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以神之名
字体:16+-

第2章 Chapter One 神之召唤 (1)

13年前,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

市中心的某栋别墅外,5个小孩子在堆雪人。

13年前,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

市中心的某栋别墅外,5个小孩子在堆雪人。

“哥哥,你堆的雪人好可爱啊!”一个稚嫩的声音兴奋地说道,它的主人——一个年仅3岁的小女孩眨巴着大眼睛,摸着雪人的“肚皮”。

小女孩有着黑色的长发和蓝绿色的瞳孔,面容精致得像个洋娃娃。她眨巴眨巴湿润漂亮的大眼睛,好奇地含着手指,用另一只手在雪人的“肚皮”上戳了又戳。

“记得要给它插上胡萝卜鼻子和黑纽扣眼睛哦。”另一个在她身边的稍大一些的男生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微笑着说。

男生面容与那个小女孩十分相近,只是他拥有着一头金灿灿的发丝和碧绿色的瞳孔,望着小女孩,脸上便不期然流露出一丝温柔和宠溺。

旁边还有一个女生和两个男生也在学着堆雪人。比较显得突兀的是,一个看起来大约19岁的美少年仅仅是坐在一旁,微笑地看着他们。

别墅内灯火通明,欢笑声络绎不绝。

大家都十分高兴,整个城市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是的,这是平安夜,小孩子们收礼物的节日。但是,美好的一切也都毁灭在这一天,13年前的12月24日。

惨叫声此起彼伏,配合着利器刺入身体的声音,喷溅出来的鲜血洒了一地,原本欢乐祥和的街市,霎时间变成了修罗场。

不久,市中心的市政府失火,火势蔓延到整个城市,连临近的郊区也没能幸免。只是区区3个小时,这个城市就变成了一堆废墟。

城民们被杀死的,被烧死的,被砸死的,被熏死的,数不胜数。

别墅前,先前还在堆着雪人的小女孩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倒在了重重火焰之中……

“爸爸!”

紫陌樱惊叫一声,从**坐起来。

映入眼帘的是自己所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摆设。夜深了,一片寂静之中,只有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在房内回荡。

真是的……又做噩梦了。

她抬起手抚上自己的太阳穴揉了揉,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

没想到,事情已经过去了13年,她竟然还会被梦魇缠身。

“啪嗒”一声,房间的灯忽然亮了,紧接着是一声惊呼:“呀,小樱,你醒了?”

一个容貌美艳的女人端着水进来,坐到了紫陌樱身边,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可怜的小樱,又做噩梦了?”

“嗯……”紫陌樱有些痛苦地抬手遮眼,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还在。

“好了,现在没事了。”女人抱住紫陌樱,温柔地在她耳边喃喃低语。似乎有种神奇的力量,令紫陌樱的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

这个女人是她的养母,紫家族现任家主、帝星学院理事长紫尧阳名义上的妻子,黄英姬。

之所以只是“名义”,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不是真正的黄英姬。

真正的黄英姬在13年前就随同那一场灾难一起失踪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只是紫尧阳拜托水苍一族人偶师做出来的人偶。

13年前,整个城市都被毁了,樱是仅存的孤儿之一。父亲生前的挚友紫尧阳收留了她,而她也从此改名紫陌樱。

来到这幢超大别墅以后,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在这里还有个哥哥,叫做紫陌羽。

……

“紫伯伯,我的爸爸妈妈呢?”3岁的小女孩努力地仰起头,珍珠大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他们去天堂了,天堂是个很美好的地方哦。”紫尧阳微笑着,温暖而略显粗糙的大手抚上了她的小脑袋,动作轻柔,“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从今天开始,叫紫陌樱。为了保护你,我的亲生儿子紫陌羽将和你定下婚约。陌羽,过来。”

一个面容清秀的小男孩走过来,一头浅金色的碎发耀眼无比,紫家族特有的灰紫色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眼中有一丝淡淡的怜惜。他脸上带着不属于这个年龄孩童应有的沉稳淡然。他站在小女孩面前,也像紫尧阳一样伸出肤质细腻紧绷的小手摸了摸她的头,说:“以后谁敢欺负你,我会十倍还给他,所以你可以安心当我妹妹。”

……

“坏蛋陌羽,别抢我的许愿糖果!”

“许愿糖果什么的,根本就是他们骗你的,我打开给你看看。”紫陌羽打开了糖果,但是里面根本没有什么五颜六色的糖果,一只黑糊糊的东西正在里面蠕动着,竟然是一只蟑螂!“啊!”陌樱惊叫一声,慌慌张张地退到几米开外,难以置信地盯着紫陌羽手中的东西,吓得哭了出来。

“陌羽,又是你欺负小樱?我会惩罚你的哦。”紫尧阳满脸带着恶魔般的笑容凑过来,屈起食指轻弹了一下紫陌羽的额头。

“不是我。”紫陌羽蹙眉盯着他,神情冷淡而抗拒,“不要乱栽赃,你这个疑似恋女的人妖。”

……

“噗”的一声紫陌樱忍不住笑了出来,黄英姬也跟着笑了。她知道樱在想什么,现如今能带给紫陌樱笑容的,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那个与她有婚约的哥哥——紫陌羽。

“对了,英姬阿姨,陌羽这些天精神状态还好吧?”紫陌樱突然紧张地问。她最近做噩梦的频率大增,紫陌羽身上也出现了很多怪现象——比如,如果他经过玻璃桌的旁边,那些玻璃就随之碎裂。偶尔还会有碎屑刮到他的皮肤,留下淡而长的一道血痕。

所以最近紫陌羽无论做什么事都小心翼翼。

“嗯,他还好。”黄英姬点了点头,“怎么样,要不要下楼去坐一会儿。”

紫陌樱没有拒绝,翻身下了床。以她现在的状况,今夜估计也没可能入睡了。

“公主殿下啊,快点醒来吧……”

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突兀的声音,语速缓慢但有力。

她的身体不由得一滞。

这个声音……

“公主殿下啊,您已经休息得够久了,是时候醒来了……”

苍老的男声在她脑海中回荡,她百分之二百确定自己没有听过这个声音,然而,一种强烈的熟悉感却从心底升起,积在她心头,久久不能消散。

什么公主殿下?

虽然疑惑,但下一刻那苍老的男声却消失不见了,连一点回声也没有——正如它的出现一般。她试着等了等,却没有再等来那个声音。

也许是自己做噩梦做傻了吧……

紫陌樱耸了耸肩,随着黄英姬下楼,走到大厅中。

女仆穗也已经起来了,她替紫陌樱打开了电视,然后去帮她端水。

深夜并没有什么很好的节目,但是穗调到的这个频道,正好在播吸血鬼的电影。

“公主大人,是您应该苏醒的时候了。”

电视里,那个样貌英俊却拥有苍老声音的男人朝着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孩单膝跪下,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你……你说什么?我……我可不是……公主……”

女孩被吓得瑟瑟发抖,因为她清楚地看见了男人嘴边冰冷的獠牙和血红的双眸,当然他身后的那对黑翼也足以令人感到恐惧。

“是不是公主,只要检验一下就好了……”

那男人的声音轻轻地飘起,仿若叹息。然而下一刻他却朝女孩走过去,直接伸出手,把女孩掰过来:“恕我失礼了。”

男人在吸女孩的血,然而女孩的身体却在这一刹那发生了异变。

原本浅金的长发逐渐变黑,发梢也在不断地伸长,她碧绿的眸子极快地染上了一抹血色,嘴边同样出现了獠牙。

“您看,您果然是我们没落的公主殿下。”

男人的獠牙已经离开了公主的脖颈,他的目光中没有尊敬,却带着一丝玩味。

“公主殿下,来,跟我回去吧。”

“你是什么人,竟敢吸本殿下的血。”公主此刻的声音已经完全变了,变得沉稳而冰冷,“我会让你受到惩罚的。”

……

频道突然被换掉了,同时一个优雅清冽的声音在紫陌樱头顶响起。

“害怕就不要看。”

那声音很温柔,带着淡淡刻意隐藏的宠溺。

紫陌羽转身走到沙发前蹲下,直视蜷缩在沙发上的紫陌樱:“这些都是假的,不要害怕了。”

“陌羽哥哥……”紫陌樱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完全的蜷缩姿势,这是极度恐惧的时候,人的本能姿态。

“今晚又做噩梦了吗?”

紫陌羽在她身边坐下,将温热的咖啡递给她。

“嗯。”紫陌樱点了点头,低头抿了一口咖啡,然后才将头转向紫陌羽,目光关切地望着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问道,“陌羽哥哥,你……还好吧?”

“放心。我要是这点毅力都没有,怎么保护我亲爱的妹妹。”紫陌羽微微一笑,望着紫陌樱的目光充满了温柔,脸上半分异样都没有。

然而如果此刻紫陌樱掰开他攥紧的手掌,就可以看到,上面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他的动作是那样小心谨慎,他的精神其实每分每秒都高度集中,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的力量。

她就在面前,他不想伤到她。

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在大约一周前。帝星学院有几个禁地是不允许学生进入的——它们之所以被列为禁地,是因为其中有着过于强大的魔法。

而在这个属于人类的世界,并没有多少人知道魔法的存在。

紫家族是为数不多的知道魔法存在的家族之一,而且紫家族作为魔法力最强盛的几个家族之一,家族中人都是很强的魔法师。

那些所谓的禁地,也是只有紫家族的人才能进入。一周前紫陌羽带着紫陌樱去禁地之一的危机森林玩,紫陌樱却不小心踩到了一个魔法阵。她清楚地听到自己周围有什么东西破碎了,随即就看到了一脸焦急冲进魔法阵的紫陌羽。

话说回来,紫陌羽的异样也是从踩进那个魔法阵的时候开始的。

“没事就好。”紫陌樱松了口气,双手捂脸,喃喃低语道。对于紫陌羽会产生这样的情况,她感到很愧疚。毕竟如果不是自己,紫陌羽也不会冲进魔法阵。

“没事。”紫陌羽笑了笑,“不过我也睡不着了,索性就在这里看一晚电视吧。”

他耸耸肩,然后就拿起遥控器,开始找寻适合紫陌樱看的频道。

谁都没有发现,在这幢别墅的某个地方,一个黑色的身影渐渐隐去。

隐约的一丝轻笑在空中飘散,几乎不为任何人所发觉。

第二天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