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六十八章:沾血的蔷薇

原本在玩家们看起来无比危急的情况,居然就在这样让人出乎意料的情况之下被轻松的解决掉了。即便是陆锦添这样的玩家在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一系列的系统通告在他们的耳畔响起,玩家们这才意识到刚才还是怪物拥挤的第七区域,此时只剩下他们这些不知所措的玩家傻站在原地。

“夜魇老大。”就在众人都渐渐回过神之后,卢西安和弗兰克也发现了刚刚传送到第七区域的陆锦添和老岳。拉比克那摧枯拉朽的强大让玩家都愣在了原地,弗兰克很轻易就从静止不动的人群之中发现了陆锦添。

“你们两个没事吧?”看到弗兰克和卢西安并没有显得太过狼狈,陆锦添也是稍微松了一口气。战争的残酷性就在于,你永远不会知道战争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带走你身边的人,身处在战争之中的每个人都是脆弱的,弱者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只能够随波逐流。

“我们没事。”卢西安虽然脸上有些疲惫,但是表情还是一脸轻松。只要他和弗兰克两个人在混战之中只要不像陆锦添一样去瞎招惹怪物作死,那自保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给你们两个介绍一下,这个是大胡子,我们的新队友。”就在弗兰克和卢西安走到身旁之后,陆锦添也顺势向他们两个介绍起身后站着的老岳。

“大胡子,这个外号倒是贴切。我叫卢西安,是一名主攻的剑士。”对于陆锦添奇怪的个人魅力卢西安早就有所体验,一场战斗下来找到一个新的队友在卢西安看来完全没什么奇怪的。

“胡子大叔你好,我是弗兰克。”老岳虽然在游戏看起来是一个中年大汉,但是实际上他今年也不过才三十几岁,弗兰克一声“大叔”也是呛得他一脸郁闷。

“你们好,我叫岳,你们叫我老岳就好。”老岳的加入并没有任何的波折,无论是弗兰克还是卢西安都对这个新的队友的加入表示欣然接受,这也让老岳还有些忐忑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原本浮在半空之中的拉比克忽然像是踏入了一道传送门一样,在一道蓝光闪烁之后居然,从半空之中直接来到了陆锦添的面前。

“你之前在图书馆前的表现不

错。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现在能不能和我去图书馆谈一谈,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拉比克的脸上看不出其他的表情,除了平静和严肃之外,也就只给人留下高深莫测的印象了。

“我明白了。”陆锦添看了一眼三个队友,于公于私他都必须去,拉比克现在就是凡纳西城的最强战斗力,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对于快速结束掉战斗有极大的益处。

“如果有什么事情记得来图书馆找我,我先走了。”下一刻,陆锦添便踏入了拉比克随手划开的一道传送门,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我们现在做什么?”陆锦添一走,对于老岳和卢西安、弗兰克两人的磨合也有着一定的好处。至少现在他们是在进行有意义讨论而非无意义的争吵。

“你们能不能先陪我去看一下萝兰姐,我有些担心她。”弗兰克来到第七区的目的就是为了萝兰,之前的战斗太过于紧张和激烈,所以弗兰克一直没有时间去夕月花店看萝兰一眼。

“懂了懂了,我和大胡子会陪你去。”卢西安坏笑着推了一把弗兰克,把他推到了前面,然后一把拉过老岳,用贱贱的语气说道,“我们先陪弗兰克这小子去一趟花店,路上我给你讲一讲弗兰克这小子的八卦故事。”

“这么说,您已经见到布蕾莎了。”幽暗的图书馆之中,一张长方形的书桌旁坐着两个人影。这个时候能出现在图书馆的也就只有陆锦添和拉比克两个人了。

“嗯。”拉比克的表情之中看不出欣喜,似乎这一次拉比克和布蕾莎的久别重逢并没有陆锦添想象的那般顺利。

“我见到她了,但是她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许多。这么多年和蜘蛛的共生让她的灵魂已经开始不稳定,而且当年那个诅咒也并未像她所诉说的一样完全根除,现在这个诅咒中最为根深蒂固的部分也已经开始腐蚀她的心智了。布蕾莎在这样下去只能够偏向混乱,最终堕入深渊或者地狱。”;拉比克的语气极为严肃,不像是在说假话。这也让陆锦添有些庆幸,如果自己在晚一些碰到这只母蜘蛛,说不定会在混乱之中被她一口吞掉也说不定。

“那么现在的情况怎样,还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虽然布蕾莎在陆锦添心中印象并不太好,但是拉比克今天这一出倒是完全让陆锦添折服了。如果能够搭上拉比克这条线,那么陆锦添在这个世界也算是有了一份前期势力保障。

“我已经

把布蕾莎带到我的老师那里了。虽然我的老师并不非常赞成我和布蕾莎在一起,不过他还是愿意帮我,凭借老师的力量,布蕾莎还有大概半年的时间。现在我需要的是精灵一族特有的一样东西来医治她的灵魂,但是现在的我抽不出空前往精灵族的所在地。”听拉比克说道这里,陆锦添也总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看来拉比克这个家伙想要让他去精灵族跑腿,这也倒是正好,陆锦添身体内未知的精灵血脉之谜也需要精灵族的人来解答。

“夜魇老大!夜魇老大!”而就在这个时候,图书馆外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声,似乎还带着些许的哭喊和沙哑。

“是弗兰克。”陆锦添瞬间就听出来这是弗兰克的声音,看这个样子似乎是他那边出现了什么变故。

响亮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陆锦添只看见弗兰克似乎怀中抱着一个人,瞬间从图书馆之外冲进了图书馆的一楼大厅之中。

“怎么了?!”陆锦添和拉比克同时站起身来,快步走到了图书馆一楼大厅之中。陆锦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看清楚了弗兰克怀中的人影,一个面色苍白女子,她的头上还有着一块血迹和伤口。

“萝兰姐被人打伤了,现在已经快不行了。老大,你想办法救救她。”弗兰克的脸上写满了焦急,而他怀中的女子显然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你的治疗呢?”陆锦添虽然救过蒂凡尼,但是当时蒂凡尼还有意识而且蒂凡尼又是职业者,凭借他的简单医术还可以帮上忙。但是这样情况让他来处理确实也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拉比克法师,您有没有办法救她一命。”事到临头,陆锦添也就只能求助于拉比克的帮助了,要是拉比克也没有办法的话,那他也是无能为力。

“她是头部受到了重创,意识消散,一般的治疗已经对她无效了。我现在只能暂时减缓她生机的消逝速度,但是你们必须找到唤醒或者重新凝聚她意识的东西才能救到她。这样,你先把她放下。”拉比克手中的魔杖熠熠生辉,散发出淡淡的紫色光芒,一瞬间指向了弗兰克刚刚放下的萝兰。然后就看见一个冰棺一样的东西把萝兰封了起来。

“这是类似法师的寒冰屏障,可以减缓她生命的消逝速度,但是看这样子最多也只能持续半年的时间。”拉比克看着陆锦添,表情很是郑重的说道,“而她需要的东西和布蕾莎需要的东西其实是一样东西——灵魂之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