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168章 遇袭

第一百六十八章 遇袭

方邃只来的及喊出一声,“小心!”惊人的变化已然来袭。

飞雪飘落的黑暗夜幕掩映下,就在这喧闹的紫环城长街上,有一道人影,竟从地下冲出,那大地如同水面无声侧分开阖,这人影以不可形容的奇速出现,寒光一闪,一个和方邃同行的骑士殿伙伴在措手不及下,连反抗的机会也没有,就猝然遇袭倒地。

他具体遭到了怎样的伤害,包括方邃在内的周边几人都来不及看,连串惊变接踵而至。

同一刻,街道两旁的建筑物之后,又有两道影子扑出。与从地下出现的人影,一共三人,一下两上,交织成一个三角形的杀阵。

这三道人影速度迅快轻灵到极点。他们就像一个专职猎杀的小队伍,三人所采取的方位,出现的方式,乃至出手袭击的动作,都行云流水般无懈可击,就仿佛事前操练了无数次。

倏那间,方邃一行就陷入莫大的险境里。

那后出现的两人,凌空洒落一张大网一样的蓝色雾气,连同周边数丈内的行人一起笼罩在内,可见这一组杀手的无所顾忌和为达目的的不择手段。

当那蓝色雾气罩落下来,周边的虚空宛若被冻结了,变得粘稠以极,方邃等人立即移动艰难。

如此精心布设,环环相扣的杀戮手段,方邃还是首次遇上。

但往往越是危机的时候,越是考验一个人心智的时候,方邃此时便显出他与众不同的心性来,任是谁遇到眼前的情况。正常的第一反应,都应该是先全速退出对方的伏击范围,之后再想对策。

方邃在这一瞬,想到的却是对方既然精心设下杀局,则断然没有让人轻易逃出去的道理。而且。他还生出一种隐约的感应,就是黑暗中藏着第四个杀手,这是一个极大的不可测因素,若是冒然避退,更大的可能,反而是坠入对方隐藏者的伏中。将要面对的局面,比现在还糟糕。

这个念头,在方邃心中闪电般划过,他展现出远超常人的冷静,不但未退。还逆其道而行,悍然选择迎向那从地下窜出,伤了一人后正往自己扑来的杀手。

方邃以手为刀,刹那间掌缘化出千百种兵器的虚影,随后浑融为一道蕴含兵之真谛的无上刀锋,顺势挥出。

方邃这一下不退反进,遇险后的第一反应,居然选择迎上来对攻硬拼。此举看似有勇无谋,其实恰恰相反,蕴含着莫大的智慧与勇武於其中。

显然。对方非常意料,以至于即将和方邃短兵相接的刹那,那浑身笼罩在黑暗里的对手,若有如无的发出了一声轻‘咦’!

下一瞬,双方的攻势碰撞,两道力量诡异的相对泯灭。没有一丝扩散,但却传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此番碰撞后。按方邃表现出来的勇武无畏,他接下来最可能的反应。当是继续抢前进攻。

但他偏偏再次做出让人意料外的选择,倏然借势飘退,轨迹玄妙,就像天空中正坠落的雪花般轻盈,划出一道符合某种天地至理的弧线,以根本无法预估的落点,鸟迹鱼痕一样的身法,破开周边的重重阻力,最终落在数丈开外。

方邃就依仗这遇袭刹那的连番诡变,以超出常人的应对方式,为自己争取到宝贵无比的片刻喘息之机。

在与对手短暂接触后,方邃心中也是凛然微惊,和对手碰撞的一瞬,曾有一股阴幽的力量,侵入他体内。

这股入体的力量,蕴含着一种强大的杀伤力,一击之下,就险些让方邃吐血受伤。

最终还是识海内的骄阳连续震动,流转出无上火力,在体内循环数周,才将这股力量消融。这对手之强,实是方邃出道以来所遇最强的一个。

然而方邃毅然无惧,他的双眸闪过慑人的锋芒与战火,五指轻托,一道幽暗的光华,凌空交织,倏然化作一轮幽月升空,光耀大地。

方邃的反击,即将全面展开。

“啊!”就在此时,另一侧有一声惨叫响起。

是又一个骑士殿的同行伙伴,被凌空落下的两道黑影,联手祭出一条鱼线般纤细锋利的黑光所绞杀,头颅滚落在地,死不瞑目,失了头颅的魁伟身躯,砰然栽倒,颈部鲜血泉喷,惨不可睹。

这短短不足呼吸时间的接触,方邃一方已有两人身死,而且这骤然而至的一战,还是发生在长街上,周边人流如织,除了方邃一方两人遇劫外,街上另有数个无关之人,也遭受无妄之灾,同样在纷乱中倒在血泊里惨死。

交战至此,对方始终未露真容,也不知是哪方人马,手段如此狠辣。

己方连死两人,方邃心中的震怒可想而知,他手中化衍出一轮幽月的同时,还以己身站立处为中心,祭出了更强横的手段。

但见周边的大地,迅速蒙上一层幽暗的气息,一方神土的虚影出世。

显然,方邃是要施展出神土大地的手段,掌控周边土地,准备大干一场,与来袭者浴血搏杀。

然而就在此刻,那三个袭杀者,惊人一致的腾身而起,蓦地冲上街道两边的建筑,犹如来时一样突兀离开,竟是一击不中,立即远扬,深得刺客之道的精髓。

顿时间,杀机沸腾,术法连出的方邃,生出一拳打在空处的难过感觉。

同一刻,他还察觉到那隐身暗处,始终没真正出现的刺客的气息,也悄然如水般退走远去。

方邃哪能甘心就此罢手,他轰然轻喝,周身力量爆发,虚空中陡然显出一道金灿灿的闪电,光芒划破了夜色的黑暗,精准之极,神乎其技的追击劈落在分散离去的其中一个已在十数丈外的袭击者上方。

那袭击者也是了得,反应绝快,闪身避过,没有任何停顿,继续遁离。但遂即虚空中又有金光闪现,这次是荷鲁斯神鹰出世,忽视了空间与距离的阻碍,毫无征兆的现身在这个袭击者身畔,双爪抓向其头顶。

这刺客避无可避下,仍然闷声不吭,从指端刺出一道光芒迎击荷鲁斯神鹰,可这时方邃早就蓄势待发的一轮幽月中,分化出一点亮芒,随之破空袭至。

喀嚓!

那刺客危机之时,周身弥漫出汹涌的黑雾,成功挡住了月芒的照耀,却被荷鲁斯神鹰趁势下压,双爪如剑,洞穿了额头。

这刺客终被毙于爪下。

下一刹那,荷鲁斯神鹰双翅扇动,消失不见。

方邃目中厉色逼人,轻轻吁出一口气,至此时,街上众人才来得及从这一连串电光石火的变故里反应过来,骇然惊呼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方邃转头向辛佳罗和独眼儿看去,正要开口说话,忽地面色再变,他眼前虚空中,倏然穿出一只手,翻手向他当头拍来。

方邃转念就反应过来,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人,始终都没走,他刚才是故意传出已经离开的一种气息假象,实则依然蛰伏在暗处,直到方邃以为危机已过,心里稍有松懈的这一刻,这暗中人才把握机会,突施杀手,再次来袭。

不得不说,暗中蛰伏者对于时机上的把握,精准而老辣。

这袭来的一只手,蓄满了一股苍劲无匹,隐隐超越了一阶层级的强大力量,手上筋骨盘结如龙,蕴藏着拍碎山川,震裂大地的浩然威能。

这只手一出现,立即充斥在方邃整个视野与意识之内,似可遮天。显然,这手中还蕴含着极强的精神力量,将方邃紧紧锁定,不可躲避。这一击实有必杀之势。

在这生死时刻,方邃目中反射出来的,是冰雪般的冷静与沉着。

他的眉心猛地燃亮起来,光芒恢弘,如果有人能在这时候透视方邃的识海,定可发现,他识海内那轮黄金骄阳,正发出前所未有的盛烈光潮。

那骄阳内蔓延出一缕火焰,即像是一道明艳燃烧的流光霹雳,又像一道火焰长河。轰的一声,这道火焰从方邃眉心冲出,化作一轮初生骄阳,日照晴空,撞击在来袭的一只手上。

喀嚓!

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的轻响传来,那袭来的一只手,被骄阳抵住,它封禁虚空的庞大压力在缓缓减弱,掌心处,还出现一片被焚烧的痕迹,焦黑龟裂,冒着轻烟。

方邃趁机动如电掣的退出了十丈开外,彻底躲过这偷袭而来,蕴含必杀之势的巨手笼罩范围。

虚空中,似有一声冰寒的冷哼响起,那手掌徐徐隐入虚空消失,无影无痕。

长街上的人踪喧闹起来,紫环星城的守城兵将,在一个中年将领带队下,正在急速赶过来。

方邃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满是冷汗。

再次看向辛佳罗和独眼儿绿巨,这两个家伙也受了伤,身上血水流淌,好在并不致命。再看另一侧,地上倒着两具尸骸。不久前,他们还和方邃同行笑闹。

方邃心中愤然大怒,这暗中袭击者是谁?

他看向远处被荷鲁斯神鹰猎杀后,唯一留下的刺客尸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