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537章 削首

第五百三十七章 削首

其他几位副殿主都察觉了异常,同时向老山和井山泽看过来。

片刻后老山收起面上的意外之色,先是转头瞥了井山泽一眼,遂又逐一看向其他几位副殿主,神色平静,看不出任何心中情绪。

惟其如此,其他几位副殿主愈发感到事不寻常。

“消息会不会有错?这种事他怎么可能做到?”

充满惊异的声音,打破了陷入沉寂中的气氛,只从声音的口吻便可听出说话之人心中的震惊。

说话的是井山泽的贴身女侍,身形娇小玲珑的闵柔。她就站在井山泽身畔,自然也听见了进来向井山泽汇报的死士所说内容。

闵柔的一双媚眼里,充斥着震惊和匪夷所思。

显然,死士汇报给井山泽的内容,让闵柔非常意外。

“到底是什么消息,让听见的人个个心惊?”

副殿主中魏武江心中转过这样的念头,下意识地看向桌面上罢免方邃的手令文件,忽然心中微动,伸手将文件握在了手中。

恰好在此时,井山泽挥了挥手,他身后的闵柔跟随他日久,立即明白了井山泽的意思,迈步走到众人围坐的桌子边缘,逐一收起各位副殿主签字后,放在桌上的手令文件。

转眼间闵柔就来到魏武江面前,摊开小手道:“魏副殿主既然已经签了文件,难道这么快就想反悔?把文件拿来!”

魏武江略一犹豫,感觉到井山泽的目光正严厉无比的看过来,终究不想和井山泽当面翻脸,就准备递出手中文件。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平声静气的道:“就算是集齐五份手令文件也没用了,如果我没记错。签署文件后的当日时间内,各位副殿主都有重新改变决定,宣布文件签字作废的权力。井山泽你猜此事发生后,有没有副殿主会改变决定?你把他们的签名文件收起来,还能有什么用?”

这声音平平淡淡,毫无特点。众人一听而知,乃是老山所发。

第八副殿主摩雎竖瞳开阖,冷然问道:“老山和山泽你们两个到底收到了什么消息?”

井山泽冷哼一声,并未作答。

老山想了想道:“这消息你们稍后也会知道,相瞒也瞒不住,我公布出来,大家一见即知。”

老山向走进殿内给他汇报的人略作示意,那人迅速拿出一块不足巴掌大小,晶莹剔透的影像水晶。放置在桌子中央。

井山泽缓缓坐回原位,面无表情。

此时被放置在桌上的水晶内部有符号流转浮现,倏地投映出一幅虚空影像画面。

一众副殿主同时往画面中看去,其中显现的是某处太空的场景,在一片平静深暗的太空里,偶有星辉熠熠。

画面上,还有两方人马散布在广袤的太空里,在彼此交战。厮杀的甚为激烈。

但交战双方的人数并不多,各自只有十余人左右。

摩雎皱眉道:“交战双方是什么身份。咦?”

摩雎话音未落,显然已经认出画面中某人的身份,故而最后轻咦了一声。

老山麾下死士出言解释画面的来历道:“我们刚收到消息,方邃率人在南域设伏阻杀诸天魔将之首暗魁,这是双方遭遇后,在太空中激战的画面。发生在不到半个时辰之前,是咱们秘殿的海伦副殿主亲自用记忆晶体记录拍摄下来,又用精神之心隔空传递回来的,目前这则画面内容已被列为绝密。”

众人闻言齐感震动,伏杀暗魁!好大的气魄。

影像画面中的战团大抵分为三处。其中一处是数位六阶的暗影魔将与魔教队伍中的过东山、月采青、钟十三、蒂娜等人在交手。

双方是生死之战,碰撞的极为激烈,术法绚烂,搏杀惨厉,转瞬生死。

那画面中充斥着如同长河飞卷般雄浑的暗影魔气,还有通体银白,在太空中奔跑,矫健神骏的月神狩猎之狼,也有手握雷霆神枪,纵横娇叱,一道接一道迸发出霹雳与闪电,有如女武神似的蒂娜。

万鬼聚集,阴气环身的钟十三,诸般魔法如流水倾泻而出,连绵不断的过东山都在其中。

除此外,还有远远站在塞伯坦上的月采青,裙衫飘逸。

她在进行远程辅助攻击,身畔环绕着一轮明月,手中握着一张好似冰晶浇铸而成的华美长弓。弓弦每次被月采青葱白的玉手拉开,便有一支宛若流星的璀璨光箭,以无人能看清的高速离弦破空,飞射而出。

月采青达到五阶后,而今的箭技几近神话。她射出的箭,根本不走直线,而是在绕着战团,交织成网,将整个战团封锁环绕其中,伺机洞杀对手。

那箭如月绕地球般飞旋,看起来炫目至极。然而每有箭光闪烁,必有一名暗影魔将或伤或死,犀利绝伦。

从战斗画面上看,正在近身而战的过东山和钟十三二人仿佛疯魔了一般,简直是在以命搏命,过东山的全系魔法和钟十三横冲直撞的正面攻防相辅相成,与对手鏖战厮杀,打得拳拳到肉,惊险之极。

旁观影像的几位副殿主中,以摩雎、老山、小暗王和井山泽四人较为擅长战斗。

几人看见眼前的战斗画面,心中皆是涌起了阵阵悸动:这方邃手下的魔教小队,果然不愧为五方域排名第一的强横队伍,当真无一寻常之辈,各个都是超卓一时的惊才。他们对战在人数上占优的六阶暗影魔将,不但未落下风,反而反过来压制对手,这等披靡战力,着实让人惊艳!

众人目光再转,那画面上其他两处战团,却是七阶的神话级数高手在厮杀,场面更是惊人,稍远处的太空中,有星辰被战斗余波冲撞。立即出现龟裂破碎的痕迹。

举手投足间摧毁星辰,这是只有七阶近神层次的强大人物才能达到的层次。

两处七阶高手开战的其中一处,是骑士殿之主奥古拉和连家之主,在对战暗魁的两个七阶护卫。

奥古拉与连家之主联合,居然并不占优,反而是处于被压制的一方。

画面最中间位置。仅剩的另一处战团,看起来稍显怪异,共有三人在动手厮杀,另有一人在旁观。

动手的三人分别是‘战争之王’巴赫图特与轩辕黄帝之孙乾荒,他们在联手对阵暗魁。

战团边缘处,方邃背后出现了荷鲁斯的神祇法身虚影,散布出金灿灿的光辉,护持着他不被七阶高手的战斗波动所伤。

方邃双目灼灼的旁观着战斗,眼也不眨一下。

暗魁被巴赫与乾荒两大顶级高手联手攻击。被压在下风,但他进退有序,目前还没有败亡之险。

画面显示到这里,突然快速切换,显现出乾荒和巴赫图特两人默契配合,抓住机会联手轰出了一击,暗魁在这一次攻击中受了伤,随后局面就开始变得不利。

身材雄壮若魔神的暗魁。在交战中瞥了观战的方邃一眼,目中杀机暴涨。

可惜他被巴赫与乾荒联手所阻。始终没有机会抽身去攻击方邃。

此后形式对暗魁愈见不利,他怒喝了一声,既然杀不了方邃,终于生出去意。

但见暗魁连连抢攻,暂时逼退了乾荒和巴赫,随后撕开虚空。就想要进入其中离去。

惊人的变故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当暗魁打开虚空的一刻,方邃这边的情景有些诡异,他周身弥漫起浓重的死气,身上宛若纹身般出现一条条死亡咒术纹路,忽明忽灭。

方邃在这一瞬毅然决然的再次施展了死亡献祭。献祭自己的生命力来换取强大无匹的力量。

他体内的生机迅速被抽离,形容枯瘦,瞬间就变成皮包骨的悚然模样,连血肉也被死亡献祭的力量所吞噬吸收。

同一刻,方邃的眉心光芒夺目,海潮般睥睨的涌出神祇的威压波动。

那股浩瀚威压,甚至穿透了时空与画面的阻隔,在海王殿会议室内旁观的几位副殿主,皆在此刻不约而同的感应到一种发自灵魂最深处的颤栗。

死去的荷鲁斯,通过死亡献祭的秘力,仿佛和方邃产生了神魂共联。

荷鲁斯化成一头金鹰,乍然从方邃的额头处翱翔飞出,一闪而逝。

嗤!

另一边的暗魁正好在此时撕开虚空,顿时有一头金鹰从其破开的虚空中,如流光飞闪而出。

倏忽间,金鹰飞临暗魁额头前方,其尖喙中喷吐出一缕盛绝尘世的光芒,刺入了暗魁眉心。

下一刻,暗魁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额头被光芒刺穿,出现一个被灼伤的窟窿,荷鲁斯金鹰顺势穿入其头颅内。

呼!

暗魁的身体由内而外,倾泻出亿万缕光芒,璀璨的金辉,照亮了亿万里太空。

他周身处处龟裂,刹那间便被体内燃烧的太阳神火焚成了飞灰。

一轮骄阳从暗魁被焚烧消失的身体内破出,随即这骄阳快速缩小,化成一个烙印遁入方邃眉心。

最终,方邃眉心的光芒渐弱,太阳印记消失,远近的太空又恢复了黑暗。

至此,影像画面终止。

小会议室内,人人面色震撼。

方邃设伏伏杀暗影首将,并且真将暗魁给杀了,而且暗魁就是死于方邃亲自出手。

这则消息不久后必要在五方域内轰然传开,方邃之名由此将会暴涨到什么程度,恐怕如日中天都不足以形容其璀璨!

“那金鹰神祇是从方邃眉心走出来的,他体内藏着一尊神祇?这太不可思议了!”

魏武江满脸惊骇,第一个反应竟是撕碎了自己签字确认,想要罢免方邃的手令,速度麻利的让人瞠目结舌。

井山泽冷冷的哼了一声,起身准备往殿外走。

罢免方邃之事已经不可能成功,但井山泽还有别的手段可用,方邃虽然成功伏杀暗魁,但想就此让他井山泽甘拜下风,却还远远不够。

井山泽步履昂然,面色沉雄,气度分毫不改。

蓦地,一个声音响起,淡淡道:“井山泽你先坐回去。”

随着声音传出,这间私密性极强的小会议室的空间壁障,就仿佛一扇门户般被人轻松开启。一个瘦小干巴的老头儿,背着双手,从虚空中顾盼自雄的跨步走出。

ps:求票~~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