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四章:交锋

鲁赫夫此时有些烦躁,弗洛丹城的贵族老爷被刺杀,结果凶手还在他们的追堵下逃跑了,这让身为城卫军的他们脸上无光。虽然他只是一个小队长,不会受到城主直接的责骂,但是从城卫军的大统领在受训回来之后足足骂了他们一个小时就可以看出,这次城主有多么愤怒了。要是找不到那个该死的刺客,接下来的日子想想都不好过。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可是城主的原话,所以为了城主的这句话,他们今天只能够暂时驻扎在巴斯托兰村,明天他们再从巴斯托兰村出发,向更南的方向去找寻刺客的踪迹。

“不过这个刺客到底躲在什么地方了?”作为一个小队长,鲁赫夫自然是有一些头脑的。这样大肆的搜捕,怎么可能找不到那个刺客,况且那个刺客还是受了致命伤。讲道理,如果她一直得不到有效的治疗的话,现在早就失血过多死在什么地方了。

“难不成她又折回弗洛丹城了?或者她还有同伙?”鲁赫夫一边喝着从村子里酒馆打来的黑啤酒,一边思考着问题。

“队长!”只是没等鲁赫夫想出什么头绪来,一声高呼就打断了他的思路。只见从屋子外急匆匆跑进来一个喘着粗气的士兵。

“怎么了?!”鲁赫夫站起来,他的预感告诉他,可能会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有人看到那个刺客了。”

没等士兵走到门口,鲁赫夫就一把冲了出去,一边整理自己的盔甲,一边问道:“那个人在那里?”

“姓名:鲁赫夫

称号:尽职的卫队长

等级:九

当前职业:零阶长枪斗士,兼职城卫军低阶统领

状态:生命300/300,能量?/?,体力105/200”

当陆锦添看到急匆匆赶来的鲁赫夫的时候,心中反而稍稍安定了一些,还好不是十级人物。只要不是第一天升到十级的人物,基本上都已经进行了第一次进阶,那可就不是好对付的

了。更何况是这种既能够给手下加增益状态,本身又耐打的家伙。

“你是说你看到一个人影从麦田里窜出去,然后逃往了那个方向。”鲁赫夫一边听着陆锦添有些婆婆妈妈的叙述,一边思考陆锦添所说的话的真实性。

“对,对呀。那个影子跑得可快了,我当时还以为是短尾豹从荒原里跑出来了。”陆锦添假装惊慌失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受到了巨大惊吓的而手足无措的普通农民。

“你叫什么名字?”虽然陆锦添的表情不像是有假,但是鲁赫夫还是有些怀疑陆锦添所说的话。

“回禀大人,我叫做贝尔兰德斯。”陆锦添装作老实诚恳,心中也颇有些忐忑。这可不是巴斯托兰村的村民,他可不敢保证自己的中级沟通能力一定可以骗过这个城卫军小队长。

“去问问村里人,这个家伙是不是村子里的人。”鲁赫夫一边打发手下的士兵去验证陆锦添的身份,一边走到了陆锦添的身前。他那如同铁塔一般的身躯极富压迫感,再加上他的城卫军身份的加成,当时就让陆锦添感觉到了极度不舒服。

“你正受到鲁赫夫的威慑,将进行一次意志力判定,若判定失败,你的思维将会受到较大干扰。”

“判定中,判定未通过,你的【极效思维】天赋触发,你的思维能力获得极大提升,并且无视鲁赫夫威慑的效果。”

短短一秒钟,陆锦添的系统消息之中就弹出了两条消息,如果不是这个天赋,估计他这次撒谎百分之一百会被这个城卫军小队长拆穿,这也正是陆锦添敢于冒这个险的原因。这可不是这个天赋第一次帮他渡过难关了,对于这些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AI,陆锦添一直都怀有着极高的警惕。

“那我问你,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到村子外面去?”看到陆锦添冷汗直流,鲁赫夫的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神采,一般人被他这样一吓基本上说不出假话,这样再问话的话基本上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了。

“回、回禀大人,我、

我是去村子外面,偷、偷、偷西瓜的。我只是想偷西瓜,我真的没想干坏事,大人、大人我是无辜的。”所谓的演戏要演全套,陆锦添深知这个时候更不应该松懈,并且有了极效思维效果的帮助,陆锦添感觉自己的演技简直浑然天成。如果让这个城卫军小队长看出一点点破绽的话,他的计划就将完全失败,并且他还会被置于一个极度危险的处境之中。

“队长,这个贝尔兰德斯确实是巴斯托兰村的村民。”这个时候去调查陆锦添身份的士兵也从村子里回来了,身份这一点陆锦添倒是完全不担心,即便他是突然出现在这村子,系统也已经把他的一切身份安排好了。

“嗯。”鲁赫夫听到手下士兵的汇报,这才稍微退开了一些,稍微思索了一番,再想不到什么疑点,他便换了一种语气轻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带我们去你所说的那个人影所逃跑的方向看一看。”

“上钩了。”陆锦添暗暗松了一口气,但是表情上仍不敢有半点放松,还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全听大人的吩咐。”陆锦添抹了一把冷汗,心中已经是杀机四伏。如果这次事情结束了,恐怕他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回到这个安静祥和的村子里来了,他也应该去和这个世界谈谈了。

“那好,弟兄们整队,我们马上出发。”鲁赫夫打起一支火把,交给了陆锦添。然后抽出了自己背在背上的长枪,站在了自己这一行三十个士兵的面前。

“只要抓到了刺客,我们就可以回家了。”正准备走到队伍前面的陆锦添听到这句话之后微微愣了一下,心中却也不免浮现起一些情感波动。

即便这只是一个游戏,但是在这个世界里,他们就是鲜活的生命。陆锦添虽然不是什么圣母,但是也不是十恶不赦的邪魔,即便是迫于无奈,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忍心。

“要怪,就去怪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吧。”陆锦添不再想那些左右他所做出决定的情感,举起手中的火把,照亮了前往织亡者之穴的道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