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438章 连袭

第十一卷 死亡迷宫 第四百三十八章 连袭

嗤!

虚空中旋飞而来,杀意惊人的一记黑暗弯弧,与方邃的手掌对撞在一起。

弯刃轰然溃散,杀势被破。

虚空中一缕血花溅射,滴落在白云上,红白相映。

方邃看了看掌缘,伤势深可见骨,这一记突袭的杀伤性之强可见一斑。

另一侧,方邃开口吐出的骄阳,光芒如炬,照耀方圆百丈。在骄阳盛烈的灼照下,虚空中出现了一种极为奇妙的景象,空间壁障像是被照穿了一般,就像强烈的光芒可以照穿密不透风的纸张一样,周边范围内的虚空,居然变得通透起来。

有一道黑影再无法继续隐藏,从方邃数丈外的虚空里显现出来。

那一轮骄阳势如流星,快似闪电,往黑影撞去。

一声碎响,空间壁障隐现龟裂痕迹,黑影从虚空中堕落出来,却是个暗影族的五阶刺客,面容阴冷,身形瘦小。

这刺客被方邃破了化身虚无的种族隐身之能,面上惊色一闪而逝。

他袭击之前并未想到方邃悍勇至此,一反常理,在遇袭的情况下居然选择主动前冲上迎,采取攻势。这种应对袭杀的方式可是首次遇上。

此刻这刺客被逼出了身形,其人深得刺客精髓中的一击不中,即刻远扬之旨,立即就准备遁逃远去,并不准备和方邃多做纠葛。

转眼间,这暗影刺客飘忽而去,远至百丈开外,即将再次隐身消失。

然而就在准备化虚消失的前一瞬,刺客前方的虚空中洒下一张咒纹罗网,闭锁了虚空,将刺客一网成擒。

随即虚空中走出两个人来,皆是面容冷峻,身着黑衣,中年样貌。

这便是各大势力高层安排过来,守护方邃安全。隐身暗中的六阶死士了。

其实近段时间来类似的刺杀,已经发生过数次,只不过都被死士在暗地里挡下。只有这次,是由暗影族人亲自来袭。他们的种族技能天然便擅长潜踪匿迹,无声无息间就逼近方邃身畔,骤然袭杀,显得极为惊险。

此时刺客成擒,方邃徐徐松了一口气。迈步往天外继续走去。

然而就在这一刻,方邃面色再变,霎时惊变再起。

一只拳头,在方邃前方破穿了虚空壁障,直奔眉心打来,有一击绝杀之势。

连环刺杀!

原来一共来了两名暗影刺客,先现身的一个只是为了调开方邃身畔的死士,后一个刺客才是真正的杀手。

此时迎头打来的这一拳毫无花哨,但力量瞬间冲开虚空壁障,可见其威势。拳势打出。一股气机更是牢牢锁定了方邃。

喀嚓!

而今的方邃,身畔每时每刻都最少隐藏着四位死士,两个被引开,此时遇到绝杀的一拳,仍有两位死士毫不犹豫的闪身而出,为方邃抵挡此击。

可惜这两个死士从暗中冲出,合身挡在方邃身前,却都被破空杀来的一拳轰碎,周身龟裂。

一拳洞杀两个六阶死士。

这第二位杀手竟是一个暗影魔将级数的强者,亲身前来袭杀方邃!

这一切阐述起来颇为繁复。实际上自从这近乎绝杀的一拳破空出现,先是两个死士一触即溃,继而杀势凛冽的一拳只是略微顿了顿,前后只有眨眼时间。就要继续向方邃压来。

此刻方邃目显异象,双目分别出现了日与月的虚像,沟通天地阴阳生灭的气机。

他仍是悍然不退,卓然伫立。

需知气机牵引之下,方邃若是真的生出退避之心,气机稍泄。那可就真是必死无疑。

方邃抬手一拳,缓缓打出。他这一拳似慢实快,拳势变化之间,体内三百六十一窍映合诸天,仿佛调转了诸天力量加持己身,一股恢弘至不可想象的力量从他体内爆发出来。

轰隆!

东方星辰上空,云层翻腾如海,天壁上破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一声轰响宛若天崩地裂,混沌初开,震彻大半个星辰,引起万众惊呼,仰头上望。

方邃正面接了来袭的一拳,身形暴退数百丈,面如金纸,嘴角两侧鲜血淋漓。

当高空中稍稍平静下来,那两个抓捕第一个刺客的死士迅速赶回方邃身畔,沉寂的目光中都露出罕见的惊异神色,显然是对方邃能够接住这么强猛的一拳而未死觉得不可思议。

方邃周身肆虐冲腾的法力光芒缓缓收敛,从单膝跪在云层上的姿势站立起身,那打出必杀一拳的暗影魔将级数的杀手,一击不中已经远离,未露真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无声无息。

面对两位死士满是问询的目光,方邃摇了摇头,缓过一口气才道:“第二个刺杀者是一个六阶初品的魔将级数暗影族,本身实力并没有强横到一击就可以格杀两个死士的程度,他应该是催发了某种秘术,让己身的力量暴涨翻倍,所以攻势虽猛,却只有一击之力,一击之中倾泻出全身的力量,此时没有成功,体内力量消耗干净,只能撤走。”

“这个被擒获的刺客怎么办?”一名死士声音低沉,没有起伏的问道。

方邃迈步往苍穹之上走去,淡淡回道:“杀了。”

天外太空。

不久后塞伯坦腾空远去,正式启程回归中央域。

浩瀚星空里,塞伯坦以并不算太快的速度,宛若一只优雅的碟形生物,无声滑翔。

转眼间离开东方古城已有数日,期间塞伯坦沿途奔袭,几乎将东域最著名的十余伙星盗势力拔除的干干净净。

不过方邃和钟十三、过东山等人一次都未出手,战斗皆是由赵天昼和乌彦博来指挥,率领的则是陆续加入魔教小队,成为外围成员的一些高层子弟。

虽然方邃要求严格,便是外围成员也照样需要层层筛选,才可入队。但现今想要加入魔教的人实在不少,前后相加,目前魔教小队的正式成员只有六个,外围成员却接近百人,使得塞伯坦内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热闹。

这时塞伯坦第三层的训练场内喧闹以极。近百个气势张扬的豪门子弟,分成新旧两伙人,在彼此对峙,互不示弱。

“留里克。你们仗着是队里的老人,就想随意指使我们,告诉你,我们来这服的是方老大,服的是过东山等正式成员。你留里克算个屁,想使唤我们,门也没有,不服咱们就干。。。”

“呵,王戟你们这些新来的就想炸毛,差远了,干就干。”

两伙青年男女对在一起,火气很盛,不过片刻间就约定赌斗,却不是彼此交锋动手。而是从四层囚狱内拖出两个这段时间在东域四处奔袭,抓来的盗匪。由两伙人各出代表,与盗匪进行生死搏杀,约定连比五场,三局两胜,谁先杀了盗匪谁胜出。

赌注却也简单,输得一伙要在未来半个月内,听另一伙人指挥。

两帮人一旦商定妥当,立即动手,毫不拖拉。转眼就乒乒乓乓的杀得十分热闹。

同一时间,在塞伯坦顶层主控室内,一众魔教小队的正式成员透过魔晶显示出来的影像,关注着下边训练场内发生的一幕。看格斗比赛一般,没心没肺的不时大笑。

“喂!方队,咱们队里像匪窝一样,这才百来个人,就开始分山头,彼此争斗。你也不管管?”

众人里边孔三法的性格相对正统,中规中矩,虽然也加入了魔教,但更多是看重方邃的谋略才智,可不代表就会对方邃等人平时的所有行径都认同。

孔三法眼下看见众人散漫的坐在主控室内,透过影像观看训练场脑内的外围成员互斗,便有些无奈的出言道。

方邃的面色十分苍白,其实他上次遇袭,接下那最后来袭的一拳,代价极大,体内伤势沉重,此刻伤势犹未恢复,不过精神还好,目中神采奕奕。

过东山懒洋洋地坐在一处位置上,手中拿着个小纸袋。

其中装的却是塞伯坦按照方邃的要求,制造出来的一种类似微波炉般的烘烤机器,往其中放入食物,就可以爆出爆米花来。

过东山一粒接一粒的往嘴里送爆米花,吃的不亦乐乎,囫囵不清的道:“孔三法你什么也不懂,下边山头林立怎么了?这才有朝气和冲劲,否则养出一帮傻瓜,在队里混日子,多没意思,你看下边打得多精彩。。。咦,钟十三,你干嘛?把爆米花还我。”

那边钟十三手脚极快,趁着过东山回头和孔三法说话,一把抢过小半袋爆米花,张开大嘴,全部倒入口中,随即把空口袋扔给过东山,一脸单纯的道:“给,还你。”

过东山看看空口袋,满脸无奈:“十三啊,和你商量事呗?方队让塞伯坦制造出来,往里边倒水就能流出好喝的东西,叫饮料机器的怪玩意,你搬回自己屋里藏着也就罢了,可我们想要喝饮料,你真好意思要一个能量晶一杯?你向外围成员售卖就行了,咱们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能不能给点优惠?”

钟十三果断回绝:“不能。大杯两个能量晶,小杯一个能量晶,不讲价。”

随即没好气的白了过东山一眼:“你还好意思说我,那爆米花机器,不是也让你抱进自己屋了吗?亏你还是魔法皇族世家出身,忒小家子气,一小袋爆米花要一个能力晶,你好意思?”

过东山靠了一声,道:“我这不是跟你学的吗?我没把一粒爆米花卖一个能量晶你就知足吧。”

赵天昼和坐在一边看大片的乌彦博对视了一眼,一起郁闷的摇头道:“要我说你们两个都够不要脸的,方头儿让塞伯坦弄出来爆米花和饮料两种机器,说了是公用,你们两个仗着武力强横,玩命似的抢机器,出手不分轻重,瞧把我打得,现在眼眶还青着呢。”

赵天昼说话的同时转过头来,眼眶上果然一片乌青。

钟十三翻个白眼,根本不理他,径自对过东山道:“要不咱俩交换,我拿一杯饮料,换你一袋爆米花怎样?”

过东山眼睛一亮:“行啊,我要桔子味的可乐,大杯啊。”

钟十三鄙夷道:“桔子味的那是美年达,可乐只分无糖和有糖两种,哪有桔子味的?真他妈缺心眼,你到底要啥?”

过东山有些尴尬,讪讪的道:“你那饮料机二三十种口味,我哪能都记住?我想了想,决定改成冰红茶得了。”

这边厢两人正在讨价还价,那边赵天昼低声咕哝道:“把我也说馋了,那啥,给我也来一份爆米花和一杯美年达,我付能量晶。”

乌彦博道:“给我也来一份,赵天昼付钱。”

“。。。”

这一群家伙弄在一块,热闹不断,方邃摇头失笑,独自来到舷窗旁,瞩目着窗外沉暗的太空。

适逢塞伯坦正经过一处天外道场,那道场占地庞大,其内灯火辉煌,玄光闪闪,如同大日当空,使得数万里虚空亮若白昼。

整个道场就那么坐落在苍茫宇宙里,其内百重高楼鳞次栉比,山峦耸立,飞瀑挂空,一排仙家气象,隐隐可见无数人影穿插其间,个个修为不凡。

这处天外道场,鼎盛异常。

在那道场之外,凌空竖立着四个小行星一样大小的法力文字——道教祖庭!

方邃心忖:“不知和地球上的道家理念以及相关传说有没有什么联系?”

转瞬间,塞伯坦划空远去,与道教祖庭交错而过。

一段时间后,塞伯坦又经过另一处玄妙之地,却是在天外太空里,竟有一挂天河在奔腾,汹涌好似一条横亘在虚空中的巨龙。在那天河上也漂浮着一栋栋高楼,古殿散布,随波逐流,情景妙异。

身后传来孔三法平静不波的声音:“先前经过的道教祖庭,是我们五方域亿万教派中排名前十的大势力。眼下见到的宏阔天河,是东域最善纵水的大禹世家开设的天外道场,广收门徒,好不兴盛。”

方邃点点头,和孔三法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起来。

不谈不知道,一谈之下才知道孔三法竟有天花乱坠的说法之能,胸中学识之广博更是令人瞠目,称得上无所不包,无所不容。开口论道,话题涉及天上地下,生死万物,字字珠玑,言谈每每映合天机,当真是让方邃有种小学生撞见了博士后的惊艳之感。

孔三法随后又讲到佛家学说上来,更是滔滔不绝。

方邃听得连连赞叹,不时插上几句,两人讨论的兴致勃勃。

时间就在众人各有其事下悄然流走。数日后,塞伯坦成功回返中央域。

同一日,在五方南域和西域的交接位置,第三座死亡迷宫,破碎虚空,兀然出世。

ps:第三座死亡迷宫再出世,这一卷就完结了。下一章开始方邃闯南域磨砺己身的新卷,期间有生死搏杀,有五方域,甚至是这一方宇宙的大形势变化,也有寻幽探秘,修行进阶穿插其中,相信会很精彩。期待大家关注这章四千多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