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主
字体:16+-

第706章 神能无边!

第七百零六章 神能无边!

永恒的黑暗神殿内,涌动着一股庞大的威压,充斥每一寸空间,凝如实质。

随着阴神的回醒,这种威压还在不断增强。

“尊敬的婆罗诺那,欢迎您从深眠中苏醒,重临人间。”

“这一世,是千百世轮回的交接点,母神也将在不久的未来从世界深处归来,让这方宇宙重归黑暗······开启新的宇宙纪元!”

大长老和一众神子神女相继开口,神色虔诚,话音坚定。

在他们前方,身形高挑的婆罗诺那,穿着裙尾铺散在虚空中的黑色拖尾神袍,凌空而立。她身后力量流转,自然形成一道黑色法环,映衬之下,让她显得威严冷漠。

在婆罗诺那苏醒之初,她散布的波动刚达到十阶,然而当她起身以后,只是开口吞吐了一次。

虚空便无声无息的破碎了,这一刻,仿佛诸天位面内都有一股黑暗的源头力量,被阴神收摄接引过来。

她每呼吸一口气,己身力量便增长一分。

数次呼吸后,婆罗诺那的力量变得深不可测,涌动的气机恐怖至极,远超大长老等人的感应极限。

此时,永恒的黑暗神殿外,幽暗的闪电粗横如龙,交织闪灭,密集如雨,异象慑人。

阴神的出世,似乎震动了千百个位面世界。

婆罗诺那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眼睛阖动,扫视周边,轻易便看穿了诸天世界的繁复变化。

她的眼睛看穿时空,跨越一个个宇宙般遥远的距离,在深暗的时空深处,看见了阳神。两者目光对接,阴神淡淡道:“你何时归来?”话音不着喜怒,却在刹那间穿透了距离的阻碍,送到阳神耳畔。

“两个月后。”

阳神的回应同样如此,波澜不生,平静的让人心寒。

婆罗诺那再未说话,伸手一抹,黑暗的虚空深处,有一柄法杖从遥远距离外破空而至,如光似电的落入婆罗诺那手中。

这法杖顶端像是镶嵌着一轮弯月,光芒皎洁,杖体却漆黑无光,纤细的不足小指粗,丈许长短。

法杖名曰‘阴神的权杖’,象征着阴神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力量。当阴神沉睡,它就会隐入时空深处,化身虚无,永不出世,当阴神醒来,法杖便会从虚无里诞生,归来,随同阴神展开统治诸天的征战。

阴神手握权杖,轻声叹息,似有遗憾之意。

大长老跪伏不起,以额头触及手背,行觐见神明的触额礼,恭敬道:“尊敬的阴神,您的力量恢复了?”

阴神并未看向跪伏的大长老和一众神子神女,自顾道:“我的身体在苏醒前,遭到方邃的伤害,识海破碎过,此次复苏受其影响,目前只能达到主神顶峰,而没有直接进入神王境界。”

阴神的声音有种难以具体言表的力量,让人听后心中凛然,不敢稍有忤逆。

她话罢目光转动,自苏醒以来首次看向大长老。

这一霎,大长老连灵魂都颤抖起来。阴神问道:“这方宇宙的整合进行的怎样?”

大长老深深的埋下了老脸,谦卑道:“您的仆从愚蠢无能,目下这方宇宙还未完全归于我们掌控,残余的抵抗力量依然强劲,其中最强的抵抗势力,就围绕着方邃而存在。”

大长老神色愈发卑微,再道:“不过我不久前刚接到一则母神亲自传来的神谕,有初始宇宙降临的一队神祇,其中包括一位初阶主神,会来到这方宇宙格杀方邃,而且届时母神也将亲自出手,所以方邃此时应该已经死了。”

方邃之名入耳,婆罗诺那目光微烁,眼帘低垂的注视大长老,平缓不波道:“你确是很愚蠢,连方邃未死,并且反过来战败了初始宇宙降临下来的那支队伍,也不能在第一时间掌握?”

大长老骇然一惊,“难道方邃······竟能在母神的无上威能下活命?”

阴神续道:“我刚接收到母神传念,她出过手,可惜事与愿违,有‘意外’从初始宇宙降临,破坏了母神杀掉方邃的过程,所以,方邃还活着。”

大长老和一众神子神女同感惊愕。

“是什么人如此大胆?在亿万世的轮回里,母神的存在从来都是不可磨灭的,叱咤四方,威压诸天宇宙,有什么存在敢开罪母神,原因就仅仅是为了救方邃?”大长老问道。

阴神道:“从初始宇宙降临下来,阻止母神格杀方邃的力量,被迷雾所环绕,连母神也无法洞察那人的身份。母神只强调了一点,就是方邃成长到如今的境界,已经是祸患,母神让我亲自动手,不惜代价取其性命。”

大长老喜道:“母神的决定总不会有任何偏差,而今确是需要阴神大人出手,才能抹杀此子,永绝后患。”

阴神把玩着手中权杖道:“按母神的意思,既然连初始宇宙也有神能之辈护持方邃,那他就变得十分**和重要,代表的是一种先机和气运,他会变得很难被杀死,越是如此,一旦杀了他,就会对某些事情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其实想杀方邃并不难,可以先杀纪瑶,则方邃立即就会陷入莫大的悲痛中,他会失去冷静应对局势的能力,进退失措,变得不堪一击,这才是杀他的最佳方式。”

大长老精神一震,双目大亮:“此事宜早不宜迟,我们应该早日动手。”

“说的不错。”

阴神雷厉风行,话罢便挥动手中权杖,那法杖发出一缕幽光,演化成镜,照彻时空。

恍惚间,纪瑶的身影在镜子里徐徐映现出来。

神的墓地。

方邃凌空而立,手执亡灵死书,正在诵读死书上记载的一篇咒文。

随着方邃的声音响起,这处墓地里异象横生,风起云涌,星辰,大地,无数墓碑上同时流转显现出神秘的咒文。整个墓地世界都开始震动,虚空中映现出一幅幅恢弘的时空影像,似乎是在展现埃及神系最鼎盛时期的一些祭祀典礼。

那些影像里的神祇,大多头戴法冠,有神光绕体,不可直视,威能通达诸多世界。

方邃身畔,巴斯特、阿努比斯,乌拉,塞赫美相继出现,瞩目着墓地上方虚空中投映出来的一幕幕影像,个个神情悲伤。

陡然间,影像转变,时空画面切换成一幅幅战斗场景。

那是众多神祇在对战争锋,场面浩瀚,大气磅礴,蔚为壮观!

画面里出现了拉,出现了阿努比斯,出现了巴斯特,还有更多方邃未曾见过的埃及神灵。

这些战斗画面,都是埃及众神在拉率领下征战诸天,睥睨厮杀。

方邃双目炯炯,心下极为震撼,这些画面太珍贵了,其中有拉和众多神灵施展的种种灭世神术,让方邃眼界大开,目不转睛。

忽然,画面再变。

“众母!”

方邃在画面里看见了众母,还有阳神米伽罗,阴神婆罗诺那,以及更多的众母麾下神灵。这些神在众母统御下,和拉率领的埃及众神展开了神系间的辉煌战争。

方邃在对战双方的诸多神灵里,看见了不少能够隐隐对应这一方宇宙传说的强大神祇······芬兰神话中的天空之神乌戈,印度神话中的梵天,湿婆,罗马神话中的朱庇特等等。

墓地上空映现出来的画面,仿佛在阐述众神的起源。

原来他们都曾聚集在众母麾下,毫无疑问,最终推翻众母的也是他们。

方邃目燃神火,他全力催动永恒神格,在他身畔,时间开始迅速倒退。

不可思议的一幕随之出现。

方邃居然迈步前行,走入了那墓地上方虚空显现出来的画面里,并且在画面里出手,和众神交锋对战。

这种神通,太过奇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方邃从真实的世界,走入了虚幻的画面影像内,在其中对战众神,这是交接虚幻与现实的一种神术,玄之又玄。

巴斯特和阿努比斯等人看的惊讶艳羡,瞠目结舌:“上主的神力与日俱增,已经达到对接虚幻与现实的程度,可以无中生有,篡改规则,这是只存在于想象层面的传说能力。”

巴斯特话罢,阿努比斯若有所思:“在众母亲自出手来袭后,上主经历了生死间的轮回,他似乎在轮回中洞彻了某种奥秘和真谛,力量由此进入一种虚幻莫测的秘境,仿佛在追溯永生,这种力量领悟,已经超出境界上的限制······”

就在这时,乌拉低呼道:“上主靠近了拉神,他们在影像中合二为一·······”

这时候墓地上方的画面里,方邃确是走向了拉,并且和拉融合在一起,二而为一。

画面中,方邃与拉的影像相合后,随即和众母展开了超出常人理解极限,跨越时空,跨越虚幻和现实壁垒的对决!

画面里的一切,都被方邃和拉相合,与众母对战争锋的过程摧毁了,时空坍塌,万物崩灭,众多神灵也受到波及,陨落惨死,化为飞灰,在影像里消失。

神的墓地中,巴斯特等人紧紧注目,眼也不眨一下。

倏地,变化再生。

不知为何,方邃忽然从拉体内分化出来,直接脱离了虚幻的时空画面,身形在神的墓地里一闪消失。

成仙地。

纪瑶本来在与慕清莲交谈,然而她的额头前方,毫无征兆的出现一根手指,点向她的眉心。

这一指来的太突然了,事先连纪瑶也没能生出半点感应。

无疑的,这是阴神的手指,来袭杀纪瑶。

婆罗诺那身在永恒的黑暗神殿内,指端却能穿过无尽时空,出现在成仙地。

这一指,简直匪夷所思,神能无边。

ps:大家阅读愉快,求票,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