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五十二章:夜神的低语·战斗进行中

七月的夜空显得分外的华丽,无论是的月光还是星斗都显得比平时要耀眼几分。在原住民看来这一切是因为夜神倾注了神力,才保证了夜空不被当初的邪魔入侵所污染的缘故。但是玩家从游戏官网上流出的只言片语可以知道,洛克希德玛之中的神和其他强大的力量不过就是系统的诸多显化而已,他们创造了这个世界的历史,也给予了这个世界足够的真实感,这一切都是为了给日后到来的玩家营造一种恍如穿越一般的真实感觉。而事实上,已经有很多的玩家开始陷入这个庞大又真实的世界之中,也开始不断淡化自己作为玩家的身份。

大雪山下,布拉格城,一座被誉为平行位面圣城的地方。这里是一个进入地下城的玩家所在的地方,同时也是第一家玩家的经营的店铺所在的地方。

七叶武器铺,这就是玩家在洛克希德玛落地生根发芽的第一家店铺,虽然现在它看起来不怎么起眼,但其实在大雪山附近的三座城市之中的玩家口中,这家武器铺的名声早已超过欧彻里斯商会了。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七叶武器铺的老板不仅可以搞到来自地下城独有的武器,并且他还可以提供低阶的固化武器祝福。当然,这家武器店老板想要做的是订做武器之类的高端服务,但是现在他的铁匠等级不够高,炼金职业又和铁匠职业有所冲突(详见生活职业设定,之后会改变设定的),所以七叶武器铺目前只能够卖一些怪物出产的装备。

只是并没有人知道,这家七叶武器铺的主人,居然是当初第一个进入地下城的白王·冷画心的队友。

撼地者·巴图姆,七叶武器铺的主人,此时他正和他的队友们坐在自己已经打烊的店铺之中,有说有笑的喝着啤酒聊着天。

“这一次顺利进阶还是要多亏了团长。”由于深受当初某款史诗级别的游戏的影响,巴图姆和诺亚都喜欢把冷画心叫做“团长”,他们也相信冷画心可以带出一个团队甚至是一个公会的。

“那是,画心姐是玩家第一人,带你们两个菜鸟还不是绰绰有余。”一旁的小丫头,看着巴图姆和诺亚一边吹牛一边喝啤酒,而自己只能够吃花生米,满脸之上都写着不高兴。

“是是是,小兰你说的对。”诺亚又灌了一口啤酒,然后坏笑着说道,“要不然你当初就被野狼叼走了,哈哈哈!”

冷画心小队之中的小丫头叫做“冷弦·兰”,单名一个字在游戏之中还是不常见的,这都是因为小兰的背景也是有些特别的缘故。不过当初不是冷画心在地下城的怪物手中救下了这个小丫头,说不定洛克希德玛又会少一个一阶玩家,这也是这个小丫头的“黑”点之一。

“你个家伙,不要以为进阶我就打不过你!”听到诺亚旧事重提,小兰就气不打一处来,一瞬间手中就多出了一把短匕首。

“诺亚你最好少开这样的玩笑,这样可以活的久一些。”就在这个时候,冷画心冰冷的话语传到了三个人的耳畔,诺亚瞬间就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一般,把脸耷拉下来,动了动嘴,吐出了三个字。

“明白了。”

“团长,诺亚这个人就是这样神经太大条了,你别怪他。你也吃点东西吧,毕竟刚才的战斗你出了很大的力气。”看到场面变冷,巴图姆瞬间接过话茬。但凡是冷画心开了口,如果没人接话,那么无论多么热烈的聊天都会瞬间冷场,在这个小队之中还没有人不怕冷画心的。

“我只是让他注意点,不是批评他。我现在不饿,想出去走走,你们继续吧。”冷画心看了一眼身旁的三个人,站起身来,打开锁上的木门,走出武器铺。

“团长有心事了?”冷画心一走,诺亚立刻满血复活,而且还顺便把聊天的重点转移到冷画心的身上。

“看起来是,团长一向神秘。她看到的,知道的,了解到的都比我们要多,谁也不明白她在想什么。”巴图姆用力啃了手中的炸鸡一口,做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神棍表情。

“玩家第一人还会有心事吗?难道是在担心现实之中的事情?”谈到冷画心,小兰也变得无比八卦起来。

“这可能就是高处不胜寒吧。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呀~”诺亚一脸陶醉,语气简直欠扁。

而此时已经走在空荡大街之上的冷画心想到却并非是“高处不胜寒”之类的不靠谱之事,她想到的是在“仲夏夜之梦”的活动之中,阿加西告诉她关于魔腾的事情。她不清楚有没有人向她一样,成为了维护者一般的存在,但是作为玩家第一人,就连她战胜阿加西都有些困难,那比阿加西还要强大的魔腾又是谁打败的呢?

“是参与过‘贝尔兰德斯计划’的人吗?那会是哪一个呢?只可惜我的记忆失去太多,很多的事情都没办法想起来,主人格现在还在沉睡之中,也许只有等到她醒来的时候才能够更清楚的了解一切吧。”冷画心叹了一口气,清冷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仿佛她真的变成了寂寞如雪的那一个人。

远在千里之外的凡纳西城地下城之中,那个打败了上古梦魇·魔腾分身的男人,此时却整大汗漓淋,一脸紧张的注释着眼前的三头巨犬。

“它已经快到终极一破了。”虽然眼前的三头犬已经只剩下不到百分之十五的生命值,但是反观贝尔兰德斯和卢西安,两人此时已经几乎要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若非刚才贝尔兰德斯拼死积攒出一个连击点释放出【入夜】,卢西安可能就要被柏洛斯一巴掌拍死在地上了。全力爆发之下的卢西安显然比贝尔兰德斯的输出还要强大,不过后遗症也足够明显,要不是贝尔兰德斯多次和他精妙配合外加弗兰克的辅助,卢西安可能连

第二轮输出都打不出来。

不过现在,贝尔兰德斯和卢西安都是精疲力竭了,两个人的生命值维持在重创的状态。贝尔兰德斯还可以免疫这样的负面状态,卢西安此时却已经是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在地下城的一场战斗之中,每个人最多使用三次药剂,现在卢西安和陆锦添都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了,只是柏洛斯的六只眼睛死死的盯住他们,让他们无法安心使用治疗药剂。

“弗兰克,你用技能配合我,我来吸引它,卢西安喝治疗药剂。”贝尔兰德斯知道再拖下去局面只会对他们更加的不利,如果不能一鼓作气的击败眼前的三首柏洛斯,他们必死无疑。

“我明白了。不在沉默之中爆发,就在沉默之中灭亡,沉默真理!”弗兰克此时虽然没失去多少生命值,可是他也使用过了三次恢复能量值药剂,现在他剩余的能量值只够再放最多三个技能了。

伴随着弗兰克的吟诵的开始,贝尔兰德斯再度翻转手中的黑刀,毫无畏惧的迎上了柏洛斯的三个巨大的狗头。

“你这样真是去送死。”而就在这个时候,贝尔兰德斯突然听到了一个极为冰冷,却让他感觉到无比亲切的声音,零一终于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出现了。

“你来了,那现在应该怎么做。”贝尔兰德斯虽然不是很喜欢零一这个毫无感情的家伙,但是谁也不至于去讨厌自己,而且现在也只有靠零一来打败眼前的家伙了。

“这个家伙虽然足够强,但是没有魔腾的分身那样打开了数据锁。”零一的声音就像是教科书一般,如陈述事实一般的平淡冷静,充满了客观性。

“它的体内有一小段代码,获得它可以不足一部分角色属性上的不足。”零一看到的显然比贝尔兰德斯还要深入。贝尔兰德斯还会被系统设置的数据锁给挡住,但是零一仿佛像是根植于系统中的蠕虫一般,可以从内里窥破一切,并把它数据化。

“听不懂,你就说我该怎么做。”贝尔兰德斯不想和这个机器人一样的人格将道理,他只要有战斗就可以了。

“把它的生命值压缩入终极一破,不要在临界点徘徊,最好是百分之九以下。然后剩下的,就由我来解决。”零一的语气虽然没变,但是贝尔兰德斯还是感觉到一丝无双的霸气。

“该死的家伙们,你们真的以为可以打败我吗?!”柏洛斯愤怒的低吼,但是却因为弗兰克的技能陷入了暂时无法使用技能的困境。

“那就试试看吧!”贝尔兰德斯丝毫不惧,猛然跃起,落在了柏洛斯的右前腿之上,手中的黑刀如电,猛然扎在了柏洛斯的关节之上。

“不就是百分之九吗,缠绕的绯色梦境,东方幻想乡,开!”贝尔兰德斯双眼之中再度回复平静,这不意味着他的正常,反而意味着他疯狂的开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