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221章 吓死本神猫了

第二百二十一章 吓死本神猫了

形势骤然危机起来。

方邃无知无觉的被拖拽而行,即将走到诡异的黑巫摄魂眼下方。

在数十里之外,阴姓青年面前的人皮上,血色纹路流转着,将摄魂眼拘禁方邃的一幕,清晰的显现出来。

阴姓青年一副不出所料的神情:“我早就说过,你让我来对付一阶之人,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此人一阶的力量,断然抵御不了摄魂眼的束缚,真是不堪一击。”

列严笑道:“早听说阴兄的黑巫术诡秘难防,是我黑巫术协会公认的巫术天才,今日一见当真让人佩服,有阴兄出手,这方邃还真不是你一击之敌,竟被阴兄的奇术隔空摄拿。”

阴姓青年再次瞥了一眼显示着方邃正被束缚的人皮画面,淡然道:

“对付个一阶修者有何值得称道之处,这人在一阶里可能还算不错,但毕竟是一阶,我出手对付他,自然轻松.......咦!”

阴姓青年话音未落,面上稍稍显出些意外之色。

但见那人皮显示的画面上,方邃竟然迟疑起来,缓缓停住了脚步,束缚着他的两道摄魂锁链,再无法拖着他前进,而且在剧烈颤动,似乎即将被方邃挣脱。

阴姓青年面色一沉,嘿然轻喝道:“被我捉了,哪有这么容易挣脱。”他喝声出口,手中陡然升起一团绿色火焰,抖手打在面前的人皮上。

下一刻,这绿色火焰,透过人皮,隔空传送至数十里外,从那诡异的摄魂眼的血色瞳孔中飘出,顺着两道锁链。送入方邃额头内。

方邃的挣扎立即停止了,重新被锁链束缚拘禁。

但是随后又有一桩奇怪现象出现,便是方邃虽然停止了挣动,却再不往前移动半步,任那摄魂眼异芒大作,以及两道穿入他额头的法力锁链拖拽震动。他都静静站在那里,再不往摄魂眼下方的传送通道靠近。

阴姓青年目光闪了闪,道:“这方邃倒是有些道行,居然能在一定程度上,抵御摄魂眼的精神侵袭,虽被制住,潜意识中却没有放弃抵抗,仍然想摆脱摄魂眼对他的控制,嘿嘿。”

列严道:“阴兄还有何法可施。能将这方邃拘役过来?”

阴姓青年好整以暇的道:“我只需结出一枚巫术血印,打入他额头即可让他再不得翻身。”

看了列严一眼,又道:“也罢!我亲自过去,将他带过来。”

说完伸手一指,那人皮立即铺张开来,迅速变大,一股戾气弥漫,皮上中央位置有一点黑暗扩散。拉伸开来,最终也衍生出一个传送通道。和另外一端摄魂眼下的通道彼此对接,走入其中,就可以在方邃那一端出现。

阴姓青年正准备走入其中,他身后一个黑巫师协会的消瘦男子上前一步,讨好道:“阴少,不如让我去吧。牵引个被束缚了神魂的人,怎么敢劳动你亲自去。”

阴姓青年唔了一声:“也好。”随即从指端逼出一滴血液,以血液凌空描画,眨眼即结出一个在红、黑、绿三色间不断变幻的古怪术印,形若一枚符号。交给属下一身黑衫的消瘦男子道:“你将这一滴血印打在那方邃额头,他便再无反抗之力。”

男子答应一声,转身走入人皮拉伸出来的通道内,转眼从通道彼端走出,来到方邃眼前。

这男子看着呆呆站在那里,被控制了神魂后,双目闭合的方邃,低低咒骂一句,“蠢货,既然被摄了神魂,还不乖乖过去,妄想挣扎,能有什么用处。”言罢翻手将手中血印打向方邃额头。

出人意料的变化,就在此刻出现。

始终静静站在那里的方邃,猛地睁开了被锁链穿入额头后,始终紧闭的眼睛。

嗤!

刹那间,方邃的双眼内,吞吐出两缕骄阳般盛烈的金芒,仿佛将虚空都焚烧点燃,冒起了缕缕白烟。

那男子兀然见到方邃睁开眼睛,实实在在的吓了一大跳,完全没有预料到。

就听方邃开口道:“你们那边人多,我就不去了。原本想引个有分量的过来,却来了你这么个小虾米,算你倒霉。”

他话音出口的同一瞬,翻手而出,啪的一声,这一下变化既突然,方邃出手又快如闪电,轨迹飘忽玄奥,那男子果然倒霉,被方邃出手拍中额头,瞬间即死。

方邃并不罢手,爆喝一声,周身都在此刻燃起一层金灿灿的太阳神火,如同火焰神祇降世。

他的额头位置,金光与火焰交织,一轮骄阳虚影滚动而出,隆隆作响,沿着穿入他额头的两道锁链,逆行而上,顷刻间,这一轮光芒万丈的骄阳虚影,蔓延至诡异的摄魂眼上。

‘轰’!

那摄魂眼完全被点燃,眨眼被烧成虚无。

这门邪恶术法被破解的点滴不剩。

变化至此,依然没有结束。

那一轮骄阳挟着滔天火力,威势扩张,继而又滚入了传送通道里,连带通道彼端的人皮,也被点燃。

这一切变化说来繁杂,实则都在方邃睁开眼睛的同一刻发生。

阴姓青年面色倏变,双手带起片片幻影,接连祭出一缕缕阴寒的绿色气息,才将那人皮上蔓延而至的金色火焰浇灭,但人皮已经破损严重,中间出现了一个大窟窿,近乎报废。

传送通道随即崩溃泯灭。

在最后一刻,列严通过即将泯灭的传送通道,看见彼端的方邃双目熠熠,目芒穿透了空间的阻碍,与他冷冷的对视了一眼。

这一刻的方邃,目光里蓄满了如同神魔般的威严,让人不敢逼视,盛若骄阳,普照大地。

下一刹那,敌我双方各自所在的位置都平静下来,一切异常消失。

列严这边。阴姓青年手上拿着破损的人皮,面色铁青,一抹凶厉之色在他脸上忽隐忽现。

周边一众黑巫师协会之人,个个噤若寒蝉,这阴姓青年的狠毒残忍,在黑巫师协会里也是凶名卓著。人人惊惧。

片刻后,阴姓青年突然阴恻恻的道:“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遇到敢反抗我的猎物了,待我抓住这方邃,定要将他体内每一寸油水都炼出来,活活把他炼成一副巫骨。桀桀.....”

周边一众黑巫师协会之人同时在心下暗叹一声,这方邃算是完了,想来不久以后,必要受尽酷刑,被这阴姓青年折磨致死。

废墟之城内寒冷的狂风吹拂着。天空中一片阴暗,入目的一切都是雾蒙蒙的模样。

参加这次死亡游戏测试的无数修者,都在为各自的目的拼搏努力。

方邃结出骄阳圣火焚毁了人皮,算是隔空和阴姓青年交了一次手,破了其邪门术法后,他站在原地,面上显出思索的神色。

他肩头位置,自从摄魂眼出现时。就隐藏起来的巴斯特,这时重新出现。显出个极为人性化的动作,以猫爪子拍了拍自己毛绒绒的额头,道:“刚才还以为你真被那东西摄了魂魄,吓死本神猫了。”

方邃失笑道:“有那么一瞬间,还真是感觉精神有些恍惚,但我的识海里可是燃烧着一轮骄阳啊。那两条锁链一延伸进我额头,立即就被骄阳烧了个干干净净。之后我被那魂索拖着往前走,则是完全在演戏了。”

巴斯特翻个猫式白眼,没做声。

方邃的眸子,在这处残损建筑内的昏暗里。闪烁着湛然的神采,沉吟道:“巴斯特你说那阴姓青年的邪门巫术摄魂眼,凭什么能精准的找到我......”

巴斯特想了想道:“这个应该主要是借助他那张祭炼出来的古怪人皮,现在被你烧坏了,他短时间内,应该再没有办法找到我们才对。”

方邃道:“嗯,不过这黑巫师的古怪术法,倒是真邪门,以后遇上了小心些。”

又近似自言自语的道:“列严和沙武都皆是二阶,现在还要算上阴姓青年,也是二阶.....这形势可不太妙啊.......”话罢不等巴斯特再出声,倏地腾身而起,化作一抹青烟,出了这处短暂存身的建筑,转眼融入废墟之城的薄雾里消失。

茶盏时间后,方邃动如灵猫,无声无息的飘身上了另一座建筑顶端,居然姿态悠闲的坐了下来。

奇妙的是,就在方邃现身於这处建筑顶端不久后,从建筑的另一端,也是倏忽间飘上来一个人。

这一幕看起来,倒像是方邃和这人约好了在这里碰头一样。

实际上当然并非如此,而是方邃通过狩猎之镜的影像,搜寻到了这人的位置,从其移动方向,判断出此人会经过这处建筑,所以提前在此等待。

那人登上这处建筑顶端,本是路过,意外看见方邃大模大样的坐在前方,也是一愣,但只是一瞬间,这人就嫣然笑道:“呦!方邃你寻上门来堵我,是想要报复我上次袭击你的仇怨吗?”

这人穿了一身水绿色长裙,肤色白皙,生的千娇百媚,足上穿一双与裙色相同的绣鞋,愈显双足的秀美小巧,面上眸韵流盼,长长的睫毛忽闪阖动,一双剪水般的眸子,尽是妩媚之意,姿容之佳,直追纪瑶那一级数,称得上容颜绝世。

这女子是月采青。

方邃自从坐下后,一直在遥望苍穹上那一轮长挂不坠的残月,这时也未曾转头,平静道:“我来不是想和你开战的,嗯,至少现在不是。”

月采青眸子微转,一丝疑惑之色一现即逝。她亦是智力超卓的人物,略作思虑即目光微亮,若有所悟的道:“那你是什么意思,说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