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三章:织亡者之穴

三天的时限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虽然在这期间有城卫军的人来过巴斯托兰村,不过也只是吩咐了村子里的治安队长几句便匆匆离开了。大概是巴斯托兰村虽然和刺客的逃亡方向相同,但是离弗洛丹城并不近,城卫军不相信受了致命伤的刺客还能够逃到这么远。更何况巴斯托兰村的村民向来老实,家里出现陌生人不会隐瞒不报,不至于这么多天都没有动静,所以城卫队很是放心的离开了这个藏有刺客的村子。

陆锦添依旧是每天种种田,没事的时候还会去池塘泡个澡什么,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蒂凡尼住在家里会有什么后果。

不过今天是任务完成的最后一天,如果不把蒂凡尼送出去,这个任务就白做了。只是如何送她出去还需要稍微等到夜晚到来才行。

“你真的要赶我走?”蒂凡尼楚楚可怜的看着陆锦添,几乎都要流下两行清泪了。

“真是只狐狸。”陆锦添暗自腹诽,脸上却依旧没什么表情,似乎完全不为蒂凡尼的行为所动。

“你的伤昨天就好很多了,即便是遇到了同级的城卫军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难道你就不怕在我这里住久了,有一天被我吃掉么?”陆锦添一边嚼着面包,一边又露出了自己标志性的神秘微笑。

“贝尔兰德斯你个混蛋!”蒂凡尼想不明白,为什么平时冷静的自己居然老是被眼前的男人三言两语挑拨的失去理智。

“所以你还是不要和混蛋待在一起了,吃过晚饭,我送你离开。”陆锦添再次无视女刺客的愤怒,如果这种愤怒可以转化为怒气的话,恐怕他此时应该被一刀秒杀了。

“呼——”蒂凡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压抑住自己处在爆发边缘的情绪,狠狠的咬掉了一大块手中的面包。眼前的男人说的没错,如果自己在这里待久了,恐怕真的会发生什么事情。况且一个刺客如果长时间不去战斗,所有的意识,感觉,身体机能都会退化,蒂凡尼毕竟不是普通的刺客,不可能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归于平凡。

“那你以后还会在这里么?”蒂凡尼看着一脸平静的陆锦添,猜不透他内心的想法。经过短短三天的相处,她反而更加看不透眼前这个叫做“贝尔兰德斯”的男人了。他的表现太过平静,不是普通人的那种安于现状的平静,而是一种她只在那些大人物身上见过的平静,是一种他仿佛把所有都看透之后才有的了然。

“也许会离开,也许在这里终老。”陆锦添想了想,如果真的可以在这里终老一生,似乎也不失为一种美好的结局,但是这注定只是幻想罢了。所谓的“风波远我,我远风波”也只会出现在那些经历了一切的强者身上。没有看过世界,就谈放下的人生,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完整。

“如果你还在,我会来看你。”蒂凡尼想了想,许下了她目前唯一可以许下的承诺。

洛克希德玛今天的夜晚并不完美,星光和月关全部被一层淡淡的乌云所笼罩,即便是蒂凡尼也只是可以看到不远处的路,至于更远的山和树则是一片黑暗。

“前面就是织亡者之穴,通过织亡者之穴就可以到达索罗不达米亚山谷,接下来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让蒂凡尼奇怪的是,身前的贝尔兰德斯的似乎比她还要稳一些,仿佛黑夜并没有影响到他分毫,可是一路上气氛沉闷,她也找不到说话的时机。

“织亡者之穴?”虽然在行动之前,蒂凡尼已经了解了一番弗洛丹城周围的地形和村落,但是当陆锦添说出“织亡者之穴”这几个字的时候,她还是发出了疑问。因为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所谓的“织亡者之穴”,无论是正式的地图,还是某些特殊的地图上都没有这个地名。

“因为那里生活着一群‘恶魔’,所以所有的地图上都没有标注。”翻过一道山岗,陆锦添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蒂凡尼顺着陆锦添的手指就看到了不远处起伏的土丘和一个仿佛深渊一样的黝黑裂口。

“织亡者是蜘蛛的名字,这里曾经是一群蜘蛛的巢穴。之后蜘蛛被消灭,但是被蜘蛛杀死的冤魂凝聚在此处,久而久之便成为了一处

禁地。”

“你已进入织亡者之穴地区。”伴随着系统声音传来,陆锦添已经跳下山岗,双脚踩在了织亡者之穴那看起那了无生机的土地上。

“蜘蛛,还有亡魂,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蒂凡尼看着惨淡月光下被淡薄雾气笼罩的土丘,身上不由起了许多的鸡皮疙瘩。

“这是村里的老猎人告诉我的,当年他亲自走过过这个地方的地道,知道地道的尽头是什么地方。你只要沿着最宽的那条路走,不要拐进岔道里就不会走错路。”陆锦添看着正在犹豫的蒂凡尼,也不管她到底是什么反应,一把拉住她的手,把她拽进了织亡者之穴的区域。

“你正受到冤魂气息的影响,魔法抗性下降。”

“你正受到死灵雾气的影响,感知下降。”

……

陆锦添每向前走一段路,系统就会弹出各种的负面状态的信息,这些数不清的负面状态足以说明这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这是驱暗石,可以帮助你照亮地穴里的路;这是怨灵结晶,可以让你不被怨灵发现。但是两者都只有三个小时的时效,你必须快点通过地穴。”陆锦添带着蒂凡尼走到地穴的入口,把两个被布条包好的物品交到她的手上。

“那你呢?”蒂凡尼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就知道自己不该这么问,贝尔兰德斯有自己的生活,不像她,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刺客。

“走吧,等你走了,我就可以回家睡觉了。”陆锦添看着蒂凡尼,摆了摆手示意让她快走。

“我走了,你要多保重。如果你不离开,一定要等我回来看你。”蒂凡尼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又看了看眼前的男子,终于是割舍了心中某些不成熟的感情,连拥抱都没有给陆锦添,扭头走进了黑暗无垠的地穴里。

“走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否则让你看到我今晚的样子,你会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陆锦添拍了拍自己的手,露出了一个无比渗人的微笑。

“接下来,可就是我的狩猎时间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