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八十三章:雾气下的灰墓镇

就在陆锦添等人为了寻找灰墓镇冒险进入腐败平原的植物森林之时,在这片区域的另一个方向上,同样也有一小队玩家遭遇到了“黄泉之纱”,只是这几个玩家的运气比陆锦添他们要好上不少,他们所在的地方有着很多的参天巨树,有的巨树已经从中腐烂,形成了很多的宽阔树洞。就在“黄泉之纱”将平原笼罩之前,他们已经躲进了一个树洞之中。而“黄泉之纱”也像是有意识一般,并未飘进这些树洞之中。

“队长,我们接下啦怎么办?”坐在树洞角落里的诺亚自顾自的点起了一团火,然后从自己的背包之中拿出了一块似乎是用锡箔纸包裹的肉。

“等。”冰冷的声音说出简单的一个字之后再无动静,诺亚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也专心于自己的烹饪不再说话。

“我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次我们去找那个什么遗迹应该不会太简单。”巴图姆看到气氛再度变冷,也是主动坐到了诺亚的身边。在小队之中他们两个男的算是最为聊得来的了,如今雾气外情况未明,他们也只能在这样的地方聊天解闷。

“管它呢,有队长带着什么地方去不了。再说了,你一个盾战士还怕死,你明明是我们几个里面最厚实的一个。”诺亚看着巴图姆做到身边,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一些。然后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手中锡箔纸包,里面居然放着一块已经腌制过的牛肉。

“我不是不放心队长,我只是害怕出什么意外。”巴图姆一边催促着诺亚把手中的牛肉烤好,一边也从背包之中拿出了两个装着黄色**的玻璃瓶。

“肉可以吃,就不能喝。”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让巴图姆和诺亚畏惧的冰冷声音再度响起,瞬间点破了他们两个想要喝酒的小心思。

“不,不是酒。”巴图姆憨憨一笑,手中却如变戏法一样,将两个玻璃瓶换成了水壶。

“这一次不像之前我们遇到的任务或者副本那么简单了,必然还会有其他的玩家和原住民势力参与进来。眼前的迷雾只是暂时的遮蔽住了一切,但当迷雾散去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暴露在光明之中。”冷画心终于是离开的树洞口,走到了树洞中间燃着的另一个火堆

旁坐了下来。

“明白了。”知道想让冷画心一句话讲这么多字有多大难度的巴图姆和诺亚瞬间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冷画心显然是无比重视这次的行动的,也就是说这次的行动必然是有较大的未知和危险。

“嗯。”冷画心坐在火堆旁,有些落寞的看着自己身前火焰照出的影子。她一直都是孤独的,孤独的生活、孤独的成长、孤独的战斗,当年发生的很多事情,作为第二人格的她是有模糊印象的。这也导致她不愿意敞开自己的心扉去真心的接纳某个人,这一切的起因似乎都是因为她记忆里那个叫做“陆锦添”的少年。

“无论你在何处,我都会找出你。”火焰摇曳着、跳动着,映照出冷画心脸上冰冷又坚毅的表情。

雾气弥漫的速度不算太快,但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气势却犹如海啸一般恐怖。

卢西安不知道自己在这些高大的植物中间奔跑了多久,虽然一路上都看到了一些奇怪的魔兽或者是植物的尸体,可他们却依旧没能够追上陆锦添。唯有地图上不断闪烁的光点在提醒着他们陆锦添现在所在方位。

“已经能够感觉到雾气了,在这样走下去必然会进入到雾气之中的。”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卢西安有些担忧的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的道路,灰色的雾气把一切都很好的隐藏了起来,包括方向,也包括危险。

“夜魇老大的位置呢?”弗兰克作为队伍之中唯一的法师,这样的赶路对于他来说已经很费劲了,所以一路之上他都很少说话。不过现在情况紧急,如果再找不到那个灰墓镇的存在,他们就真的必须另外想办法了。

“他似乎还在前进,但似乎是在调整方向,距离我们大概有一里左右。”卢西安看了看地图上的标记,指向了雾气之中的某个方向。

“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待在一起,这样就算真的没找到灰墓镇生存几率也要大一些。”老岳此刻倒是依旧沉着冷静,之前多年的游戏经历倒是对他的心智也有所锻炼,而他的开口也稳住了卢西安和弗兰克的情绪。他们三个人互通了一下眼神,然后点了点头,再度朝着陆锦添所在的方向赶去。

是此时此刻的陆锦添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因为他眼前的植物森林忽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诡异的坟场。即便是被雾气所笼罩,但陆锦添依旧可以看到眼前的山坡上,平原上满是歪斜的墓碑和低矮的坟包。

“难道这就是灰墓镇的由来?”陆锦添看了一眼这片坟场,如果这是灰墓镇名字的又来的话,看的这个就说明距离灰墓镇不远了。

“不管这些了,在这么下去就真的要完全看不到路了。”此时陆锦添眼前的能见度已经不超过十米了,在这样徘徊下去恐怕真的只能够被雾气吞噬了。

“你已进入灰墓镇外围。”就在陆锦添冲入墓地没多远之后,他的耳畔就响起了一条宛如天籁的提示音。

“吼——”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从不远处的雾气之中一声诡异的低吼也传到陆锦添的耳边。紧接着,陆锦添很明显的看到就在自己左前方的某一个坟包翻动了两下,一个全身腐败灰白的尸体从坟包之中就这样直直的跳了出来。

“我就知道……”陆锦添低声咒骂了一句,瞬间一个跳跃,手中的原罪已经抵上了尸体的脖子……

当卢西安等人走到这个坟场的时候,一路之上尽是一些被肢解的七零八落的尸体,而跟随着这些尸体,卢西安他们也终于看到了那个一直走在他们前面的的家伙的背影。

“怎么,怎么不走了?”弗兰克喘着大气,不解的问到停下来的陆锦添。

“不必再走了,我们已经到了。”陆锦添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一块有些破旧的木牌,上面有些歪斜雕刻着“灰墓镇”三个字。

“你是说这个坟场就是灰墓镇?!”卢西安有些惊骇的看了看四周,这下可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坟场是灰墓镇了,灰墓镇就在前面。”陆锦添有些没好气的笑了笑,然后顺手指向了前方的道路。

“那就好,那就好,我现在总感觉这坟场有些渗人。”卢西安一边小心的跨过地上的尸体,一边走到了陆锦添的身边。

“那就走吧,愣着干嘛呀?”陆锦添一拍卢西安的肩膀,又率先走入了通往雾气深处的小路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