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章:罪与罚·极乐净土(下)

当夕阳的余光照耀在斑斓的海面上的时候,陆锦添的表情像是喝过了酒一样的微醺,不知道是夕阳让他的脸颊变得绯红,还是他真的有些沉醉在这样的生活之中。

“不知不觉就一个月了。”这个时候,一双白净的脚在潮湿的沙滩上踩出一连串的脚印,追到了陆锦添的身旁。

“是呀,一个月了。”陆锦添是在感慨一样,很是温柔自然的牵过身旁人的手。

“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世界呀……”陆锦添看着渐渐向海中沉没的夕阳,眼中闪烁过一些很特别的光彩。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陆锦添跟随着这个世界之中的冷画心,体验了在这个世界之中一个月的生活。没有洛克希德玛丁集团的干扰,没有所谓的“贝尔兰德斯计划”,冷画心像是一个没有任何缺点的恋人待着他的身旁。可以说这一个月,陆锦添获得了二十多年以来从来没有获得过的美好体验。

就算知道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可是谁愿意离开这样一份虚假。没有害怕被追杀的恐惧,没有随时有可能死去的危险,没有每天都必须面对的战斗,陆锦添想要的简单并且平静的生活,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被实现。对于他来说,这样的世界就是所谓的“极乐净土”。

“入夜了,我们回去吧。”看着走的出了神了陆锦添,冷画心轻轻的摇了摇他的手臂,把陆锦添从思索之中唤醒。

“好。”看着海上渐渐升起的一轮明月,陆锦添心头也开始像晃动的海面一样开始不由自主的波动了起来。

……

“看起来,你似乎有一些心事。”冷画心看着从吃完晚饭之后,就一直坐在窗边的陆锦添,有些担心的走到了他的身旁。

“没错。”陆锦添也没有打算说谎,事实上他从上一次的战斗之后,就暗自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对冷画心说谎。虽然说那个时候,陆锦添并不抱着可以再见冷画心的念头,但是无论如何,这个承诺还是有效的。

“可以和我说说吗?”冷画心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陆锦添的对面。

“也没什么不可的。”徐徐的夜风吹动陆锦添的头发,此刻他的心中似乎产生了一片空明。

“你说,如果有一个人,他的生活无比平静安详,一切都很幸福。

但是,有一天他突然知道有一个不得不完成的使命在等着他,也许从此之后他的平静生活将会被打破。那么,这个人到底应该如何选择?”陆锦添看着冷画心,眼神清澈的不带一丝其他的情感,一切就像是在随口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这是个什么鬼问题?”冷画心有些不满的耸了耸鼻子。这一个月以来,陆锦添见识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冷画心,虽然在其他人前还是那样的冰冷,但是在陆锦添的面前,冷画心却显露出各种少女才有的特质。但是陆锦添同时也很清楚的知道,这应该也是他内心深处希望的冷画心的样子。

不过,看着陆锦添真挚的眼神,冷画心最终还是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尽力做出了一副努力思考的样子来。

“如果不完成这个使命会如何?”冷画心想要在陆锦添这里获得更多的线索,突然一下面对这样一个问题,无论谁都无法马上给出自己的答案。

“也许会有很多你亲近的人会死去,也许你也会失去你爱的人。”明明知道如果一直沉迷在幻境之中的结局会是如何,但是往往让陷入幻境的人无法做出决定的不是现实的迫切,而是在知道现实之后,对于幻境的一丝无法割舍的依恋。

“这么严重?!”冷画心先是有些惊讶的看着陆锦添,然后才接着说道,“其实我觉得,再想到这个问题的同时,这个人必然下意识就已经知道了答案。正是因为答案会让人感觉到痛苦,所以他才迟迟无法做出决定。”

温柔的月光打在陆锦添的侧脸上,在听到冷画心说的的话之后,陆锦添陷入了一阵长久的沉默。冷画心的话一针见血,让陆锦添不得不感叹,这个冰雪聪明的女子无论到了哪里,都是如此的心思缜密和聪慧。其实陆锦添早就做出了决定,但是正因为这个艰难的决定,他又在这里拖了整整一个月。陆锦添不知道这里的一个月,外界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明明知道自己的朋友可能会在外面遭受苦难,可是一想到自己有多么对不起眼前的佳人,陆锦添总是无法下定决心。

“看来我说对了。所以,是时候该下定决心了。”冷画心突然捧住了陆锦添的脸,用一种理解的眼神看着他。

“我知道你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但是你能够为了我把这件事耽搁了一个月,

我已经无比的满足了,你还在愧疚一些什么呢?”陆锦添就这样看着冷画心,这一刻,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要对眼前的女子说些什么。

“无论如何,至少今夜我一定会再次陪你入眠。”陆锦添一把将冷画心揽入怀中,很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当初的生活找不到任何的乐趣,世界在他的眼中无比扭曲,一个觉醒者永远都不会去想到爱情。直到陆锦添看着冷画心在他的面前倒下,那个时候,他以为自己已经变得死寂的心脏又跳动了一下,他才明白自己对于冷画心还有着其他的感情。之后的十年,陆锦添一直用普通人的视角去观察世界,而心中对于爱情的定义也变得越发清晰。只不过,很多事情只有在失去了之后才会追悔莫及。

“嗯。”冷画心点着头,用力把陆锦添抱的更紧了一些。

……

夜已近阑珊,天淡稀星小。

陆锦添看着熟睡之中的冷画心,脸上充满了不忍和留恋。不过,他还是把电脑主机的按钮按了下去,并且拿出了自己一个月都没有再碰过的游戏头盔。其实回去的线索,一开始就完完整整的摆在陆锦添的面前,而这一次的测试也根本不是要以找回去的线索作为考验。但是,这一次的考验,远比上一次的更触动陆锦添的内心。哪里有所谓的极乐净土,你所拥有的极乐净土,说不定正是无数人正在经历的苦海轮回换来的。

“再见了。”在戴上头盔的最后一刻,陆锦添看到一股柔和的光芒投射在了冷画心的身上,屋子里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只有一股虽然很平淡却让人感觉到温软的安详。

“再见。”陆锦添把吻留在了冷画心的额头上,把泪留在了自己的心上。

“极乐净土已经结束,您完美通过了幻境的考验。”

“你获得了一块无暇的经验水晶。”

当眼前的白色光芒和雾气渐渐淡去的时候,陆锦添知道,自己最终还是回到了这个他并不熟悉的世界里。

“陆锦添!”可就在陆锦添睁开双眼的一瞬间,一个逆着光的站在他面前的身影,瞬间抽出了自己腰间的武器,并且毫不留情的刺进了陆锦添的胸口。

“画,画心……”这个刻的陆锦添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有一种叫做“不可置信”的感觉萦绕心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