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十章:地穴深处(下)

想要杀死生命值高达七百,并且现在还在不断回复生命值的育母蜘蛛,光靠几个捕兽夹和几支弩箭显然是不够的,不过现在还是在夜晚,陆锦添相信即便是是十五级的领主怪物,他也有机会和其周旋一二。

布置好一切之后,陆锦添将捕兽夹和弩机用细线连接,只要育母蜘蛛踩中了捕兽夹,就会触发洞穴里的两架弩机,如果这一套伤害顺利打出,那么陆锦添对付育母蜘蛛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接下来就是开怪时间了。”陆锦添小心的绕过自己布置的捕兽夹,朝着巨坑的中心缓慢的移动。不过当他走到巨坑中心区域外围之时,却发现实际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要复杂许多,原来在巨坑的中心之上铺满了细密的蜘蛛丝,这些蜘蛛丝杂乱无章的延伸,但是最后都汇聚到了育母蜘蛛所在位置的下方。也就是说,陆锦添只要触动一根蜘蛛丝,也许就会惊醒沉睡之中的育母蜘蛛,而且这些蛛丝还附带着减速的效果,如果陆锦添站在蜘蛛丝上的话,他的唯一的速度优势也荡然无存。

原本还想要在育母蜘蛛附近浇上煤油的陆锦添不得不退而求其次,现在只能够一把火将蜘蛛丝点燃了,至少这样还可以逼迫育母蜘蛛放弃盘踞在蜘蛛丝上和他战斗。

陆锦添小心的在蛛网的四周都洒上了煤油,做完这一切的时候,陆锦添已经因为紧张和忙碌渗出不少的汗水。现在是洛克希德玛时间凌晨四点半,六点是洛克希德玛进入白天的时间,现在的他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来解决战斗了。

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陆锦添有些发抖的点燃了手中的火烛,也就是洛克希德玛类似于火折子之类的工具。如果在这里死了,他就是真的死了,像是鲁赫夫一样化为一堆数据,消失在空气之中。陆锦添一直认为洛克希德玛不再只是一个游戏的原因,就是玩家失去的了作弊一般无限复活的能力,这就相当于神被打下了神坛。即便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存在复活的办法,但是那也不是陆锦添现在这个等级可以做到的事情。

“就当这只是游戏,就当这只是游戏……”陆锦添的嘴里一边絮絮叨叨,手中的火烛却越来越靠近蜘蛛网。没等到陆锦添点燃蜘蛛网,他突然看见眼前的蜘蛛网轻微的颤动了一

下。瞬间陆锦添的脸色变得有些惨白,他手中的火烛也猛然甩到蜘蛛网之上,然后他整个人头也不回的拼命冲向自己刚才布置的陷阱,这下子这只怪物算是真的被他弄醒了。

“该死的,领主阶的怪物怎么和精英阶的差了这么多!”陆锦添看着刚刚复苏的育母蜘蛛从火焰之中从容穿行而出,几乎都要把自己的下巴给吓掉了。因为他看见火焰即便灼烧在育母蜘蛛最为柔软的下腹的时候,也不过只是每秒飘出“2”、“3”这样的数字,这代表眼前这只蜘蛛的元素抗性已经高的离谱了。

“恐怕捕兽夹和弩机也没戏了。”陆锦添一边看着庞大的育母蜘蛛走出了巨坑中心,一边小心的后退并计算着和这只大蜘蛛的距离。

“有意思的年轻人,就是你打扰了我的睡眠?”就当陆锦添想着应该如何让自己脱身的时候,他眼前的育母蜘蛛忽然被一阵强烈的蓝色光芒所笼罩。接下来陆锦添就看见了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到的景象,眼前的大蜘蛛居然变成了一个上半身为人下半身为蜘蛛的蛛人。

“我的天呐……”陆锦添估计此时他的嘴巴大的可以塞下一个半斤的苹果,这是什么鬼东西,自己还没干什么,眼前的蜘蛛就变形了。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中了蜘蛛毒,眼前产生幻觉了。

“我看的出来,你和之前那些士兵不一样。”这只巨大蛛人的冲击力显然比一只巨大蜘蛛要大得多,而且这还是还是一只母蜘蛛,陆锦添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姣好的面容。

“姓名:育母蜘蛛·布蕾莎

称号:受折磨的灵魂

等级:十五

种族:蛛人(由人类转化)

当前职业:零阶蜘蛛之母,一阶育母蜘蛛

状态:生命701/1200(重伤),能量?/?,体力180/240”

当陆锦添再次观察眼前的育母蜘蛛的时候,此时弹出来的却是不再是怪物模版,而是一个人物模版。他可是第一次听说,怪物打着打着就变成人的事情,即便是他现在也是完全不知所措。

“很奇怪吗?当初我被变成这幅摸样的时候,我也很奇怪。所以我怨恨,我愤怒,我想报复所看到的一切

。”巨大的育母蜘蛛走到了离陆锦添不足十米的地方才停下自己的八只脚。这个距离让陆锦添很清楚的看见了蜘蛛上半身的人脸,那是一张苍白的女人的脸,虽然陆锦添进入游戏之前看到过形形色色长得好看的妹子,但是这张脸依旧可以排进前十的位置。而且从他现在得出的信息可以看出来,当初的育母蜘蛛很可能是一个人族的女人。

“您当初是人类?”陆锦添平复了一下自己狂跳的心脏,用不那么颤抖的声音问着眼前的蛛人。

“没错,我当初是一个人类,只不过那已经是二十年之前的事情了。”育母蜘蛛居高临下的看着陆锦添,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平静,仿佛她现在在说一件无关的事情。

“那您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陆锦添看见育母蜘蛛对于他的问题并没有过激的反应,心中也再次送了一口气,只要现在这只蜘蛛不要他的小命就一切好说。

“唔!”育母蜘蛛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表情突然一冷,吓得陆锦添几乎再次转身逃跑。还好这次育母蜘蛛只是微微晃动了一下自己的头,表情又变得平静起来。

“很多事情我也不想再去回忆了,而且这件事已经属于过往了,提起它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你只要知道我因为当年的事情受到了诅咒,变成了现在的的模样。”育母蜘蛛显然不太想讲当初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不过陆锦添的倒是恶趣味的揣测,发生在育母蜘蛛身上的这件事一定比韩剧要精彩。

“那您需要我去做些什么呢?”陆锦添猜测,育母蜘蛛和他说这么多,一定不是没有缘由的,很可能会有一个任务在她的身上。

“去凡纳西城,找一个叫做拉比克的人,把我的信物交给他。”育母蜘蛛说完陆锦添就大概猜到了七八分,这个拉比克一定是当初事件中的一员,并且应该可以解除育母蜘蛛身上的诅咒。

“只不过,当年您不是已经被杀死了一次吗?”陆锦添突然想到这一点,眼前的育母蜘蛛已经不是原来的育母蜘蛛了,难道这个诅咒还可以让它获得复活的能力。

“我,确实死过。”育母蜘蛛没有辩解,一瞬间她双眼之中流露出冷冽的光,“但是如果我不死,又怎么会获得新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