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六章:罪与罚·履冰

就在贝尔兰德斯和柳生新月正在往主宴会厅里面赶去的时候,此时的主宴会厅之中却是安静到,只能够听见一阵极度凄美哀婉的小提琴之声。

这把无尽的乐章的恐怖程度远远超过了弗兰克的想象程度,也远不止是它的物品描述里写的那样简单。无尽的乐章的琴声不单单只是削弱了再唱所有人的实力,甚至一些心智不坚定的人此刻的表情都开始变得无比痛苦,显然是陷入了噩梦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坐在最高王座之上的大精灵王此刻只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几乎消失一空,一种从未有过的虚弱感笼罩着他的全身。事实已经非常清楚的摆在他的眼前,站在大厅之中拉响小提琴的人是弗岚西亚带来的,这件事情必然和他脱不了干系。

“陛下不是已经心知肚明了吗?”弗岚西亚终于是亲自站了出来,虽然现在其他人看起来都无比虚弱,但是场面上似乎还是他看起来比较弱势。

“真的是你做的?!”大精灵王想要挣扎着从王座之上站起来,可是从那把提琴拉响之后产生的黑色雾气,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动作分外的吃力。他现在只能够坐在王座之上,倾听着由弗兰克带来的葬魂之曲。

“我猜陛下和大厅之中的诸位,一定有非常多的问题想要询问。”弗岚西亚旁若无人的端起酒杯,走到了大厅的中央,站在了弗兰克的身前,“只是,我并不打算告诉你们,哈哈哈哈……”

弗岚西亚忽然狰狞的一笑,紧接着他的右手掌心之上就出现了一圈发光的黑色符文。弗岚西亚高举自己的右手,黑色的符文不断的放大,并且脱离了他的掌心,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大漩涡。

“吼!”随着一声怒吼,一只长着双翼的紫色巨兽出现在了大厅众人的眼前。

“深渊死翼!”在场已经有很多的人认出了这只巨兽。这是一种来自深渊的恐怖并且稀有的巨兽,想要召唤这种巨兽不知要有足够的实力,并且还要对深渊的法则足够了解。

“这下情况越发的不妙了。”坐在一旁的安德烈看着这样一只巨兽登场,心头也变得更加的不安起来。现在,在大厅之中的他已经完全无力阻止弗岚西亚了,下面就只能够看看巴瑟能否出面阻止疯狂的弗岚西亚了。

“看到陛下惊恐的眼神,我感到非常的满足。”弗岚西亚拍了拍召唤出来的巨兽,然后一口饮尽了自己杯子里的红酒,“所以,我打算让您死的稍微明白一些。”

“我看有几个人还是不要再欺骗陛下了。”当坐在人群之中,似乎也

被弗兰克乐曲控制住的人从容的站了起来,并且一脸微笑的走到弗岚西亚身后的时候。不只是大精灵王,在场的大部分人几乎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虽然其中没有亲王这样的人物,可是却也不乏其他的精灵贵族。这样看来,弗岚西亚绝对已经是在奥克兰城经营许久,早就等待着这样一天的到来。

“至于还有很多的人,他们虽然不是我这边的,但似乎也不再是陛下您那边的人了。”弗岚西亚笑的非常得意,在这一刻,他的计划已经算是成功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身体已经完全被小提琴掌管的弗兰克却突然突然感觉到手中的小提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苏醒过来,一股神秘的力量,正透过音符和乐曲,向外不断传递着。

……

“看来时间并没有让你变得更平凡,你依旧和当年没什么不同。”就在贝尔兰德斯干净利落的用原罪割开最后一个敌人的喉咙之时,一直隐藏在暗处的柳生新月也终于是舍得再次出现在贝尔兰德斯面前。

柳生新月的潜行技能和贝尔兰德斯的并不相同,她的潜行技能持续的时间非常之久。这一路上,贝尔兰德斯都只能感知到柳生新月的存在,即便是产生了战斗,她也只是选择了在一旁潜行看戏。

“不过,我记忆里的妖女可并没有喜欢玩躲猫猫的游戏。”贝尔兰德斯倒没有生柳生新月的气,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不过只是一种口头协定。无论柳生新月帮不帮忙,贝尔兰德斯都要去主宴会厅,她怎么走完这段路,由她自己决定。

“时间是会改变我们这些凡人的。”柳生新月的语气之中透露出无比的哀怨,定力稍微不足的家户此刻恐怕三魂七魄都会被她勾走。

“但是,你和十年之前还是不太一样。”柳生新月的柳眉一挑,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忽然又笑了起来。

“是吗?”贝尔兰德斯权当这个妖女在胡诌,眼下主宴会厅的大门已经清晰可见,他也没必要和这个妖女东拉西扯的。

“你比以前话多了。”柳生新月跨过横七竖八的尸体,再度站到了贝尔兰德斯的面前,“而且还懂得和人搭话了。”

贝尔兰德斯听到柳生新月这样说的时候,忽然一愣,这一点倒是他自己一只都没有注意到的,似乎在无形之中他和陆锦添的情绪又产生了某种交融。

“好了,别傻愣着了,还不快走。”柳生新月看到贝尔兰德斯发愣的模样,做出了一个嗔怒的表情,然后径直朝着主宴会厅大门走了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

,贝尔兰德斯的耳畔去传来了一阵及其细微的声响,他死死的盯住了主宴会厅的大门,突然一把抓住了正要往前走的柳生新月,顺势滚到了墙边。

还没等到柳生新月反应过来,主宴会厅的大门瞬间破碎成漫天的木屑,一个人影从木屑和黑色雾气之中倒飞了出来,重重的摔在了地面的一具尸体之上。

“是大魔导师巴瑟!”贝尔兰德斯一眼就认出了这位熟人,他作为安德烈安排的底牌,是他们对于大精灵王的最后一重保护。眼下,巴瑟居然从主宴会厅之中倒飞了出来,这也就表明到现在为止,安德烈的最后手段已经失效了。

“深渊,他们来自深渊……”巴瑟虽然倒飞了出来,不过似乎有一层淡绿色的力场保护住了他,所以很快他就站了起来,并且发现了贝尔兰德斯。

“果然又是深渊。”陆锦添发现自己进入游戏以后就频频遇到深渊阵营的人,似乎他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和他们有联系。

“安德烈亲王怎么样了?”贝尔兰德斯迅速站起,看着逐渐消散的烟尘,接下来他就要直面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弗岚西亚亲王了。

“他倒是没事,只是陛下……”巴瑟话音未落,贝尔兰德斯的耳畔就传来了令人无比震惊的系统消息。

“系统通告:风行王庭大精灵王因为遭遇深渊攻击身亡,现由风行王庭安德烈亲王暂代大精灵王一职。自然阵营对深渊阵营好感自动下降为敌对,精灵族对深渊阵营正式宣战!”

死了!贝尔兰德斯没想到自己还没见到的大精灵王就这样死了,弗岚西亚的攻击和手段简直完全出乎了安德烈和巴瑟他们的预料。

“救安德烈!”只是现在贝尔兰德斯已经没时间想这么多了,系统现在推安德烈出来暂代大精灵王一职,简直是把他往火坑里推。事到如今,虽然有些不甘心,贝尔兰德斯也只能够动用自己准备的底牌了。

“希望你可不要食言!”贝尔兰德斯的手中忽然多出了一颗血红色的水晶。紧接着,他就毫不犹豫的把水晶摔在了地上,水晶破碎的瞬间,一个红色的传送门就此升起。

“看来你遇到麻烦了……”人虽未至,声已先到。

而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贝尔兰德斯的脸色不自觉的变了变,然后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冷漠的双瞳悄然消失,陆锦添又再度出现。应付即将出现的这个女人,似乎也只有陆锦添在行了。

你不会相信我丧心病狂的把昨天应该发的,发在了今天,晚上还有一章,晚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