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七十二章:腥红之名·诸王

作为幽狼团队唯一的盗贼,奥斯诺对于潜行者的战斗方式也是了如指掌。毫不谦虚的讲,奥斯诺的能力在凡纳西城绝对算得上的数一数二,虽然盗贼偏向于偷窃和侦查而非是杀人,但是作为斥候,奥斯诺在一次次的行动之中锻炼出了属于他的独特的杀人技巧。只是这一次,他却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技巧是那样的笨拙和无用。

奥斯诺原本也是一个游戏玩家,虽然不想老岳那样属于职业游戏者,但是他的游戏经验和技巧绝对可以称得上丰富。幽狼团队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天赋,这是他们强大的原因,可是偏偏是这一次,他们的“强大”就这样被一个刺客瓦解,并且摧毁的一干二净。

“奥斯诺,能够发现那家伙吗?!”就在奥斯诺开始有些失神的时候,在团队频道之中传来的布兰德那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瞬间又把他拉回了现实。

当直面死亡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脆弱的那一面,此刻的布兰德也也已经被陆锦添疯狂的行为吓得有些神色慌张。玩家里的第一个红名,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已经完全疯狂到无视规则了,面对着样的疯子,布兰德的额头上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渗出汗珠了。

但是,并非每个人在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系统公告之后都表现出惊讶或者害怕的神情,而且当“贝尔兰德斯”这个词语出现在某些玩家的耳畔之后,他们反而时露出了各自不同的特殊表情。

洛克希德玛在第一次诸神混战之后被打成四块是众所皆知的事情,而玩家也被系统零零散散的分布到了这些位面之上,除却平行位面,其他位面上的玩家也在用各自的方式观察着这个世界。

距离平行位面最近的一个位面是沉默位面,而这个位面也是四块位面之中唯一一个几乎是全东方化的位面,沉默位面原本就是洛克希德玛世界最东边的土地。自从世界诞生以来,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就牢牢的掌控着这片土地,自成一派。

而在沉默位面上,存在着两个神社,其中一个被称为“野狐神社”,据说供奉的是一只通灵的狐狸。此刻在野狐神社的本社之中的参道之上,站着一个身着红白双色宽大袍

服的少女,她此刻正看向东方泛白的天空,似乎在期待着破晓的那一刻到来。

“贝尔兰德斯,贝尔兰德斯……”少女喃喃自语,似乎脑海之中浮现出很多的事情。

“能够称作这个名字的家伙,应该只有他了吧。”从少女所说的话可以看出,她似乎也是一个玩家。

“只是这却不像是当年你那爱忍的风格。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知道当年那些想要挑战你的家伙,听到你的消息又会有何感想。”少女的脸上十分平静,她这样平静的表情只能有两个解释:她什么都不知道或者她知道的太多。前者必然不太可能,那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位少女也是当年参与“贝尔兰德斯计划”的一员。

“日出东方,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不知道你们是否准备好了。”少女看着逐渐升起的朝阳,头也不回的朝着身后的社殿走去,而她的名字在经常来神社的玩家之中早已是无人不晓。命轮·伊织信奈,野狐神社大巫女继任者候选人之一,被称为沉默位面最有权势的女玩家。

交错位面,伊底修斯学院,一个将机械、炼金和魔法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学院,也是无数玩家与原住民向往的地方。

此时的交错位面还处在深沉的黑暗之中,而伊底修斯学院的大部分学生和老师都因为这一次地底反攻的出现,被派往学院所在的伯罗奔尼撒城支援城卫军和玩家的战斗。但此时此刻,在伊底修斯学院的大门之外却突兀的出现了一个穿着深蓝色银边法袍的年轻人,他的表情也是无比平和,只是从他右脸颊之上沾染的些许血迹可以看出,他刚刚也在伯罗奔尼撒城参与了面对地底大军的战斗。

“原本还以为这是一场无趣的战斗,没想到居然还在最后给了我一个惊喜。”这个年轻人肤色白皙,一头偏分棕发显得颇为干净利落,从他高大的身材和深陷的眼窝还有蓝色的眼眸无不能够看出,这个年轻人是一个绝对的西方人。

“夜魇·贝尔兰德斯,绝对是你。上次让你在我们的手上跑掉了,这一次我可不会在这么轻易就放手了。”年轻男子笑的优雅,可他的眼眸之中却跳跃着银色的火花,似乎对“夜魇·贝尔

兰德斯”这个名字分外的在意。

“不管你在何处,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到时候你可不能够让我失望。”年轻男子缓步走进了伊底修斯学院那高达十余米的巨石拱门,他的身后,沉寂的夜晚天空已经不知何时开始雷鸣电闪。

布拉格城,不知何时起了风……

大雪山上茫茫白雪竟随着高空之上的狂风飘飘摇摇吹到了距离大雪山并不远的布拉格城上空,七月飞雪,恐怕也只能够在这样一座神奇的城市之中才能够看到。

站在七叶武器铺小院里的冷画心面色有些冷,虽然她原本就很冷,但是此时此刻她的表情很明显有些不对。而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就是因为刚才他听到的那一条来自系统的公告,那一个叫做“贝尔兰德斯”的名字。

“贝尔兰德斯计划,贝尔兰德斯。”其实冷画心也已经隐约察觉到当年参与过“贝尔兰德斯计划”的很多人现在都和她一样进入了这个游戏,但是唯独有一个人,冷画心其实并不太希望看到他。或者说冷画心现在的掌控身体的这个人格并不太想看见他,冷画心主人格的沉睡其实可以说就是他他一手造成的,所以冷画心不想见到这个人。可是这一次,冷画心感觉到这个家伙回来了,他已经出现在这个游戏之中,而他必然和刚才的那条系统公告有关。

“陆锦添,我们会再见的……”冷画心轻轻咬了一下自己绯红色的嘴唇,最终还是冷着脸走进了院子后的小屋之中,雪花轻轻的落在她的肩头,她却第一次没有掸去。

这是这一切都和现在潜伏在黑暗之中的陆锦添毫无关系,在场属于幽狼团队的每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恐慌,他们奋力的寻找可能藏在他们附近的陆锦添,只是现在的陆锦添却早已经不再他们的附近。他此刻已经站在了被玩家围攻的领主怪物的肩头,俯视着怪物身下的众人。

“贝尔兰德斯,接下来,就留给你了。”陆锦添笑得放肆,这一次他忽然再一次找回了当年的自己。

“为此,我已经等了很久了。”陆锦添缓缓闭上双眼,从怪物的肩头猛然跃下,晚风里,似乎有一句低语被吹向了远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