪灿,秘力交织而成的影像上,偏偏出现的是一个年轻轻的娇俏女子。

这可颇出方邃意料,让他心生诧然。

这女子是谁?事情的变化有些意外,却更说明它的不寻常。

方邃打量着影像中的女子,她有二十左右年纪,甚或更小些,穿一身古典式样的蓝百双色衫裙,身躯玲珑有致,体态婉约曼妙,足蹬一双洁白小靴,又显出一丝生动来。

她的面容秀美无瑕,肤色如玉,胜似霜雪,俏脸上线条伏起,轮廓分明,像是钟万物之灵性而成,洁美的额头下,是一双黑的直接而澄澈的眸子,不染尘埃,明月般皎洁清冷。

这女子容颜之美,在方邃所遇女子中,只有纪瑶可与之媲美而不显半分逊色,但两人却又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纪瑶的容貌气质,是凌驾于尘世之上的,有种任何言语也难以尽述的飘渺,如同入世神女,与她相对时,需要莫大的勇气,才能保持心绪的平静,不至惶然失措。

而眼前女子,同样有着无与伦比的美丽,但在光采四射之余,却是另一种譬如璀璨星空般,会让人在仰望其闪灿的神采时,心生惊艳,感叹造物主的神奇之手,居然缔造出如此完美的生命。

如果说纪瑶的气质是出世的,那眼前女子则与她相反,是一种天外明月般,虽然高挂苍穹上,却能被人每日仰望得见的入世之美。

见到如此容色的女子,总是让人心生赞叹的。方邃注视之余,心中亦升起一种莫名愉悦的情绪。

此时,这画面中美艳不可方物的少女,眸韵流转,水盈盈的动人,娇俏而棱角分明的小嘴微微张开。露出一个稍显惊讶的表情。

显然,通过阵纹交织的画面,骤然与方邃面面相对,让她也有些意外。

“呵!你是谁?”少女的声音若如清泉,干净而甜美,透过画面传来。

方邃心中再感意外,他原本以为这女子的画面,是生命之母遨游宇宙过程中,曾经记录下来的某一片段影像。只是在此刻投映显现出来罢了。

在女子开口说话前,方邃可没想到,她并非生命之母中贮存的影像,而是能够与他相对交谈,现实存在的‘活’人。

这说明眼前女子,实际上是与他处在同一时间维度上,绝不是生命之母所显,曾经遨游宇宙过程中贮存的记忆画面。

方邃压下心中的一丝波澜。想了一下才道:“我叫方邃!你又是谁?怎么会出现在生命之母显现的画面里。”

女子歪了歪小脑袋,如瀑散垂的长发缎子般黑亮。轻轻拂舞,面上忽然露出兴趣盎然的神色,喜孜孜地扬了扬手中一个罗盘样,古拙异常的银色器物,道:“这是时空之轮,我研究它的时候。莫名就开启了时空对接的阵纹,彼端显现出你啊!很有趣是不是?”

方邃暗忖她手中的东西,必是一种蕴存时空力量,连接空间坐标的器物,应该是因为生命之母本身正在发生变化。星辰之力交织,不知为何,与这时空之轮产生了某种感应,致使出现眼前这跨越时空,影像对接的神奇一幕。

这般分析来看,眼前的画面对接,很可能是一次偶然的意外?

如此说来,这少女定是某一方未知星域的智慧生命,而且很可能是人类!若然分析无误,这就是个再好不过,能够趁机了解宇宙文明的机会。

方邃精神陡振,一时间放弃了关注另一幅显现生命之母外,那颗硕大星辰画面的目光,专注打量着眼前画面中的女子。

她看起来是处在一个庞大的殿宇内,姿态闲适,周边一片安逸,画面中能看见的几件装饰物,都古香古色,没有过多的修饰痕迹,显得天然淳朴。

“你可以叫我夜婵。”女子的声音从画面彼端再次传来。

方邃心忖道:“这名字也是古意盈然。”

他脑中念头连动时,画面彼端的夜婵,目中也露出沉吟的神色,徐徐道:“你先前问我的画面,为什么出现在生命之母上,这么说,你现在是身处在生命之母的星图空间里?”

这夜婵竟似知道生命之母的存在。

只听她又道:“你是被生命之母强行摄取进入其中的生命,还是因为感到原本所在天地过于狭小,自愿登临生命之母,想要借机离开原本所在的天地?”

方邃心中倏地生出一丝警觉,这女子因其倾世的姿色,很容易让人忽视了她的其他方面,在和她相处时,自然的防松戒备。

其实她先后两次出言,已经显出其见微知著的思考能力,她的猜测询问,与方邃离开地球的情况完全吻合,可见她洞察人心的智慧。

方邃面上波澜不起的道:“我是自愿登临生命之母。”

夜婵阖动双目,轻吁出一口气,这样简单的动作,在她做来,竟有种触及人心的美感。

她看向方邃,淡淡道:“你所在生命之母,是不是出了问题?而你正在寻找从中出来的办法?”

方邃心里小吃了一惊,愈发感到这女子的不简单,他心中起了警觉之心,说话便简洁起来,不想透漏更多讯息,道:“不错。”

夜婵又黑又密,微微上翘的睫毛上下忽闪,目中蕴着一丝笑意,像是看出了方邃心中的顾忌,解释道:“你不必对我心存防备,我们远隔时空两端,并没有任何利害关系,我又不是以残害人命为乐的邪魔,所以丝毫没有害你的动机,再则我们同是人族,本该互相帮助才对,不是吗?”

又道:“你的处境并不难猜,只从你能出现在生命之母的核心区域,就知道它必然出了问题,否则防御阵纹全开,其内杀机密布,你以刚走出己身所在世界,登临生命之母的实力,是不可能进入生命之母核心区域的。”

方邃情不自禁的再赞一声,这夜婵短短数语,从情与理两方面阐述清楚两人现时的关系,所言又语意真诚,确有非常强的说服力。

夜婵眸光流转,通过画面打量方邃所在生命之母空间中的情景,片刻后续道:“我先向你表示下善意好了,你告诉我,你现在所在的生命之母一共有几层?”

“九层!”

“九层......那就该是至少六阶以上的生命之母了......”夜婵思索中低语着,她抬手拢了拢秀发,自言自语的道:“六阶以上的生命之母,竟然会出问题,被摧毁了防御阵纹......嗯!这只可能是生命之母在遨游星宇的过程中,收摄了不该收摄的东西,被人从内部摧毁,这才可能造成现在的情况。”

方邃目中光芒一闪而逝,这女子的分析,精准至极,和他依据生命之母中发生的情况,做出的判断几乎一致。

不同的是,夜婵并未亲身来到生命之母,仅从观察的现象和推断分析,就得出结论,且准确无误。如此过人的判断力,实在让人心生惊艳,她确是得到上苍的厚爱,不但容貌完美,还有着足以匹配的智慧。

方邃转念又想道:“原来巴斯特早前认为这生命之母是四阶以上的判断是错的,这女子对生命之母明显有所了解,知道生命之母的层数后,就断定它是六阶以上的级数.......”

就在这时,方邃忽然发现面前另一幅显示着生命之母外的太空画面上,出现了新的变化!

(下章在零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