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345章 出手

第三百四十五章 出手

“连自己势力内的长者,都看不惯他的作为,站出来制裁他,可见这人平时做人多么失败啊。”

“其实也挺有趣,今日参加论道大会,还遇到这样的事.....倒是一番好热闹。”

站在一侧的肖恒几人,一脸的幸灾乐祸,低声议论。那老妪刚出现时,这几人嗖的一声就退到了人群里旁观,紧着怕老妪把他们当成方邃一伙。

方邃面上波澜不惊,偏头看着老妪,并没有急于应对,一副温吞吞的模样,冷眼而视。

那连清怡在一旁抿嘴而笑,甚为得意。

此时天宫主殿外的这座广场上,更多的人感应到方邃所在位置的气氛紧张,陆续靠了过来。其中有几个前辈名宿和那老妪乃是素识,接近后便有人开口询问:

“连楚,什么事情惹得你动怒?”说话的是一个老者。

被称为连楚的老妪眯了眯眸子道:“我原本并不想坏了法会的气氛,不过看见一个我们联盟内部的小辈,在这里上蹿下跳,不服管教。我眼里最是容不得这样的人,若他今日不给我个满意的交代。嘿嘿,我就取了其性命,看谁敢说一句多余的话。”

方邃哑然失笑,这老妪无非是想压得自己颜面尽失,举止失措而已,什么取了自己性命之语,方邃半分不信,这老妪也不敢。

原因是既然同属诸天联盟,又有连清怡参与其中,这老妪便不可能不知道方邃和宗政的关系,此时她站出来针对方邃,当然不是其地位高到了可以无视宗政事后追究的程度,而是在事后。她完全可以推脱说,当时是不了解方邃在南域所为的真假,藉此将事情推得一干二净。

此所以这老妪要咬住方邃在南域行事真伪这一借口不放,摆出一副秉公行事的态度。

如此颠倒黑白,满心恶念的老混蛋,方邃还真是初次见。

这老妪料定方邃在眼前情况下。必要选择低头,目光中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你今日有两条路可走,要么被我所制,接受我的查问,要么是能证明自己在南域所为的真实性。说吧,你选哪个?”

方邃伸手压住身畔满脸厉色,已经有暴怒动手迹象的钟十三,看向老妪,不答反问道:“我若是哪个也不想选呢?”

方邃这话说的轻俏。那站在老妪身畔,先前开口询问老妪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老者,哼了一声道:

“这青年果然行为不端,与长辈说话,举止轻浮,不知尊重。本人原本还想劝劝连楚,不要在这里为难一个年轻人。现在看来,你这样的后辈。确是得狠狠教训,将你打杀也不为过。”

就在这老者开口的同一刻。原本在召唤之书中沉睡的阿努比斯的声音,在方邃的神魂里响起:“上主,这老头的味道有些不对......”

方邃瞥了老者一眼,目中有一丝异色闪逝,忽然开口道:“不知这位前辈怎么称呼?”

老者负手而立,一身暗蓝色长袍飘逸。仙风道骨一般,开口道:“老夫毕仁雄,与你诸天联盟许多高层都交情不错,你今日行为不端,老夫必定会如实告诉一些老友。我还可以断言。从今日开始,你在诸天联盟将不会再有任何前途。”

方邃淡淡道:“你不明白前因后果,只从一句话就断定错在我这里?说我不敬长辈,将我打杀了也不为过?我倒是想问问,你和这位姓连的老太太这样的前辈,有什么值得我尊重的地方?”

“小辈,如此与老夫说话,你可知老夫是谁?”毕仁雄并无愤怒神色,但口吻却沉了下来。

“哈!这方邃真是分不清形式,与老辈人物这样说话,真是在找死啊。”一侧的肖恒开口与身旁的几人说道。

“不错,这方邃在眼前形势下,居然不知道忍一时之气,非要逞强多竖强敌,又平白得罪了一位前辈......蠢得可以。”有人回应道。

那边连清怡站了出来,指着方邃,对周边所有人道:“大家来评评理,这方邃属于我诸天联盟麾下,我家姥姥作为联盟长辈,问他几句,有什么不对了?他出言讥讽不服,这是不是以下犯上,这样的人,应不应该将他打杀?”

“连小姐说的在理,此人桀骜不驯,若是在一些刑罚严厉的势力内,如此冒犯长辈,确是足够将其处死了。”

有声音从旁观人群中传出,恶意昭昭,唯恐天下不乱。

“各位,我可以证明。这人无知,是从偏远地方来的蛮子。这一点我们几个都知道,今日此人不分尊卑,称得上是倒行逆施,理当重惩。”

这次出言的是肖恒一伙人,在落井下石,早没有了先前对方邃的虚伪客套。

钟十三昂然站在方邃身畔,低声道:“方头儿,这几人实在可恨,要不要将他们杀了。”

此时周围指责声一片,趁机加油添柴者有之,随众起哄者有之,当然,更多人纯是在看热闹,沉默不语。

出言谴责方邃的声音连在一起,隐隐间竟似群情汹涌,将方邃当成过街老鼠一般,颇有几分人人喊打的意味。

人群中央,只有方邃和钟十三站在那里,给人一种势单力孤的感觉。

老妪连楚眼见对付方邃的势头已成,心中得意,暗忖果然是个小辈,不懂借势,我稍加引导,他就陷入和众人对立的一面,今日说不定不需我动手,他就连命都要丢在这里。

心中念头转动,老妪又一次开口道:

“方邃,我作为你的长辈,也不想欺压一个后辈,不给你辩白的机会。现在我再来问你,你在南域所为到底是真是假,联盟内关于你的资料记录,究竟有没有水分?你自己说吧。”

老妪这次说话。语气反而温和起来,说的冠冕堂皇,平稳大气。

老妪身畔的连清怡道:“不怕告诉大家,在我们联盟内,有些没经过证实的资料上写着,这方邃曾在南域期间。数次阻止了暗影生物的大计划,而当时他还没有现在的修为高,才二阶。

大家说说,我整个五方域能有几个这样的天纵之才?这样的战绩,何等梦幻。能让人听后,不觉得怀疑?我家连姥姥听了,觉得此等事情,怕是有些不实了,便来问问他。谁知他立即翻脸,此后这人不尊长辈的行为,大家也都看见了。”

“阻止了暗影生物的计划,还好几次,就凭他,当我们是傻子吗?这可真是......呵呵!”

“他被连老一问,立即翻脸,当然是心虚了。这还用说么.....”

连清怡的话音一出,周边有的围观者再次嚷起来。有人失笑,有人摇头。

也有人道:“有些天才人物,若是赶上天时地利人和齐聚,能做到某些令人瞠目结舌之事,也不是不可能,但眼前这方邃能否做到这一点。却是难说了。”

“我看他可没有这等实力.....”

老妪连楚叹息接道:“若是这方邃真能证明自己有真材实料,老身也愿意承认看错了他,让他受了委屈,愿意给他赔一声不是。”

毕仁雄拍手赞道:“好,连楚你这话说的好。此言一出,足见你的公正。”

人群中也传来一阵颂扬声,都说连楚不愧为前辈,处事光明磊落。

方邃也不得不承认,这老太太手段倒是不错,谈不上高明,却巧妙的利用了人心,挑起群情汹涌之后,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好事情都让她占了。

方邃心想若非另有打算,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也要压不住火气......

“这方邃是惊才之辈,还是招摇撞骗,一试就知,我愿意出手验证他的真假,就不知他敢不敢和本人一战?”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出一个声音,沉稳中透出一种不可撼动的雄浑与自信。

众人转头看去,但见一群衣着华丽,气质出众的青年男女站在人群外围,其中一个高大青年,身着暗金长袍,开口对方邃发出了邀战。

人群有了一刹那的寂静,随即有人轰然谈论道:“这是众神殿几个出身最高贵的青年辈人物.....其中有提坦神王家族的人.....开口邀战的是帕坎特,家族祖上曾出过战斗神祇,强大无比。”

这一刻,作为当事人的方邃,眼瞳深处,正在燃起耀眼的光芒......

他首先偏头看向出现的帕坎特一众人,又看向另一侧幸灾乐祸,屡次煽风点火的肖恒等人。缓缓道:“你们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便在这里胡乱凑热闹,也不怕惹上杀身之祸?”

“方邃,到了这时候你还想虚言恐吓,巧言狡辩,真是作死?”肖恒身边一个青年,直接跳了出来,伸手指向方邃,厉声喝问。

喀嚓!

就在这青年话落的一瞬,方邃忽然出手,果断至极,身形一闪,这青年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便被方邃扭断了脖子,顿时惨死。

这一幕实在让人意外。

方邃此前平静站立了许久,连争辩都没有,谁知倏然出手,立即便是惊雷之势,狠辣至此,一击杀人。

全场都安静下来,呼吸可闻。

蓦地,有单调的掌声响了出来,却是方邃自己在轻轻拍手,他双目盯着老妪连楚,连清怡,以及和她们站在一起的老者毕仁雄,悠然道:“我若非在等着一些事情落实,早就动手了。现在时机差不多了,咱们的事.....就一个个来好了。”

遂又看向帕坎特等人:“你们是最后来的,你向我挑战....我记下了,但你来的晚,要排在最后,你先耐心等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