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七十八章:鲜血之忆(下)

“贝尔兰德斯和我彼此都清楚,他的出现并不是意外,而是因为当时我的负面情绪已经累积到了一个顶点。最终,这些负面情绪对我产生了影响,在那一次创造人格的时候我差点一度失去了控制,不过最后我和‘它’最后各让一步。于是,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多出来了贝尔兰德斯。”陆锦添再说到这段记忆的时候,说的极度的模糊,而且语速也比较快,似乎这是一段他非常不想要在叙述的记忆。

“说到那些负面情绪的产生,还要再次提起洛克希德玛丁集团。”每当陆锦添提到洛克希德玛丁集团的时候,弗兰克他们总能够感觉到陆锦添的情绪有些波动。弗兰克他们当然也知道洛克希德玛丁这个全球最为闻名的未来科技军事集团,只是在常人看来,洛克希德玛丁集团的所作所为太过于低调,而它浮在明面上的事物又太过于普通,让人难以窥探其真正的面貌。

“之后我又在亚当孤儿院待了两年的时间,也就是这段时间的经历,让我清楚的明白了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就在陆锦添成为亚当孤儿院的外围人员的第三年,洛克希德玛丁集团从总部派遣了新一批的研究人员来到了这个孤儿院。这批人之中其中有一个叫做普罗米修斯的科学家,他是当年最为看好陆锦添的一批人之中的一个,而且直到那个时候他依旧没有放弃让陆锦添再度“觉醒”的念头。

于是,陆锦添被派往了亚当孤儿院的第四区,也是被称为“地狱”的那个死亡区域,这个叫做普罗米修斯的科学家想要借由死亡和鲜血的不断刺激,使得陆锦添再度“觉醒”。当时正直年少的陆锦添被迫参与了清理掉大量“分裂者”的行动,而且他每天都要直接面对很多被关押的“分裂者”,这些“分裂者”之中大部分是和陆锦添一个年龄段的孤儿。他们的惨状也深深的刺激到陆锦添尚且不完善的心灵,就算陆锦添是亚当孤儿院最为着重培养的实验体,但是少年的精神意志还有心灵都不可避免的要比成年人弱上一些。

事实证明,这个叫做普罗米修斯的科学家的疯狂的确是刺激到了陆锦添。几乎每一周陆锦添都要看到鲜血流淌,鲜活的生命在他眼前死去的惨状,而到了后来这个叫做普罗米修斯的家伙更加变本加厉,他甚至让陆锦添去下达“清除指令”。结果就在第一次,陆锦添就已经几乎要陷入到精神崩溃的境地,如果不是孤儿院之中还有其他的科学家出言阻止,恐怕普罗米修斯的计划很可能就会在几个月之内成功。

在经历一开始的崩溃之后,陆锦添也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进行自我催眠,并且建立起自我防御机制。当然,这也是在刺激的频率降低了的情况之下才能够有用的招数,如果普罗米修斯让陆锦添连续面对这样的惨状的话,陆锦添最后也只能够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分裂出足够多的人格将这些负面的情绪暂时存储在这些人格之中。而一旦当这些人格多到陆锦添无法掌握的时候,普

罗米修斯必然就会发现陆锦添的端倪,只是恐怕那个时候陆锦添离变疯也没有多远了。

所幸,普罗米修斯的疯狂计划在实施了不到两个星期就被叫停,虽然陆锦添依旧待在第四区,但是他至少不要每周都直面鲜血横飞的场景了。只是当时的陆锦添并不清楚,自己的自我催眠并没有让他脑海之中的恐怖记忆和负面情绪被消除,反而是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渐渐形成了一个全新的东西,现在的陆锦添把这个东西称之为——“它”。

“当时我并没有注意到那些负面情绪,那个时候的我虽然懂得很多的精神学和心理学的知识,却并不系统和完整。而且这些负面情绪由于自我催眠的影响并没有对我产生什么影响,我也就渐渐将它们遗忘了。”陆锦添现在的讲述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可是弗兰克他们却感觉到陆锦添在讲述这些往事的时候,脸上隐约闪现过一丝阴霾。

“原本如果就一直这样下去的话,说不定到现在我已经把这些负面情绪全部引导出去了。只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终于成为了我负面情绪爆发的导huo索。”

在此之后陆锦添又在第四区生活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而他在对每次面对死亡的时候渐渐变得麻木起来。可以说这段时期的陆锦添已经算是变得沉沦起来,如果就这样一直下去,恐怕他现在还是亚当孤儿院的一个极为普通的工作人员。

也就是在陆锦添在第四区待了整整一年之后,他却被军方看重,被调入了军方在亚当孤儿院组建的培训杀人机器的“路西法”机关。也就是在这个机关之中,陆锦添认识很多正常的“觉醒者”,也认识到了他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冷画心。

当时的冷画心就被人称之为“白王”,这是因为她的能力是让自己进入到一种绝对的无念无欲无破绽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之下她可以躲过任何的攻击并且进行一系列的反击。而她的这种状态就类似与空白一样,这就是她白王称号的由来。

冷画心在这个系统之中可以称得上是最强者之一,一开始陆锦添完全没有接近这些“天之骄子”的机会。只不过少年总有争强好胜的心理,通过辅助人格的建立,陆锦添迅速成为了路西法机关之中最为强大的“局外人”。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众觉醒者开始关心起陆锦添这个“局外人”。

而就在训练了半年之后,陆锦添他们被派往了一个战乱国家,目标是为了杀死这个国家反抗军的首领,而那一次的行动也称为了陆锦添第一次杀人的经历。恐怕世界上像陆锦添这样年龄的少年,绝大多数都还在光明的城市之中享受着教育,但是陆锦添在这样的年纪里,双手上就已经沾染了罪恶的鲜血。

“那一次的过程我并不想讲,那实在太过于血腥和恶心。我只知道当时我回到亚当孤儿院的时候还是全身颤抖、失魂落魄。这样的情况一连持续了三天,在这期间唯有冷画心她来看过我

几次。”陆锦添讲到这里,突然有些兴意阑珊的摆了摆手,似乎不想回忆太多的细节。

“其实这个世界很多时候是无奈的,我们的本意并不想要伤害别人。只是很多时候为了自己的生存,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些艰难的选择。而在这个世界之中,很多的规则都变成了虚无,我们可以选择继续做一个善良的人,但并非所有的玩家都愿意做善良。我们求的无非就是在这样的乱世之中生存下去,如果连仇都不敢报的话,就没有人会在意你的感觉了。那时,即便是你想要反抗,只怕也会变成徒劳。”陆锦添没有接着往下讲述他的故事,虽然弗兰克他们还有一些意犹未尽,但是他们看到陆锦添那有些伤感的表情,却是也无法再把自己的疑惑再问出口了。

“相信我,当人在尝到突破禁忌和规矩的快感,并且现有的规则还无法制裁他的时候,任何人都有可能化身为恶魔。我们的所作所为不是为了成为那些‘恶魔’,我们只是为了不让恶魔靠近我们。”

说完上述的话之后,陆锦添像是不经意般看了一眼四周幽暗的地道洞穴,忽然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说道:“洛克希德玛这个游戏,很有可能是洛克希德玛丁集团安排的另一个全新的实验。而我之后的故事,为了你们的安全,现在并不能告诉你们。如果有一天时机成熟,我会把我的过于原原本本的讲述给你们听。”

“这个世界远没有你们看到的,想到的这么简单,很有可能我们都是它的实验体,所以你们一定要分外小心。”陆锦添看着一片空旷的地下城地道,这里让他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恐怕不宜久留。

“我们明白了,老岳和我都不是愚蠢的人。无论怎么说,一切都是以活着为目的。”卢西安率先站了起来,又看了一眼还坐在地上似乎在回味陆锦添讲的这个故事的弗兰克,才接着说道,“弗兰克毕竟还年轻,以后这样见血的事情让他少接触一些吧。”

“只要没人打我们的主意,我们就还和以前一样尽量低调行事。如果我说其实我是一个好人,你们会信吗?”陆锦添脸上的表情渐渐缓和,甚至又流露出一股玩世不恭的味道。

“你要是好人,我把老岳的名字倒过来写。”卢西安翻了一个白眼,神情语气也再度回复了正常。

“凭什么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你说话要讲道理的。”老岳扛起大盾,语气里有些不高兴,但任谁都看得出来,他现在不过是佯怒罢了。

“怎么,还没有想通吗?”陆锦添看着依旧坐在地上的弗兰克,走过去蹲在他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只是想知道,如果真的如老大你说的这样,那这个游戏之中会有多少的‘觉醒者’存在,而那个冷画心是不是也会出现呢?”就在弗兰克提出自己的问题之后,陆锦添先是微微一愣,脸上再度浮现出一丝的惆怅。

“如果她还在的话,在这游戏之中必定也是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