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零一章:弱者无言(下)

“速度不错。”原罪与红色的匕首重重的撞击在一起,但结果却是陆锦添向后猛退了七八步,而作为他的对手的中年男子却是依旧站在原地。

“可惜力量不足。”中年男子始终使用一种十分轻松随意的表情看着陆锦添,就像是在看公园里路过的小猫小狗一样。

“从你坚定的眼神之中我就知道,你一定大概猜出了我们出现于此的目的到达是为了什么。”中年男子很是自信的向前走了几步,“而且看起来,我的猜测没有错,你那你那凝重的表情早就已经说明一切。”

陆锦添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他只是死死盯住眼前的男子,手中的原罪平举于身前,等待着中年男子的下一次进攻。而在陆锦添的意识海之中,零一和贝尔兰德斯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不太好。

“这个家伙已经到达三阶了,三阶是职业者的一个质变,代表着他们已经初步掌握,至少是代码级别强度的攻击或者能力。虽然现在我们的体内也有代码,但是由于角色的强度不够,就算是强行使用代码级别的能力和他对拼,胜算也不够大。”之前两次能够战胜代码级别的怪物,都是因为他们的角色强度受到了压缩的缘故。这一次,陆锦添遇上的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三阶强者,远非之前那些和他一个水平层面上的角色。

“那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不仅仅是陆锦添这边陷入了绝境,卢西安他们那边的处境也是十分的危险。深红刺喉行会的人数虽然不多,加上中年男子也只有十一个,但是没有一个人是低于二阶的。这是绝对实力之间的差距,如果不是有许心竹和她的死亡骑士,恐怕卢西安他们现在更难以支撑。

……

“名称:丧钟·希波克拉德

等阶:三阶

等级:四十

阵营:人族·深红刺喉行会

称号:传说·血手人屠

生命值:623/623,能量值:?/?,体力值:?/?,怒气值:100/100。”

“不用想着编造谎话或者逃走,就算你没有那个,我也并不打算放过你们。”这个看似平和的中年男子说出的话却极度冷血,他只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陆锦添,不断的给予他精神上的压迫。

“不过,我倒是感觉你还不错。如果你要是能够加入行会的话,说不定不需要十年,行会之中又会出现另一个‘血魔’了。”陆锦添知道,这一切都是中年男子的自语,他的匕首上带着无尽的杀意,绝对没有一丝一毫想放过陆锦添的意思。

“不说话?难道是害怕弱了气势吗?还是……”希波克拉德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弱者无言呢。”

“夜之曲径!”希波克拉德不出手并不代表陆锦添就必须等他出手,即便是没有胜算,他也要拼一把了。

“年轻的潜行者想要在老练的刺客面前玩阴影吗?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阴影吧。”希波克拉德手中的匕首旋转着,最终停在了一个反握的姿势之上。紧接着陆锦添的短剑就已经从虚空之中冒了出来,十厘米的距

离,几乎就是电光石火之间的事情。

“阴影跃迁。”只是还没有等到陆锦添完全从阴影之中显露出来,希波克拉德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然后他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了陆锦添的身后一步。

“砰——”毫无保留的一脚,把陆锦添直接踹到了盆地的边缘处。

“你遭受了原住民‘丧钟·希波克拉德’的主动攻击,你可以自主反击。”

“你受到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伤害,你失去了二十八点生命值。”

只是重重的一脚,陆锦添便是失去了十分之一的生命值,而且刚才他所做的全都是无用之功。在希波克拉德极速的反应和感知面前,陆锦添就算用出了唯一的跨位面位移技能,还是没能够碰到希波克拉德一根汗毛。

“越强大的潜行者就越不会使用这些看似实用,但是破绽百出的技能。基础能力和感知反应胜过一切,我刚才有不止一种方法阻止你那一剑。”希波克拉德旁若无人的,穿过许心竹他们和其他行会潜行者之间战斗的战场,然后走到了陆锦添身前五步之处。

“现在,你想要交出‘幽冥骨杯’了吗?”希波克拉德像一个绅士一样的微笑着,“这样,我好留你们一个全尸呀。”

……

“队长,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离开神庙的一条小道之上走着四个玩家,他们正是提前离开了夜神神国的冷画心几人。

“先回布拉格城。接下来,我们要去翡翠之冠山脉走一趟了。”淡雾之中的冷画心的表情,丝毫没有因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有所放松。此时的她反而是有些不安和紧张。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冷画心不知道自己的不安和紧张是从何处而来的,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十分正常,并没有什么危险的气息存在。

“队长,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小兰走到冷画心的身边,有些担心的看着冷画心。从刚才开始,她就注意到冷画心的表情就有些不太正常,只是刚才并没有发生任何事,冷画心的表情的突然变化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冷画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迅速稳定住了自己的心神。刚才出现的感觉肯定不是幻觉,但是也和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无关。也就是说,刚才无论发生了什么,她都没有办法去干涉或者影响,那么她也就只能够默默等待事情接下来的发展了。

就在刚才冷画心有所感应的时候,陆锦添这边也已经是要到了几乎油尽灯枯的境地了。

“你受到了来自希波克拉德的攻击,你受到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伤害,你失去了四十点生命值,你获得了【出血】状态。”

“你已经进入重伤状态。”

“你受到【出血】状态的影响,你失去了两点生命值。”

接二连三的系统提示音响起,说明着陆锦添此时的状况已经非常不好。他的左臂之上有一条长约十厘米的豁口,这是为了抵挡希波克拉德刚才对他的心脏发动攻击时所留下的。

许心竹的死亡

骑士已经再次归入了死亡的怀抱,而她自己也是收了不少的伤;老岳的大盾上的火焰已然熄灭,每一次攻击伤害的穿透,都已经让他不由的吐了一次血;卢西安的情况是最为严重的,本就不善于防守的他,此时身形已经摇摇晃晃几欲倒下,他手中的太刀已经多出了十几道豁口,身上也是有不少的伤口,如果不是弗兰克的全力治疗,他估计已经成为深红刺喉行会潜行者们的刀下亡魂了。几人之中状态最好的应该是弗兰克,只是现在的他更是毫无办法的躲在老岳身后,他的能量值已经完全耗尽,短时间之内根本无法给予其他人任何的帮助。

“怎么?你还不死心吗?非要看到你的队友一个一个先你而去,你才愿意把东西交给我吗?”希波克拉德一边走向陆锦添,一边用刚才随手割下来的,陆锦添衣服上的布料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

“身为弱者,就应该有弱者的觉悟啊。”希波克拉德猛然前冲,瞬间跨越了与陆锦添之间相隔的五步距离,手中的匕首重重的刺向了陆锦添的额头。

原罪奋力格挡住希波克拉德红色的匕首,只是僵持不到一秒,希波克拉德再度发力,一个错步,身子已经跨向了陆锦添的右后方。而他手中的匕首一路下滑,眼看就要切断陆锦添握剑的手指。

“叮!”陆锦添再度倒退十几步,身体不由的一滚,倒在了地上。而他手中的原罪在天空之中旋转了几圈,稳稳的插在了草地之上。

“一把好武器,可惜跟错了主人。”希波克拉德走到原罪的旁边,拔起了这把短剑。

“连自己武器都握不住的人,根本不配和其他人战斗。”希波克拉德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陆锦添倒下的地方走去。

“连自己孱弱的本质都看起不清的家伙,还妄图挣扎。要知道,你越是努力挣扎,这痛苦的命运之网就会越收越紧,直到你看清这命运的本质。”希波克拉德冷笑着,朝着陆锦添靠近着,而其他深红刺喉行会里的潜行者也朝着卢西安他们靠近着,似乎想要结束这场无聊的“杀戮游戏”。

“既然你不肯活着把它交出来,那我就只能从你的尸体上去拿了。用你自己的武器送你上路,想必你应该没什么怨言吧。”希波克拉德收起自己的红色匕首,然后瞬间把原罪换到右手之上,然后用力的投掷了出去,看原罪的飞行轨迹,希波克拉德的目标正是陆锦添的头颅。

“我劝你最好不要杀了他。”就在一切似乎都要尘埃落定的时候,一道无形刀气瞬间击中了原罪,稍稍打偏了原罪的飞行轨迹,让他只是插进了陆锦添的小腿之中。

“你受到来自希波克拉德的攻击,伤害被其他能量抵消,你受到百分之四十五的伤害,你失去三十点生命值。”

“你已陷入重创状态,你即将昏迷……”

倒在地上的陆锦添彻底失去了知觉,只不过,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还是不由的苦笑了一下——原来,能够改变命运的真的不是弱者能做的事情,向来能够决定弱者命运的只有强者,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弱者唯有无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