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八章:罪与罚·极乐净土(上)

“死亡原本是一团迷雾,凡人都处于迷雾的两端。深陷迷雾之中的事物不可名状,触不到彼岸的祈求极乐净土,已看到彼岸的方知苦海无涯……”

随着一阵飘忽不定的声音从弥漫的雾气之中传来,陆锦添终于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非常诡异的环境之中,刚才他所看到的一切,无论是大厅之中的所有人,还是无比华丽的大厅本身,都全部消失不见。这里给了陆锦添一种,仿佛他刚才看到的都是错觉的奇特感觉。

没有系统提示,角色也没有任何的改变,眼前的就只有无尽的迷雾,以及自己脚下那一块干净的土地。

“极乐净土。”除了视界左下角人物状态栏之中多出的一个叫做“极乐净土”的莫名状态之外,陆锦添对这个空间一点头脑都摸不着。

“我刚才绝对是在王庭的宴会大厅之中,那么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应该就是西尔玛把无尽的乐章之中的那个存在唤醒了。”陆锦添决定先按兵不动。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必须先把自己已知的东西一条一条理顺,贸然的行动很可能带来未知的危险。

“也不知道弗兰克怎么样了。”在巴瑟的介绍之中,召唤无尽的乐章里的存在会耗费大量的能量,无论是生命值还是能量值,甚至玩家的精神力都会被不断的抽取,当作是献祭的能量源。虽然说,在最后一刻,陆锦添看到弗兰克依旧还好好的站在原地,不过在出现眼前这样的情况之后,陆锦添又开始暗自担心起弗兰克的情况。

“你已失去五点生命值。”可就在陆锦添思考的时候,他却蓦然感觉到心头一凉,紧接着,他就瞬间失去了五点生命值。

“怎么一回事?”陆锦添四处张望着,但是四周依旧只有浓雾一片,什么异状都没有发生。

刚才失去的生命值肯定不是受到攻击或者是触发什么机关引起的,陆锦添可以肯定,这必然和现在他所处的这个古怪的空间有关系。不管雾中情况怎样,他必须要起身离开了,如果只是因为呆在原地而失去五点生命值倒也不是大事,可要是只要身处在这个空间之中就会持续失去的生命值的话,那他就必须尽快找到出路了。陆锦添在失去生命值的第一时间就想要查看背包,看看是否能够使用生命药剂回复生命值,可现实告诉他,在这个地方,他连背包都无法使用。也就是说,陆锦添必须靠着身上现有的东西,再失去全部生命值之前,找到出路。

……

“没想到,我们居然还有再见面的一天。”巨大的宴会厅里此刻已经陷入了一片更为诡异的安静,但并不是所有人都

像是陆锦添那样陷入了幻境之中。至少西尔玛和巴斯蒂安没有,而弗兰克此时也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小提琴,心有余悸的看着自己一点不剩的能量值,体力值以及还有不到百分之十五的生命值。而在弗兰克和西尔玛的面前,一个虚幻的身影正漂浮在空中俯视着他们。

“确实机会难得。当初你说你想要成为无尽的乐章的器魂的时候,我也以为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西尔玛有些感慨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蓝色身影,她和无尽的乐章里的存在之间的关系,远比所有人想的都更加深厚。

“为了不被‘它’彻底的抹杀,我只能够进行自我的封印。虽然也失去了大部分的自由,但是至少我还算是用另一种方式活着。”这个身影的模样是一个中年的人类男子,他的手中还握有一把非常简单的法杖。

“那你现在的出现,不会让‘它’发现吗?”西尔玛和虚幻身影的对话,让弗兰克有些迷惘,他甚至都没能够理解这两个人再说什么。

“对于我们来说,‘它’是至高,但是如果我们遵守规则的话,‘它’并不能够打破规则来随意处置我们。”虚幻身影的表情平静,弗兰克看着他的双眼,仿佛看到了整个宇宙一般。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在两个‘它’之间做出抉择?”如果陆锦添在场的话,一定能够明白西尔玛和虚影之间到底在说些什么,有关这个世界,零一已经讲的足够清楚了。

“单凭借我们,是无法左右任何一个‘它’的意愿的。因为我们本身就是‘它’的产物,能够改变现状的,只有他们。”虚影这个时候终于不再是只看着西尔玛一个人,而是微微瞥了一眼弗兰克。

“所以选择一个你认为在未来可以成为强者的降临者,就算他无力阻止两个‘它’的战争,至少他能够给你身边的一切提供保护。”虚影显然对一切都有非常深刻的了解,他甚至已经知道了有“第四面墙”的事情。而知道的太多,也许就是为他招惹杀身之祸的原因。

“你是说,我们的未来需要依靠他们的保护?”西尔玛看着自己挥一挥手就能够弄死的弗兰克,弗兰克虽然看起来比几个月之前变强了一些,但是依旧是很弱小的存在。他们这些强者的未来需要依靠这样的弱者来保护,如果说出这种的人不是她眼前的虚影,恐怕西尔玛会当场把弗兰克杀了来嘲笑对方一番。

“他们的未来有无数的可能,而我们的未来只有一条路。无论怎么说,接下来的时代,必然是属于他们的时代。”虚影用极为睿智的目光平视着前方,在他视线的尽头处,正站着一个叫做贝尔兰德斯的玩家。

“你已失去二十点生命值。”陆锦添这边的情况变得更为严重了。经过他的确认,在这个空间之中,每经过九十秒的时间,人物就会自动的失去一定的生命值,并且这个过程还是累加的。每一次失去生命值都要比上一次多五点,而且失去生命值时带来的身体上的感觉也越来越夸张。

“看来这个地方真的是空无一人。”陆锦添靠在桥边的栏杆之上,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现在是他第二次踏上这座桥,从他一开始站着的的地方往前走上几步,就踏上了这座桥。而走完这座桥的第一遍的时候,陆锦添就已经认出了这座桥,这是连接亚当孤儿院和陆地的那一段桥,也是当初他在离开亚当孤儿院之时和其他人战斗的地方。

“大概四分钟就走完了一遍,一路上什么都没有,看来应该不是和桥有关系,这也许只是我潜意识中意象的一种表达。”在陆锦添试探着走完了这座桥之后,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地。

“那么解谜的关键应该就在于我的自身。”陆锦添想了想,转身从桥上走了下来,回到了自己原先站着的那一块土地之上。

这块土地之上长着一朵红色的小花,陆锦添已经试过将它拔下来,吃掉,甚至是用自己的鲜血去浇灌它,但是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一切都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在一切的行动都没有能够带来成效之后,陆锦添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这朵花的面前,似乎是在等待着死亡时刻的到来。

“在没有体会过死亡之前,每个人都可以从容淡定。但是当人们知道死亡即将降临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心中必定是充满了慌乱和不甘心。”坐在花前的陆锦添此时此刻似乎像是精神失常了一样,开始不断的自言自语起来。

“等待着时间的流逝,然后清晰的感觉到生命的气息从自己的身上拔除。除了将死之人是躁动的,一切都是平静的,这还真是一次难得体验。”陆锦添说着说着忽然微笑了起来,然后坦然的拔出了腰间的原罪,看着锋利的黑色剑锋,毫不犹豫的一把将原罪整个插入了自己的心脏之中。

“迷雾已然消散,心中却是虚无。死亡不过只是过眼云烟,穿越生死的交界,轮回之后的生命更为艰难……”

“你的精神属性提升,你的意志属性提升。”

再陷入绝对的昏迷之前,陆锦添的耳畔再度响起了两个声音。陆锦添感觉自己在笑,可惜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他的眼前也最终被一片黑暗所笼罩……

而穿过幻境,一直注视着陆锦添的虚影,此刻也是微微一笑,然后喃喃自语道:“这一切很快就都将结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