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章:弱者无言(上)

“你是否要把以下材料——暴怒者扎奇的黑血*1,野蛮豪猪王之血*1,巴斯狱蛛精血*1,阴影角蟒之冷血*1,炽热恶魔之血*1,投入‘黯淡无光的破损幽冥骨杯’之中?”

“是。”

“黯淡无光的破损幽冥骨杯正在尝试融合您给出的材料,请耐心等待。”

陆锦添看着手中的骨杯,心中不停的默念着“成功”二字。刚才他已经失败一次了,眼下这是最后一封材料吗,如果要是再次失败,西尔玛的任务就算是彻底没有任何挽回的机会了。

五滴颜色不一的血液正在骨杯的作用之下不断的旋转着,然后逐渐的融合起来。看起来一切都很是顺利,只是陆锦添还是丝毫不敢有所放松,第一次的尝试就是在即将成功的时候,骨杯之中的血液忽然产生了莫名的躁动,导致了前功尽弃。这一次前期虽然看起起来也是无比的平静,但陆锦添不敢保证最后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希望能够成功。”不只是陆锦添,其他人也是一边不断的祝福,一边在着空旷的司夜殿之中来回踱着步。弗兰克和卢西安是对凡尔纳和西尔玛有过直接的接触的,他们清楚无论是招惹到这两个人之中的哪一个,都很有可能让他们万劫不复。这个时候的原住民还是站在力量金字塔最顶端的,玩家们力量对于他们来说还是过于弱小,完全无法与他们相抗衡。

可就在众人期待着第二次融合能够成功的时候,骨杯之中却再度出现了了意外的变化,原本平静融合的五滴血液,忽然开始慢慢变得躁动起来,然后渐渐有了沸腾的迹象。

“别这样,别这样。”陆锦添此刻心中只有重重的无奈,事情再一次滑向了他不可控的方向,他讨厌这样的无力感,但是对此却有毫无办法。

“冷静下来,你能想到办法的。”陆锦添双手死死扶住眼前石台的一边,焦躁不能够带来任何的好处,他必须想个办法阻止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必须通过自己来影响它。”陆锦添死死的抓住石台上的骨杯,然后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冥想”状态。

“有时候错误的事情也能够被摆正,不可能的事情也会有瞬间的可能,在命运的河流里,一切都是静止的,一切也是流动的。”

“你的天赋【命运一闪】已经已经触发。”

【命运一闪】:命运的力量是最难以琢磨的,它会向你微笑,也会向你露出獠牙。成功触发之后你将随机影响到包括你在内的周围三个人,在接下来的五秒之中,他们触发任何概率的时候都将会获得一定的命运加成,最大加成率百分之一百,两个被影响的人之间无法互相触发此效果。有时,你也会对能够对自身产生极大危险的事情有所感应。

就在众人以为将要再次失败的时候,骨杯之中瞬间闪过一道七彩的光芒,紧接着骨杯之中的血液忽然又变得稳定下来。而就在血液沸腾产生的烟雾散去之后,在场的众人在骨杯之中看到了一块斑斓的微小晶体。

“物品名称:融血结晶

数量:1

等阶:传说

物品描述:由众多强大存在的血液在骨杯之中融合而成的,具有未知的效果

物品效果:当然是未知了。”

陆锦添小心翼翼的拿起结晶,看来这就是西尔玛想要的东西了,费尽千幸万苦,总算是得偿所愿了,接下来就等要等夜神的消息了。

……

灰雾之中传来一阵虚空波动,紧接着,浓雾之中就出现了五个身影。

持续了好几天的浓雾终于开始渐渐的散去了,一走出传送门,陆锦添就感觉到身后刮过的徐徐清风,看来还有这里面还有风的功劳。

“这里是什么地方,似乎并不在灰雾镇的附近,我没有从来到过这里。”许心竹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但是并未能确定他们现在的位置。

“我们在腐败平原的最东北的位置,距离灰墓镇大概有半天的路程。”陆锦添通过地图确定了自己现在位置。夜神的传送虽然没有把他们送入虚空,但是位置却偏离的一塌糊涂,半天的时间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万一要是碰上了其他势力的人,那就更加不妙了。

“此地不宜久留,走吧。”陆锦添没有做太久的停留,有关与原罪的改变,他也只能够在路上看了。

“名称:原罪·孽

标签:不祥之物(不可净化),专属武器

LV限制:1

品质:罕见(可晋升)

耐久:28/28

部位:主武器·短剑

基础效果:攻击力增加,攻击范围提升,暴击率提升,此武器附加一定的护甲穿透,你打出伤害的百分之十会五米之内溅射

特殊效果:1)罪愆之行:被动。你每击杀一个玩家/原住民可获得两个晋升点,你每获得一次战场荣耀,可获得三个晋升点,当晋升点到达一定数量后此物品可向上进阶,并解锁新的能力(普通(100)→罕见(300)→稀有(1000)→神话(3000)→传说(10000)→不朽),已拥有晋升点200/300;

2)罪恶之渊:主动。开启之后,你的溅射效果提升至百分之三十,且转化为暗元素伤害,你的攻击速度提升百分之十五,但是所受到的伤害也提升百分之十五。持续时间:六秒。消耗:两枚杀戮硬币。冷却时间:八十秒;

3)强化·漆黑无声之刃:被动。你的技能【漆黑无声之刃】所造成的沉默,时间延长一秒,内置冷却时间减少0.5秒;

4)不详之遇:被动。据说使用过此武器的人最后都死的不好看,但是经过夜神的努力之后,事情似乎有了转机。

5)深渊獠牙:主动。开启之后在持续时间内,你的下三次普通攻击必中,并附带附带上【重击】效果,但是失去暴击效果。持续时间:四秒/三次。消耗:两秒枚杀戮硬币。冷却时间:一百六十秒。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恶人。”

“该死的,被系统耍了!”陆锦添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像是一头蠢猪一样。夜神对他的特别照顾,让他他居然忘记了夜神也是系统下的一个原住民的事实。原罪现在看起来似乎变得更强

大了,但是第一个效果的改动则彻底的把陆锦添的后路给断掉了。而且这一次,还是他自己像一个蠢猪一样,亲自把原罪奉上的。这次系统改的光明正大,陆锦添也是无话可说。

“总有一天我会找上你的。”陆锦添不可能就这样放弃原罪,但是现在原罪想要提升,就只能够通过杀人这一种方式。虽然这样看起来更便捷了,但是实际上随着陆锦添的红名次数变多,无穷无尽的麻烦就会随之而来。而且,杀人的话是比还会引起另一个更大的麻烦,这才是陆锦添更担心的。无论怎么看这都是系统耍的一手长远的借刀杀人之法。

……

而就在陆锦添他们正在淡薄的雾气之中不断潜前行的时候,神庙附近的雾气之中也有一群人穿越传送门而来。一看到他们胸口别着的双匕徽章,就能够瞬间辨认出他们的身份——深红刺喉行会。

“我已经感应到那个小子的气息了,他们应该是在往灰墓镇不断的移动。不能够让他们进入灰墓镇,我们出发。”陆锦添绝不会想到,就是在夜神殿大厅之中被那个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他的气息就被这个中年男子锁定了。看起来,这个中年男子的真正实力远非他现在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陆锦添还浑然不觉自己被人盯上了,这个男子的追踪之法实在是太过隐秘,连系统都没有给予陆锦添任何提示。也就是说,这个中年男子是完全凭借着自己强大的感知感知到陆锦添的气息的,就在陆锦添屡屡占到感知属性高的便宜之后,这一次他也终于要体会到被其他感知属性更高的人追踪的感觉了。

时间飞速流转,距离陆锦添他们离开神国已经过去了大约一个小时,而此时他们也总算是回到了一个相对熟悉的地方——禁忌盆地附近。他们当然是不敢直接走禁忌盆地的中间通过,不过走禁忌盆地的外缘的话,还是稍微能够节省一点路程和时间的。

“要是能够得到西尔玛或者凡尔纳那只老狐狸的帮助,传送到翡翠之冠的话,就能够节约大量的时间了。”盆地之中淡薄的雾气翻动着,陆锦添跑在队伍的最前方,思考着接下来的种种。

穿越盆地的一路上倒是没有节外生枝,陆锦添已经可以看到盆地之外的那一片灌木丛了。只要穿过灌木丛的小路,他们就到了灰墓镇的边缘了,那么整次的冒险也算是到此结束了。面对西尔玛和凡尔纳的诸多算计,陆锦添自然不会吃哑巴亏,他必须获得更多的报酬才行。

可是,就在他们完全脱离盆地之后,陆锦添的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个非常不祥的感觉,似乎是有非常不好的事情正在前方等着他。

“等一下!”陆锦添迅速的停在了盆地的边缘,下一秒他腰间的原罪已经出鞘了。

“怎么了?”跟在他身后的卢西安有些不解的看着陆锦添,最危险的路段都已经走过了,眼前平静的灌木丛还能够有什么危险不成?

“退!”陆锦添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大喝一声,整个人不退反进,朝着眼前的某一处冲过去。

“年轻人,现在退来的及吗?我们可在这里等你很久了……”就在这个时候,雾气之中瞬间出现了一个穿着暗红的斗篷的身影,然后重重的和陆锦添撞在了一起。

深红刺喉行会的死神们,已经找上门了……

注:这一章发出来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上路了,旅游的这几天更新就放在早上吧,see u.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