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302章 能清静些

第三百零二章 能清静些

很快,仙音阁的楼船穿过了洁白色的云层,驶出了浩海星,进入茫茫深远,黑暗无垠的太空。

五方域范围内,面积广袤无际;有些生命源星间的距离,要以千百万光年来计算,只有通过超远距离的主城传送才可以往来,但也有些生命源星距离相对近些,并不需要进行昂贵的传送。

仙音阁的楼船,此时破空在天外行进,便是因为下一处目的地,距离并不太远,通过星空航行就可以在数日内到达。

方邃四人登船后,被安排在总共七层的舱楼的第二层的一处舱室内。

月采青和三人打个招呼,随后选了个独立房间,立即进入修行状态。

她最近力量增长,继钟十三之后,也已经逼近了三阶大关。

其实在没有获得狩猎之镜以前,月采青就是三阶修者,得了狩猎之镜后,她选择重头修行,再铸根基;和方邃组队时,已经是二阶巅峰层次。

又经过这些时日的积累,她此时即将破关三阶也就变的顺理成章。

而且她此番是在重修的情况下,再次突破三阶,根基远比常人雄浑的多,方邃估计月采青此次再入三阶,很可能直接冲入三阶中品,若是在突破时再吸收神力结晶中的力量,说不定跃升至三阶后期,也有可能。

月采青临近突破,故此稍有空闲,便用来静坐温养周身力量,调整状态,在等待一个最佳的时机,好一举破关。

分给方邃四人的楼船舱室,房间不算大,但四人居住其中倒也不拥挤。

这艘归属于听潮仙音阁麾下妙音仙子的楼船内部。布置典雅;船上种植了不少草木花树,色彩缤纷,清香袭人;更有小溪流水穿插其间,在船上各处婉转流淌;整个船内,俨然便是一处花园的样式,走在其中竟有几分曲径通幽。一步一景的观感,绝非寻常想象中廊道穿插,布置的千篇一律的船舰模样。

方邃四人所在房间,只是船上的普通居室,但也布置的清新雅致,屋内的风格接近古典的东方风韵,木质的舱室侧壁上悬挂着山水画卷。室内中央,有一株盆栽的小树,叶片晶莹。绿如翡翠,散布着淡淡的灵雾,弥漫室内,利于修行。

月采青去静坐修行后,方邃三人聚在一起交流修行经验,不过多久便有人来通告,说是召集众人到更上一层聚集,分派各个队伍在船上的司职。

蒂娜不愿意去听那船上的首领罗飞啰嗦。选择留在室内,也准备修行一番。

方邃留下阿努比斯守护修行中的月采青和蒂娜。遂和钟十三两人出门,往上一层走去。

两人从二层上行,不久后穿廊过道的来到第三层一个宽敞的主厅内。

那召集众人上来聚集的罗飞派头极大,这时候本着重要人物后出场的原则,他还不见踪迹。不过船上新招募的两百个护卫,却大多已经到了。分成一个个小圈子,在厅内三两聚集的说着话。

这两百个护卫,分别归属于七八个队伍。由于登船前被几个相对大些的队伍联合排挤过,所以真正能登上船的人,基本上也就是归属于这几个联合起来的队伍内的人。

这几支队伍中。有一个便是曾经遣人来排挤方邃四人,却被钟十三出手狠狠教训了一顿的队伍。

这队伍的首领,是个消瘦的中年男子,叫做尤萨,一头褐色卷发,上船后曾经面色阴狠的隔空指了指方邃四人,意思是事情还没完。

此时尤萨也在这厅内,看见方邃二人走入,面上闪过一丝不屑。

方邃自然看见了尤萨,颇有些无奈会受到这样的人的纠缠挑衅,轻轻摇了摇头。

那尤萨扫了方邃一眼后,阴阴的笑了笑,随后转头和身畔一个颧骨高耸,身段瘦高的红衣女子在低声说话。

就听那女子询问尤萨道:“首领准备怎么收拾那个不知死活的四人小队?”

尤萨沉声道:“他们虽然只有四个人,但多少是有些本事的,不过先前能打伤咱们的人,应该也是出其不意的成分居多,而他们既然敢打伤我们的人,自然要付出惨痛的代价;你稍后带人,先给这两个无知之辈些颜色瞧瞧,不过毕竟是在这船上,闹出人命也不合适,把他们打个半死,问清楚底细,再把他们身上的财物都收上来......”

方邃耳力超卓,这厅内就这么大的范围,因此对方的话音便隐隐听见几句,听到这里时,颇有些哑然失笑的感觉。

对方队伍的首领尤萨,也不过是三阶初品修者,居然屡次撩拨方邃等人,以为他们好欺负,若是知道方邃等人前不久刚猎杀过一个三阶暗影生物,不知会作何感想。

此时船上的护卫首领罗飞,在几个体格强壮的人物簇拥下,众星捧月般走了进来。

这罗飞亦是三阶修为,穿一身褐色长衫,倒也有几分渊渟岳峙的沉稳与从容,进来后双目精芒闪闪的扫视众人,之后就开口分派各个队伍,在船上需要负责值守的时间。

“......你们要按照各自的队伍大小,司职船上的守卫工作......其次是船的五层以上严谨登临......”

这罗飞似乎对训话很有些偏爱,抓住机会就滔滔不绝的说起来,包括船上的种种规矩,大有说上整个时辰毫不停歇的趋势。

方邃听得连喊无聊,忖道:“早知道让食人魔自己上来,我也留在舱室内修行一番多好.......”

他这边想着,那边罗飞仍在慷慨陈词,情绪饱满,有些像诗朗诵。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等到罗飞训话完毕,让众人散去,方邃和钟十三如蒙大赦。立即离开。

当二人随众回到二层,正走过一条船内通道,往自己的舱室方向走去时,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人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你们好大的胆子!打伤了我们海鲸队的人,还敢登上这艘船。愚蠢的要用可笑来形容。”

方邃叹了口气,和钟十三一起回身,入目正好见到一共五个人从后方追了过来,与方邃二人隔了三四丈的距离站住,彼此对峙。

这几人正是由那个先前站在尤萨身畔,颧骨高耸的红衣女子带领。

许是因为先前在浩海星时,曾经隔远看见钟十三出手教训那几个人的过程,对方也大约知道了方邃等人实力不俗,所以这时过来。便多了几分小心,五人皆是二阶中品以上,满脸彪悍,一看就是久经战阵的人物。

为首女子则是他们这支队伍中的副首领,被称作毒鲸,她以女子之身,在队伍中地位仅次于首领尤萨,其人的难惹程度可想而知。

从这一点来看。他们想要对付方邃二人,并未犯轻敌的毛病。至少在他们自己想来是如此。过来的五个人,全是他们队伍中的高手。

为首的毒鲸看着方邃,有几分轻蔑的道:

“像你们这种小队伍,我们上船前,让人去通知你们退出,其实是为了你们好。你们不听也就罢了,还将我们的人伤了......这就是不识好歹,在找死了。”

此时一同从三层下来的各个队伍的人,看见双方起了争执,都幸灾乐祸的驻足观看。

他们这些惯常走南闯北的队伍。见惯了这种大队伍欺压小队伍的事情,自然不会有人感觉奇怪,也没有人多管闲事,准备出面调停双方矛盾之类的,皆是一副嘻嘻哈哈看热闹的表情。

方邃看了对方几人一眼,懒懒的道:“回去告诉你们首领,别再来惹我们,先前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你说什么?”

对面的毒鲸等人,大概是觉得方邃得了失心疯,先前钟十三打伤他们的人,现在明明是他们准备前来追究,到了方邃口中却完全反了过来,这是什么混账话。

钟十三看见对方几人一脸意外,以为对方没听清楚,在旁边努力解释:“我们方头儿的意思,是让你们赶紧滚蛋,别再来了。”

毒鲸气极失笑道:“好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物。上,把这两个蠢物给我废了......”

毒鲸话音未落,钟十三嘿然笑道:“方头儿,他们没听明白,这怎么弄?”

方邃转身前行,一副事不关己,别来找我的模样,口中倒是留下一句话:“这样的人.....留着他们也不会感谢你的不杀之恩,只会一次次的来纠缠。只有把他们打疼了,让他们怕了,以后才能清静些。”

方邃这话说的平淡,意思却有些惊人,周边看热闹的,一时间都有些意外的安静下来。

这青年的意思......竟是不动手则已,动手就不留情,这是要杀人啊。

就在旁观者愕然惊愣,沉默对视之际,对面的毒鲸等人冷笑连声的围了过来。

下一刻,这处船舱通道内,倏然变得鬼气森寒,阴风大作,一道靛青色的风暴汹涌扩散,卷向毒鲸几人。

这变化来得快,去的也快,只在短短的几次呼吸间,通道内恢复平静,只剩下了一众旁观者,毒鲸等六人踪迹全无。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人人心中都划过这一念头。

此时方邃的身形,将将转过前方的通道拐角。而他身后,看起来温顺安静的钟十三,像是从来没有动作过一般,稳稳的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消失;在两人没入转角的一瞬,有人隐约看见,那跟在方邃身后的温良青年的嘴角,有一丝血痕,正被他伸出舌头舔入口中。

这处舱道内的走廊,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儿后,诸多看热闹的人里有人嗫嚅道:“刚才.....是什么情况?好像有一阵鬼气翻腾,其中鬼影重重,之后.....毒鲸等人就消失了......”

这些人在愣然猜测的时候,仙音阁的这艘楼船航行的虚旷太空里,另有一艘行空宝船,在千百万里外出现......

【思路不太顺,写的好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