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458章 碎空

第十二卷 南行动天下 第四百五十八章 碎空

夜色下的沙漠里,一骑绝尘。方邃以冥地法兵化灵之术,衍生出一头坐骑冥凰,站立其上。

冥凰羽翼遮天,摇翅之间瞬息百里。

夜行者团队赶了一日有余才离开的沙海翠玉城,几乎就在数次呼吸间便被方邃赶了回来。

沙海叠翠玉的奇观,在方邃眼中迅速拉近。

他从冥凰头顶一步跨出,法兵化灵的冥凰收敛羽翅,化作尺许大小,双目熠熠,神辉流转。这头冥凰虽是法力造物,但随着方邃的修为日涨,他衍生出来的法力灵物,已经与真实的生命看不出什么差异,神采灵秀。

冥凰缩小后并未消失,而是跃上了方邃肩头。

他双足落地,有如行云流水般,没有片刻停滞的继续前行,步如惊雷,每一步踏出,居然有百里范围的地面都随之晃震。

一步一震,天摇地动。

方邃并无隐藏身形潜入翠玉城的打算,而是光明正大的往翠玉城冲去,直闯城门。

轰轰轰!

随着他的前行,地面上的震动愈见激烈。

没有人能看清他行进时的身形,他的奔跑快如闪电,在翠玉城城门内外驻防的暗影兵士,刚刚反应过来是有人闯城,还不及动作,方邃已经风卷残云般冲入城门。百余兵士,没有一人看清他的容貌和来势。

下一刻,城门处响起震耳的钟鸣声,通告全城,有人侵入。

方邃此来,是要以破军之势,正面摧毁西来神殿。

故此在入城前的奔跑之时,他就开始累积气势,震动天地气机,收摄入体,譬能使己身气如长河,奔腾不休。形成一种无人能阻的睥睨气势。

在卷过城门入城后的一次呼吸时间里,他就如同一道霹雳,以惊艳绝伦的速度,冲过了数百里的距离。兀然来到城内中心处的西来神殿外。

本来是在高速移动中的方邃,在西来神殿外忽然驻足。

他伸手一抹,面上黑气流转,以冥地法兵之术化出一张暗黑色面甲,将面孔覆于其下。只露出一双精芒湛湛的深邃眼瞳和口鼻。

直到此时,城门处的警报声还未传来,可见方邃的移动快到了什么程度,远超声音的传递速度。

他一路经过的地方,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壕沟,其中冒起阵阵青烟,宛如被一道闪电贴地擦过,痕迹焦黑。沿途还有许多建筑都仿佛是被强风刮过,留下强劲气流刮擦过的痕迹,犹如刀刻斧劈。

此时站在西来神殿外的方邃。陡然做出开口抽吸的动作。

呼!喀嚓!

周边的虚空好似凹陷塌陷一样,化成一个漏斗,以方邃为中心,无边的元气往他口中汇聚而来。

整个翠玉城在此刻都气机纷乱,方邃活脱是一头太古异兽貔貅,要吞纳万物。

呼吸时间以后,他腹部微微鼓胀,像是吞尽了翠玉城内蕴含的天地元气。

下一瞬方邃由收吞转为外吐。

他口中涌出一道白色气浪,如一道大潮,越长越高。浪涛拍空。

轰隆!

方邃吐出的白色气浪势不可挡,澎湃前推,震荡虚空。‘喀嚓’的碎裂声不断,声声震耳。方邃前方的西来神殿被这股气浪冲撞。迅速龟裂,继而成片坍塌。

一座座建筑触之即溃,被披靡的气浪搅成粉碎。

西来主殿,西来神像等重要建筑上,本来都有咒文护持,但此时这些咒文系数崩断。刹那间主殿前矗立的西来神像上,裂痕密如蛛网,随后整个西来神殿都坍塌成废墟。

方邃这一呼一吸,收摄吞吐天地浩然之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摧毁西来神殿的地面建筑。

坍塌的西来神殿残垣内,一众神职人员冲出来的时候,方邃正走向数次呼吸时间以前,还巍峨耸立,现在却成了废墟的殿宇‘遗址’。

“你是何人?攻袭神殿,等同于忤逆神灵,罪不可赦!”

这些西来教众面色大怒,立即就准备出手,吟唱神祇咒言,然而方邃的步履玄妙,映合天机,身形幻变不实,冲出来的众多西来神职人员,竟无一人能准确把握到他的位置。

方邃从容穿过这些人的拦阻,来到业已坍塌的西来神殿中心位置,轻轻跺足,地面霎时龟裂塌陷,他直坠入地下,进入了西来地下秘宫。

“不好,此人是想侵袭地宫,破坏我们对西来神的献祭。”

“别慌,主祭大人就在地宫中,此人不论如何了得,碰上主祭大人,也惟有败亡一途。。。”

地面上的众人纷闹之际,方邃身形直坠,他从上落入西来地宫的位置,无巧不巧的正是踏在了地宫中央那尊西来神像的头顶。

方邃傲然立于神像之上,目光一扫便看清了地下秘宫的形式。

此刻这地宫内的情景,和他昨日来探查时几乎一模一样。神像左边的环形池子里,无数的尸骸堆叠在一起;右边的池子内,一个个信徒跪拜在地,吟唱着献祭咒文,要奉献己身。

显然,地宫中正在进行又一次对西来神的邪恶献祭。

神像下方,那个西来神的大主祭昂首而视,骤然见到方邃从天而降,仍是神色平静,与方邃一上一下的隔空对视。

对于方邃的闯入,大主祭面容平淡,一副万事皆在掌握,早有所料的笃定模样,以一种悦耳的温和声音道:“你昨晚来过,我感应得到。”

方邃哂道:“屁的你感应得到,昨晚我在离去时,是刻意泄露出一丝气机,用来测试你和你献祭的所谓西来神胎是什么级数而已。若非借机揣测出了你的底子,我怎会冒然闯入这里来杀你?”

大主祭城府深沉,被方邃一语道破他昨日之所以能在最后关头发现方邃踪迹,居然是方邃蓄意而为,仍是波澜不惊,平静道:“你以为蓄意泄露气机,趁机摸清了我的底细,焉知不是我将计就计,刻意让你探查出我的深浅,诱你再来此地?你真以为摸清了我的底细?”

方邃好整以暇的道:“我没工夫和你磨嘴皮子。谁高谁低,多说无益,动手即知。”

这时候的地宫内,气氛其实非常诡异。

方邃蓦地侵入。和大主祭虽然还没直接动手,却在词锋层面上进行着不见硝烟的交锋。场面看似平静,实则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惊天杀机。然而神像下的环形池子内,一众跪拜在地的信徒,却仿佛没发现方邃的侵入般。仍在神情专注的吟诵着献祭经文。

这一幕让方邃不自觉的蹙了蹙眉。

大主祭的声音趁机响起,带着一股蛊惑人心的精神力量:“神明都愿意拯救迷途之人,救赎他们的心灵,你可愿听一听西来古经?本祭祀可以保证,你听了西来经之后,要走要留,我绝不为难。”

方邃哑然失笑道:“你想让我也信奉西来神教?”

大主祭身上的祭祀袍无风自飘,一派仙风道骨的本色,从容不迫的道:“信与不信不是根源,世间万般真理。经中都有答案。就像你今日来此,西来神就曾给过我指引。”

方邃偏了偏头道:“那西来神告没告诉你你今晚会死?”

大主祭祀闻言黯然,悲天悯人的摇头道:“看来你这迷途之人,注定要在今夜以身试法了?如果我没看错,你只有四阶巅峰的修为,这等层次的身手,想刺杀本主祭,又怎么可能成功,你可知道本主祭虽然不善于厮杀之道,却是五阶顶峰层次。只要我愿意,随时能进入六阶甚至是七阶。绝对实力上的差距,你如何弥补?”

大主祭轻叹一声,以看死人般的眼神看向方邃。不温不火的道:

“你来之前,可曾想过这里是西来神殿,汇聚了千百万年的众生念力,此处地宫内的西来神像,已经脱生出神胎,随时可以蕴生出神祇真身。而我在这里可以召唤神力加身。等同于神祇入世,你选择进入神殿来杀本祭祀,是愚不可及的行为!本座就算是站在这里一动不动,你想杀我都不可能,我一言便可断你生死!”

大主祭滔滔不绝,方邃面若止水,恬淡不波。

等到大主祭话音落下,方邃才冷然道:“说完了,你就该死了。”

他身形幻变,突然出现在大主祭身前,一拳击向其额头。

方邃这一拳出手缓慢,如推重山,但是拳势一出就有雷音环绕,虚空中涟漪涤荡,恍惚间就好似虚空都要被这一拳打碎,可见拳力之重,威势之强。

然而面对这般强猛无匹的一拳,那大主祭依然面色平和,如同神祇在俯瞰众生,瞩目着方邃,一动不动。

就在拳力及身的一瞬,大主祭体外勃发出一层耀眼的神光,顿时将拳力消弭于无形。

大主祭毫发无伤的道:“我说过,在西来神殿内,我得到神力加身,任凭你使尽力气,也无法伤我分毫。你若不信,可以再试试。”

方邃目芒遽盛,轻喝一声‘好’,脱手再出一拳。

他这一拳与众不同,拳势才起,拳头就前所未见的生出了一层雾气,拳锋虚虚实实,让人完全看不清拳势的来去轨迹。

大主祭面色不变,瞳孔却微微收缩。

他眼力超卓,一眼看出方邃此拳之所以虚虚幻幻,让人看不清楚,实是因为出拳速度太快。方邃打出的是一拳,其实却在一拳之间蕴含无数变化,手臂回缩后再崩震打出,如是反复达千百次之多,等于是利用小范围的崩震伸缩,将千百拳的力量叠加在一拳中打出。

方邃而今一拳打出,轻易就可调动四座冥山,一座神土大地共同加持。这时他将千百拳的力量汇加在一起,这一股力量会恢弘到什么程度,实在超出了常人想象。

大主祭万万没想到方邃能打出如此神异的一拳,这一拳已经触及了以力证道,拳破万法的盖世层次。

大主祭的面色终于变了,失去了一直来的镇定,露出一丝意外。

瞬时间,方邃的拳头彻底消失,居然是打透了虚空,将空间壁障直接打穿,拳头穿入了反虚空内,故此在肉眼可见的正常空间层面,此拳在视觉上完全消失。

这一拳玄之又玄,打碎虚空,破入反空间,目不能见,自然也就无从知道拳势的落点和攻敌的时机,更谈不上如何来防备。

这是超脱了规则的束缚,凌驾于尘世之上的一拳,拳势隐形,神鬼莫测!

大主祭的面色由惊异转为惊骇,暴喝道:“神力护持我身,镇杀此子!”

大主祭话音刚落,他额头前方,一只拳头破空而出。

ps:阅读愉快求订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