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一章:倦鸟余花

“似乎我们的贝尔兰德斯先生遇到了一点点小麻烦呀。”西尔玛看到这种情况,不仅不打算阻止,而且还把身边的弗兰克也给拦住了。

“他们之间的事情,就交给他们自己处理吧。眼下,这位‘弗岚西亚亲王’这个麻烦还没有解决呢。”尽管法布瑞尔最后阻止了弗岚西亚的出逃,但是他的问题还远没有解决。不过,对于陆锦添来说,这都已经不是重点了。

“真、真的是你?我、我没有在做梦吧?”陆锦添说话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但不是因为胸口的剑,而是因为出剑的人。

“看来我的出现让你感到无比的意外。”原本一向情绪稳定的冷画心在看到陆锦添之后,也是瞬间失控。她一直都认为自己就算是再次遇到陆锦添也会保持住克制,可是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腰间的剑已经插在了陆锦添的胸口。可以看得出来,冷画心的这个第二人格到底有多么的憎恨陆锦添。

“确实很意外,但是更多的是惊喜,能够再次见到你真好。”因为刚刚才脱离幻境,所以冷画心的这次出现让陆锦添感觉到一种特别不真实的美好。虽然说,这里本就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但陆锦添至少知道冷画心是真实存在的。

“是吗?!”冷画心的剑没有再向里插,但也没有拔出来,两个人就隔着半柄剑的距离,互相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彼此。

“没想到这十年的时间让你学会了虚伪。”冷画心冷笑一声,终于也是再度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现在周围的精灵都渐渐从幻境之中恢复了过来,这个场面之下,她再动手就显得很不理智了。

“你不是画心本人,你是另一个她。”这个时候,陆锦添总算是看出了一些端倪,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应该是冷画心的第二人格。

“等到下一次,我必定把所有账都和你好好算清楚!”冷画心厌恶的看这陆锦添,一瞬间毫不留情的将插在陆锦添胸口的长剑拔了出来。如果这是在现实之中,陆锦添早就死了,而在这里,陆锦添现在也不过只是失去了一半的生命值而已。

“你……”陆锦添还想要说什么,可是胸口传来的剧痛让他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况且冷画心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乘着场面尚未变得完全混乱的时候,迈步走出了这个宴会厅。

“再见了。”倒是等到冷画心走出了大厅之后,柳生新

月略带揶揄声音又出现在了陆锦添的耳畔。这个时候陆锦添终于知道,所谓的“更有缘”的事情值得就是这个了。柳生新月知道冷画心在大厅之中却没有提前告诉他,这倒不由让陆锦添联想到,当初柳生新月似乎看上了冷画心的传闻。不过,不管怎样,下一次的相见,就真的不会像是现在这般简单了。

“贝尔兰德斯小友,你没事吧。”巴瑟现在连对陆锦添的称呼都改变了。虽然说他引来了深渊阵营的人,但无论如何毕竟是挫败了弗岚西亚的阴谋,在这一点上,陆锦添就是有功于风行王庭的,改变一下称呼没什么奇怪的。

“还好。”巴瑟其实也早就发现了陆锦添和冷画心的对峙,不过活了几百年的巴瑟一眼就看出了陆锦添和那个女子的关系不一般。所以直到冷画心走出来宴会厅之后,巴瑟才走到了陆锦添的身边,运用自然的力量为陆锦添治疗刚才中的一剑。

“看来你也是有个有故事的人。”巴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眼下问题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事情也该走到尾声了。

……

“这把无尽的乐章我就带走了,我想还是把它物归原主比较好。”在确保这一次弗里德里希不再有任何逃脱的机会之后,维洛格罗斯就已经先行一步离开了,待在精灵的地盘似乎也让这个深渊的王座很不舒服。至于西尔玛,她倒是显得很是悠闲,在得知高等精灵议会的人即将到来的时候,她才选择建立了一个传送门,然后不紧不慢的和陆锦添道别。

“随你。”陆锦添似乎还因为这一次的利用有些耿耿于怀,最重要的是,这次召唤西尔玛的机会还是当初西尔玛给出任务时的奖励,怎么算他都亏了一笔。

“不要这么冷淡,毕竟我们以后还会再见的。”西尔玛假装一副伤心的模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是在演戏。

“但愿我们以后永不再见,你们深渊的手段我可吃不消。”陆锦添撇了撇嘴,他可不怕眼前的女人打击报复,这个女人在他面前演戏,恐怕日后肯定还会一直缠着他。

“我们深渊的手段,还有更让你吃不消的呢。”青葱玉指在陆锦添的脸上温柔的划过,西尔玛吐气如兰,妖媚起来可比柳生新月胜上了好几筹。

“行了行了,我可不想被鲜血女伯爵吸成人干。你要再不走,到时候高等精灵议会的人来了,你可没这么容易走了。”陆

锦添可不打算和这个女人开玩笑,谁知道下一秒她会不会翻脸。

“好吧,作为补偿,这个给你。”陆锦添还以为自己的提醒一定毫无作用,没想到这一次西尔玛倒是干净利落的一脚跨进了传送门之中,然后还给陆锦添留下了一份意想不到的礼物。

“这个女人。”看着红色的传送门消失在了空气之中,陆锦添也稍微送了一口气。现在他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了,不如先行一步,顺便和弗兰克聊一聊这三个月以来的经历。

“弗兰克,你还愣在那里干嘛?”陆锦添看着弗兰克还傻乎乎的站在大厅之中,一副做错了事情等候发落的样子,瞬间就猜出了他的心思。恐怕弗兰克是想要找到现在的精灵王,也就是安德烈,去主动承认错误。

“想承认错误等到安德烈殿下有空再说吧,这件事又不是你故意引起的,我相信他们可以理解你的。不过到时候,万一被高等精灵议会的人抓住,那我和安德烈殿下想要保你都保不住了。”陆锦添一把拉过弗兰克,现在的结局已经算是很好了。虽然上一任的大精灵王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但让安德烈暂任大精灵王一职未尝不算是一件好事。

“那,好吧。”弗兰克挣扎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三个月让弗兰克成长了很多,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弗兰克还是当初那个善良的少年。

“那就走吧。”陆锦添朝巴瑟一阵挤眉弄眼,示意自己先带着弗兰克离开。随着宴会厅里部分还活着的精灵意识逐渐清醒过来,巴瑟和安德烈也变得忙了起来,对于陆锦添和弗兰克的离开,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似乎也不打算去找弗兰克的麻烦。

“这些家伙倒是一个比一个溜得快。”巴瑟看了一眼混乱不堪的宴会厅,以及乱作一团的人群,拍了拍自己已经开始有些泛疼的脑袋。

而走在依旧昏暗的走廊之中的陆锦添,倒是显得很是轻松惬意。这一次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弗兰克也没有任何的危险,最重要的是——他真的和冷画心再会了,除了现场留下了一个麻烦的烂摊子,其他的都已经超出陆锦添的预估太多了。

“倦鸟都已散,余花怎不乱。” 伴随着从宴会大厅里传来的喧闹之声,陆锦添和弗兰克的身影也是逐渐消失在了昏暗走廊之中。但是,有时候一场闹剧的结束,可不单单代表着冒险的结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