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一章:罪与罚·曙光

午夜皎洁的月光下,奥克兰城显现出一种不同于清晨时刻的独特安详。

灯光没有尽数熄灭,而是换成了更为柔和的颜色和亮度。这是所有风行王庭精灵眼中的瑰宝,也被认为是和自然相处的最好的城市。只是那些在沉睡之中的精灵们不知道,也许在明日之后,他们家园就将要陷入一片混乱。不过,现在正有一个年轻的潜行者,正试图对未知的明天做出一些改变。

虽然一开始陆锦添对与自己的行动还是很有信心,不过,当他真正进入弗岚西亚王府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想的还是有些太好了。巴瑟的法术虽然保证了他成功进入了王府,可是当陆锦添想要使用地图精确定位的时候,他才发现,亲王府之中的法术已经把他的地图给屏蔽了。没有地图的帮助,第一次来到弗岚西亚亲王府的陆锦添就这样非常不幸的迷路了。

而当陆锦添迷失在弗岚西亚王府之中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似乎也找的不到回到房间的路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房间之中睡不着觉,出来瞎晃的弗兰克。

此时的弗兰克正坐在一个花园的木桩凳子上,看着倾泻在地上的如水月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得不说,陆锦添和弗兰克的缘分确实有些妙不可言,即便是在这样一座巨大的城市之中,两个人都能够同时出现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就在弗兰克有些兴意阑珊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黑暗之中的一双眼睛已经盯上了他。

“是时候该回去了。”弗兰克站起来左顾右盼,来的时候他就有些心不在焉,现在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似乎也出现了一些困难。

“看起来你似乎是迷路了的样子。”也就在弗兰克起身的时候,一个他没想到的熟悉声音从一旁的黑暗角落之中传来。紧接着,弗兰克的视线之中就出现了一个许久没有见到过的身影。

“老大。”这一刻的弗兰克感觉自己不安的内心忽然一下子开始变得无比镇定起来。

……

“你是说你现在成了弗岚西亚阵营的人了?”当陆锦添听完弗兰克的叙述之后,只感觉到世界的奇妙。一个团队之中的两个人分属在两个阵营之中,那剩下的三个人也很有可能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来了。

“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这个家伙不是好人,后面听

到他能够帮我弄到灵魂之泪,我就把什么都给忘了。”弗兰克有些羞愧的低下了自己的头,虽然知道自己做的不对,虽然知道现在自己和陆锦添处在对立的阵营之中,他却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我知道你是好心,而且你已经知道灵魂之泪的消息了。你比我做的好多了,不过你不用这么着急,其他人包括我都没有忘记这件事。”陆锦添没有去责怪弗兰克,这件事本质上不是他的错误,每个人都能够有有自己的选择。况且这一切都是弗兰克一个人做出来的,这比两个月之前的他已经要改变太多了。

“只是弗岚西亚他让我做的事情很可能会毁灭这个城市,我感觉我的选择让我变成了一个罪人。”也许是终于找到了能够倾诉的对象,弗兰克此时显得又显露出自己内心软弱的一面。陆锦添却不希望弗兰克再变回当初那个,事事都依靠陆锦添的弗兰克。这个世界里,人依旧需要成长,陆锦添乐意见到能够做出自己决定的弗兰克。

“你能够做出自己的选择,并且按照自己的计划行动,就说明这两个月来你的历练没有白费。先不管你做的决定如何,我现在想要问的是,你是否在想要继续你之前做出的选择。你不用考虑我,如果你想要继续你之前的选择,那我自然会另想办法。”所以陆锦添并没有去批评弗兰克的做法,而是再度让弗兰克做出自己的选择。

“我不想要成为弗岚西亚的棋子,只是我没办法解决那个灵魂契约和任务的限制。”如果能够给弗兰克再一次选择机会,他相信自己一定不会走上这条路,只是现在似乎木已成舟,他没办法回头。

“在契约之上,弗岚西亚需要你做的,只是明天拿着一把琴进入王庭晚会去演奏。你的实力肯定做不到伤害王庭之中的任何一个强者,那么问题一定在那把琴上。”如果是一把能够影响到强者的琴,巴瑟他们必然是有所耳闻的。只不过弗兰克能够给他的情报还是太少,弗岚西亚几乎什么都没有告诉他。

“他找到你,不是因为你的实力,而是因为你的琴技的话。那么要想使用这件物品,做到让王庭之中所有的强者都受到影响的话,使用者必然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经过陆锦添的推理,弗兰克发现自己的任务不只是弊大于利,甚至还有可能搭上性命,弗岚西亚完全是利用他焦

急的心理在欺骗他。就算他会按照约定给弗兰克灵魂之泪,若是弗兰克在完成任务之后丧失了性命,拿到灵魂之泪也没有任何用处了。

“那我应该怎么做?”弗兰克只感觉自己一下子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因为情况到现在还不清楚,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防患未然。你先冷静一些,既然这个任务逃不脱,那你现在着急也没有作用。”陆锦添安慰着弗兰克,他自然不会放任自己的队友被人利用,甚至与失去生命。

“首先,在你拿到琴之后,确认它的属性,然后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暗中破坏这把琴。如果无法做到破坏琴,那你在演奏琴曲,并且琴的效果生效的时候尽量出现一些瑕疵,让这个效果不要那么完整的使出来。”短时间里,陆锦添能够想到的就只有这两个办法了。

“这是在琴和演奏之上布置。然后这三件东西,你收好,它们也许能够救你一命。”紧接着,陆锦添就从背包之中拿出了三样东西。

第一件是一份卷轴,这是当初陆锦添拿到的极寒之地的防护Ⅱ型卷轴,可以说是一重生命的保障;第二件是一片树叶,这个是刚才巴瑟给他的物品,树叶是风行王庭世界树的子树上的新叶,而且这片叶子上还被巴瑟固化了一个魔法,当佩戴者的生命下降到百分之十之下的时候,它会自动把佩戴者的生命补充满;第三件则是一个灰色的珠子,陆锦添也不知道它的具体功效,但这珠子上注明了可以对灵魂攻击起到防护作用。有了这三样东西,想必弗兰克的生命安全应该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这是陆锦添在短时间之内能够做到的,对于弗兰克的的最大的帮助了。

“老大……”弗兰克的看着眼前的三样东西,似乎又有眼泪想要不争气的流下来。

“哭什么,还没到最后的时刻,我们还有一线的曙光。”陆锦添拍了拍弗兰克的肩膀。既然知道了弗兰克是弗岚西亚此次计划的中心,那么他也要回去和安德烈他们商量有关于明天宴会上的布置了。这一战,他们还没有到必输的地步,他还要做出自己最后的努力。

“走吧,明天宴会上,我们再见。”陆锦添看着已经有些泛白的天空,率先站了起来,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但,只要还有曙光亮起,希望就还会存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