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220章 诡异黑巫术

第二百二十章 诡异黑巫术

废墟之城偏北位置。

方邃仍是以薄雾环身,在视觉上像是消失了一样,隐藏着自己,遥遥追着撒奥和奥凯特二人离去的方向,谨慎前行。

巴斯特在方邃肩头坐的稳如山峦,猫头四顾,乌溜溜的眼珠子,不断映射出一幅幅片段画面,竟似是可以透射周边的建筑物,看到一座座建筑物之后隐藏的情景。

这显然是巴斯特催发了一种前所未见的异术。

在这强手林立,危机处处的废墟之城里,巴斯特展现出异于往常的警觉性,洞察着周边的一切变化。

它打量周边的同时询问道:“上主先前不是说不追那奥凯特二人吗?怎么又追了?”

小心的躲避着在废墟之城内,随处可见,处处散布徘徊的诸多毒兽,方邃传念回应道:“当时若是追,他们警觉性很高,又随时可能会有接应,稍有错失,就轮到我们陷入被动。现在追,一是他们不会想到我当时没有动静,反而会在错过最佳时机后才动念来追,因此更具隐蔽性。”

又道:“更重要的是,先前没有生命卷轴,在这城中追逐他们,必然动静不小,万一被某些强大的毒兽盯上,太过危险。现在有了生命卷轴,就有了抵御这里的邪毒力量的资本,追他们的危险小上许多,所以先前不追,但这时候可以。”

巴斯特道:“那目的呢?”

方邃随口道:“目的倒是简单,既然已经和神话小队结了仇,自然要去了解一下他们的实力如何,才好筹措应对之法。争取主动。”

他话音刚落,忽地皱了皱眉,沉吟了片刻后道:

“在先前开战的时候,我就曾生出一种有人躲在暗处旁观的感觉,现在这种感觉。仍然若隐若现,应该是有人蛰伏在暗处窥伺无疑。”

巴斯特道:“需要动用狩猎之镜吗?”

方邃想了想才道:“嗯,以狩猎之镜探查周边的情况,最是简单精准,巨细无遗,是最好的选择。但此次废墟之城的修为测试。一举一动都被人看的清清楚楚,狩猎之镜这种东西,还是不要拿出来的好,你在暗中催动镜子的搜寻之能,找找是谁在跟踪咱们。”

“巴斯特你弄清楚这狩猎之镜的全部效用了吗?”方邃腾身而起。从一条破损的裂缝位置,凌空穿入一座建筑内部,同时再次开口问道。

方邃窜入的位置,是这座建筑的第三层,处于一个小厅内,周边光线昏暗,一片寂静。

那狩猎之镜自从到手后,一直被巴斯特使用。寻常时候,都被这猫货将镜子缩小后,藏在胸前茂密的长毛里。外表一点看不出来。

这时巴斯特得了方邃命令,一边暗暗催动镜子运转,一边传念回应道:

“狩猎之镜完整时是一件神器,功用玄奇奥妙,有狩猎神魔的强大威能,到了本神猫手里的时间不长。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咱们得到的这块破损镜片。只对一阶和二阶修者的狩猎效果较好,再往上。便效用大降,很难对目标形成影响。”

方邃打量着周围,确定这座小厅内暂时没有危险,便决定在这里短暂驻留。回应道:“这镜子破损后还能对一阶和二阶修者,保持着狩猎效果,已经要算是非常惊人。月采青,云天稷之流,想要找到这镜子的其他碎片,显然是要将镜子碎片合起来,增加镜子的威能了。”

“有了。”巴斯特催动镜子,已经搜寻到周边范围内是谁潜藏在暗处。

方邃的意识里,顿时映现出一幅幅狩猎之镜搜寻到的情景画面。

他逐一查看下,有些意外的低语道:“原来徘徊在周围的不止一个人......看来想跟着撒奥二人的气息,去探查一下神话小队的事情,要暂时搁置了。”

原来巴斯特通过狩猎之镜传过来的画面里,竟是先后显出了沙武都、列严,甚至还有月采青的身影。

这几人显然都是通过铭牌显示的通告讯息,得知了方邃能够格杀周燎这样的二阶人物,对他的战力起了警觉之心,因此都赶到废墟之城北部,在搜寻他的踪迹。

这几个对手,此时皆在周边数十里范围内徘徊。

方邃正在通过狩猎之镜显现的画面,关注沙武都的动向。

沙武都暗藏在方邃身后颇为遥远的距离,他穿了一身古拙的暗绿色长袍,面容冷冽,身形精瘦,但气息锋利,有一股利剑刺物般的杀意,在其周身隐隐发散出来,使他给人的观感,显得异常阴鸷。

沙武都这时正在手中化出一个镜像法术,紧紧注视着其中显现出来的画面。

方邃先前心生感应,觉得有人在暗处窥伺,就是因为这沙武都的原因。

狩猎之镜搜寻周边的能力,非常诡秘隐晦,沙武都应该还不知道自己跟踪方邃的事情,已经被发现,他手中的镜像术法中,显示的正是方邃此刻存身的建筑的外部画面。

沙武都低沉的笑了笑,轻蔑道:“把这方邃当做一只老鼠,慢慢戏弄一番,倒也有趣。我不妨给他点恐吓,让他感觉到危机四伏,令其惶惶不安,最终再出面杀他......”

方邃对于这时候双方都在通过画面监控对方的一幕,颇感好笑,观察了沙武都之后,又将念头转开,查看狩猎之镜传送过来的另一幅画面。

那副画面上,共有数人之多,一起立身在一处建筑顶端的平台上,几人都是目芒吞吐,气势不凡。

他们的共同点,是都穿着一身黑色的袍服,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而且他们的衣服后面,皆有一个尖顶的帽子,看起来颇为诡异。

方邃自语道:“这是黑巫师协会的队伍,列严竟是带了不少人来追查我的踪迹。”

那黑巫师协会的队伍里,为首者有两个,都是二阶高手,一个自然是脸孔狭长的列严,另一人则是个面色惨白,枯竹竿一般的青年,眼瞳中发出绿油油的诡异光芒,显然是修行着某种邪恶的巫术神通,气息瘆人。

此时这绿瞳青年对身畔的列严道:“你想搜寻的目标叫方邃?”

列严客气道:“不错,正要借助阴兄搜天查地的巫术能力,找出他的踪迹,此子战力日益增长,已经到了非杀他不可的地步。”

那阴姓青年发出一声冷冰冰的怪笑,口气极大的道:“你让我来相助,只为了杀一个一阶之人,倒是颇为可笑。你放心好了,一阶的修者,不可能逃的过我的追查,片刻后就可将他找出来。”

这青年话罢,开口吐出一道黑气,其中载浮载沉的起伏着一张像是人皮一样的邪戾东西。那皮上以鲜血祭刻着繁杂的符号,闪闪明灭,弥漫着让人感觉阴森胆寒的波动。

阴姓青年对列严道:“你对着我这人皮鬼血祭炼而成巫图,存想那方邃的面貌,默念他的名字,我来催动巫术,自可查找到他的位置。”

列严点头依言而行,来到那人皮血图之前,将念头延伸进入其中。

下一刻,那人皮上光芒翻腾,其内像是正在蕴生着一个血色的混沌世界。

阴姓青年在一旁低声吟诵,不断的从手中打出一枚枚绿色的咒纹,助长那人皮的威力。

很快,人皮上就有血色纹路流转,最终衍化出一只黑幽幽的眸子,内藏血瞳,闪闪阖动,慑人至极。

阴姓青年厉喝一声道:“这只眼睛叫做黑巫摄魂眼,专善搜人查物,其中又有千万怨灵的纷杂精神力量,共织而成的一股邪力,因此一旦有人被这只眼睛注视,立即就要受到邪力侵袭,这眼睛一出,那方邃不但无处可躲,而且还要被这眼睛慑夺魂魄,拘役而来。”

阴姓青年随即伸手一指,那人皮上的恐怖眼睛,立即化成实物,凌空飘出,一闪融入虚空中消失。

仅是呼吸时间之后,远在数十里外的方邃面色微变,闪电般抬头,立即看见自己上方的虚空生出水纹般的涟漪,有一只漆黑的眸子凭空生成,无声显现而出,冷冷的注视着自己。

那阴姓青年先前触发邪门巫术,追查自己的踪迹,方邃已经从狩猎之镜中系数得见,却没想到这东西如此邪门,真就凭借一种虚无缥缈的诡秘力量,在顷刻间查找到自己的位置。

在这眼睛出现的一刻,方邃心中警兆大作。

那诡异的眼睛定定注视着方邃,其中散布出一股秘力,确是有着侵袭方邃神识的能力。

刹那间,方邃的精神受其影响,稍有恍惚之际,那诡异的眼睛立即生出感应,邪光大盛,其中延伸出两道黑色的锁链,竟而探入了方邃的额头之内。

这一幕十分诡异,方邃像是被施展了定身咒一样,面色稍显迷茫,一动不动。

下一刻,那锁链开始回收,似是要拉出方邃的魂魄,将他彻底拘禁囚役。

而方邃的身体,也在身不由己的被这魂索拖拽着,往那眼睛靠近过去。

此时那巫术之眼下方,又显现出一条黑暗的通道,弥漫着空间波动,是一条短途传送通道,要将方邃拖入其中,带到那阴姓青年和列严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