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二章:血精灵之影

风行王庭的动乱很快就被其他的势力知晓,虽然说这一次只是被打出深渊的失败者弗里德里希的个人所为,但依旧让其他的势力无比的忌惮。一时间,深渊阵营的动向又开始让其他的势力变得警惕起来。

“现在可真是风声鹤唳呀。”坐在阿翠丝藏书馆二层的陆锦添看着窗外大街上疾驰而过的精灵骑兵,随手合起了自己手边的书。

自弗岚西亚亲王动乱事件已经过去三天的时间,高等精灵议会也顺利派人把早就被弗里德里希控制的弗岚西亚带走了。但,有关于这个事件的余波却远未结束。出现在宴会大厅里的可不只是弗岚西亚,有的精灵贵族要么是被弗岚西亚收买,要么就彻底转变成了深渊阵营,可以说现在的风行王庭内部可谓是千疮百孔、暗流不止。

而在离开王庭之后,陆锦添也已经有三天没有见到巴瑟或者是安德烈了。不过,安德烈还是派人抽空交代了陆锦添一个任务,在这种非常时期要更加注意保护伊莎贝拉的安全。

于是,白天陆锦添依旧在阿翠丝藏书馆上班,弗兰克则充当了伊莎贝拉临时的保姆加音乐教室。到了晚上,陆锦添就卸去图书管理员的身份,成为伊莎贝拉的临时守夜人。这一切看似不错,但从昨天开始,陆锦添就发现似乎有人盯上他了。

“是乱党那些人?”矛盾的集中爆发似乎没有让那些心怀鬼胎的人就此罢手,这些潜伏在风行王庭之内的毒瘤似乎还想要乘此机会引发更大的混乱。而参与了宴会并且成功活下来的那些精灵贵族都知道,这一次动乱的平息虽然是非常不光彩的假借了深渊阵营之手,但是其中牵线搭桥的人物却是陆锦添。

所以现在,几乎奥克兰城里所有势力都开始盯着陆锦添。如果让那些乱党暗杀了陆锦添,必然对于风行王庭规则的重建造成极大的打击。表面上陆锦添还是一个人在阿翠丝藏书馆做着平凡的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实际上在这藏书馆里读书的人之中不知道有几个是来保护他的,有几个是在监视他的。

对此陆锦添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依旧表现的颇为轻松自在。眼下安德烈和巴瑟都还没有处理好手头的事情,所以他也暂时拿不到自己应有的奖励,现在除了暂时待在奥克兰城也别无他法。陆锦添倒不相信那些隐藏在阴影之中的家伙敢于光明正大的向他出手。其实陆锦添还有些期待这些势力向他出手,这样的话,他倒可以从中赚一些外快。

“要不是每天都有事情缠着,倒是还想再去体验一下副本。”就在王庭里的动乱结束之后,系统就再次做出了一次更新。

这次更新的有关内容就是和副本模式有关系的,之前的副本大多没有什么意思,也很难以引起玩家的注意。不过这一次风行王庭的动乱倒是一个非常好的切入契机,有关于这次动乱的整个经过被系统调整之后,开放为了全新的“血腥王庭”副本。而且有关于副本的难度,奖励以及模式都得到相应的改变,像是这个“血腥王庭”的副本

还需要潜入王庭城堡内部的特定区域才能触发,这也激发了不少玩家对于风行王庭内部的兴趣。而且每个等级的副本第一次开荒,都会获得开荒特别奖励。游戏进行到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事件被触发,因此能够形成的副本也是越来越多,其中不乏像是“血腥王座”这样足以载入史册的大事。像是这一类的副本,又是迅速增强玩家实力,并且拉开玩家差距的途径。现在的洛克希德玛已经开始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玩家环境,玩家总体上也已经按照实力分出了梯队,生活玩家和冒险玩家的分别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似乎最近版本的更新也都是一直在推动这方面的发展。

“也不知道这样的混乱何时能够结束。”陆锦添翻动着自己的任务列表,眼睛却不由得看向了亲王府所在的方向,“我的进阶任务,已经拖了很久了。”

……

“让我去王庭一趟是吗?”

就在陆锦添以为自己恐怕还要等上一段时间的时候,一封来自王庭的信,却在第二天送到了陆锦添的手上,而且这封信的措辞看起来还颇为正式。

“既有信件又派马车,这似乎不像是安德烈和巴瑟风格。”陆锦添收好手上的信件,王庭的马车此时就停在在亲王府外,陆锦添似乎现在不去不行了,只是这之中是否有别的隐情,陆锦添就不得而知了。

“希望你们可不要随便招惹我。”陆锦添其实已经大概猜出王庭之中可能要见他的是什么人了,不过要是这些家伙想要仗势欺人的话,他可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的。

马车在大道上绝尘而去,同时离开的还其他势力布置在亲王府四周的眼线。无论是什么原因,陆锦添在这个时候再次进入了王庭之中,对于这些势力来说都是一个信号,一场新的风暴可能出现的信号。

就在奥克兰城许多人的目光汇集在了陆锦添所乘坐的马车上的时候,王庭之中的安德烈和巴瑟却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当高等精灵议会的使者提出想要见陆锦添一面的时候,他们两个都有些惊讶。在整个事件之中,安德烈和巴瑟都一直在尽力弱化陆锦添的作用,为的就是不给陆锦添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在这种情况下,高等精灵议会的使者还是要见陆锦添一面,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有好事发生。只是,来自高等精灵议会使者的要求安德烈也没办法拒绝,他和巴瑟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写一封原本没必要写的信,让陆锦添警觉一些了。

“走吧,他已经来了。”载着陆锦添的马车缓缓驶入王庭城堡的内部,而坐在书房内等待的安德烈和巴瑟也推开了房门。无论怎样,他们两个一定会尽全力保住陆锦添的性命的。

……

经过恢复的王庭城堡已经看不到那天晚上留下的痕迹了,陆锦添走在由植物编织成的地毯上,心中自然也有自己的一些想法。现在最差的情况无非是被来自高等精灵议会的使者针对,不过陆锦添相信安德烈和巴瑟应该不会坐视不理,那他倒也不怕这个使者敢做什么出

格的事情。

而且,陆锦添事后听弗兰克描述整件事情的时候,似乎西尔玛他们已经和高等精灵议会那边有一个私下的协定了,那这个使者应该也知道这件事情。就算是这位使者要在有关深渊的人出手的问题上纠缠,他也不可能因此给陆锦添定下死罪之类的。

“会客厅已经到了。”就在陆锦添大脑转的飞快的时候,走在他前面的卫兵已经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那个等着他的高等精灵议会使者,就在房间里面。

也就在陆锦添站在门前,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心头却泛过一丝奇妙的涟漪。

“请进吧。”紧接着,他就听见了一个温柔的女子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当安德烈和巴瑟来到会客厅的时候,陆锦添已经和眼前的精灵使者坐在一起喝上红茶了。这也不由的让安德烈和巴瑟感觉到惊讶,他们可不相信陆锦添可以神通广大到认识来自洛兰泰达的高等精灵议会的使者。可是眼下的情形却不由让他们去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陆锦添,这位来自高等精灵议会的使者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虽然身为女性精灵,却是精灵一族三大游侠之一的——逐风者·奥蕾利亚。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位逐风者大人,还拥有精灵族之中极为罕见的血脉——血精灵血脉。

在精灵一族之中,自然也分为了很多的种族。很多时候,从精灵的名字里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比如风行,就代表着这一支的精灵属于自然精灵;但是叫做暗月或者逐星之类的,有很可能是暗夜精灵;其他的还有比如变体精灵,海妖,卓尔精灵等等。而血精灵,就是这些分支当中非常特殊的一支。血精灵并非像是他们的名字那样,容易让人产生邪恶的第一印象,事实上血精灵就是那些获得了世界树洗礼,拥有更强大血脉力量的精灵。不过,自从神魔一战之后,精灵族内的血精灵就急剧减少,现在纯粹的血精灵已经非常稀少,只有在高等精灵议会所在的洛兰泰达才存在。现在这位坐在众人面前的奥蕾利亚大人,就是为数不多的纯粹的血精灵之中的一员,她在高等精灵议会之中并不任职,可是权力却高于议会之中的许多人。

“看来你们两位确实很关心贝尔兰德斯,可惜我可不抱有什么不必要的恶意,所以你们也用不着太过于害怕。”奥蕾利亚示意安德烈和巴瑟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整个人则很放松的靠在了椅子上。

“那您找贝尔兰德斯来的意思是?”巴瑟看着奥蕾利亚平和的表情,心中却浮现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推测,如果真的如他想的这样,那事情可就有些戏剧化了。

“原本我只是想要见一见他。不过现在,却是因为一些别的事情了。”奥蕾利亚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很有深意的看向了陆锦添。而此时巴瑟的表情也开始变得有些精彩起来了,看来他真的猜对了。他们迟迟不能够一眼看出坐在他和安德烈身旁的贝尔兰德斯的血脉,是因为潜藏在他体内的精灵血脉正是极度稀有的——血精灵血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