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八章:秋风落叶之黄

秋意浓,白露秋雾笼罩了大半个翡翠之冠山脉,显得极度虚无缥缈。

还没有等到弯月落下,弗兰克和卢西安的身影就重新出现在了陆锦添的眼前。从两人的神情来看,灵魂之泪应该起到了应有的作用,虽然拉比克的发布的任务尚未显示完成,陆锦添已经对这件事情不太担心了。

在等待弗兰克和卢西安休息的时候,陆锦添再度拿起了手头上有关于永劫之痕资料。由于许心竹并没有提供任何有用处的信息,导致陆锦添这边对于她现在可能的处境知之甚少。虽然资料之中有关于永劫之痕的信息不够详细,但也要比什么都没有要强上许多。

望着远处的雾气,陆锦添的内心之中的不安感也在一点一点的扩大。虽然很希望许心竹没有事,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都算不上乐观。

“呼——”吐出心中一口浊气,虽然有些对不起弗兰克和卢西安,但陆锦添还是决定提前出发。

被陆锦添叫醒的弗兰克和卢西安都没有表现出不满,虽然他们和许心竹的关系不像是陆锦添和她那样亲密,但是许心竹是他们的队友,去营救也好,去寻找也好,都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不过,虽然陆锦添并不打算再麻烦安德烈等人,打算悄悄离开的时候,巴瑟还是给陆锦添送上了一份惊喜。

“这是一扇直接通往阿巴伐利亚山谷的传送门,以我的能力也就只能做到这里了,希望你们能够一路顺利。”翠绿色的传送门不断旋转着,而巴瑟、安德烈和奥蕾利亚则站在一旁,似乎已经等待了多时。

“多谢!”这一刻,陆锦添真切的感觉到,其实游戏人生也是一种妙不可言的东西。很多在现实中难以想象的东西,在游戏里却可以实现,而因为玩家的出现,原住民们原本必然的命运,在这样或者那样的时刻,也开始变得偶然起来。

……

白色的雾气在山林之前飘荡着,似乎没有散去的意思,整个山谷都因为雾气包裹着的的缘故显得一片混沌。

好在这只是一场普通的秋雾,如果像是黄泉之纱一样,对于陆锦添他们接下来的前进恐怕能造成不小的麻烦。但,即便是如此,陆锦添四人在山中的行进也分外的艰难。离开了阿巴伐利亚山谷之后,道路就变得越发的难走,再加上雾气的阻碍,四个人才走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感到有些疲累了。

“你们不觉得,这片雾气有些奇怪吗?”卢西安此时坐在一棵大树之下,试图平缓自己的呼吸。但是,他随口提出的想法,却让其余三个人陷入了思考。

“照你这么一说确实有些不对劲,这片雾气只是在阿巴伐利亚山谷就停止蔓延了。所以我们从奥克兰看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这里已经漫山遍野都是雾气了。”老岳和陆锦添一直都待在都在王庭城堡之中,之前从城堡想远处眺望,并没有发觉雾气已经铺满了整个山林。现在身处其中才发现,这片雾气的范围是在是太广了一些。

“而且,你们有没有想过这片雾气的源头在何处?”这个时候,陆锦添也站了起来。按照安德烈给的地图来看,这附近没有巨大的湖泊和水源地,有的几条河流也绝对不足以形成如此夸张的迷雾。

“那就绝对有问题了。”在综合了几人的分析之后,四人也认识到事情真的有些不对劲。

“这应该不是那些乱党的手段。如果要对付我们,不至于如此大的阵仗,而且我们已经离开了奥克兰城附近,乱党没有理由还不出手。”群体思考总是比个人的单独思考想到的东西更多,有时候旁人不经意的一句话就有可能成为茅塞顿

开之笔。

“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这片山林里面发生了某些不寻常的事情。”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最终确定了这场意外的秋雾之中一定隐藏着不同寻常的事情。虽然说他们的第一目的是去永劫之痕找到许心竹,但是如果顺路能够把这限制前行速度的迷雾给去除,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事不宜迟。看起来着雾气的浓度还在持续的增大,我们要寻找它源头就只能再快一些了。”既然决定对着不知道弥漫了多远的雾气进行调查,那陆锦添他们自然就要缩短自己休息的时间,尽量多走一些路才行。

就在陆锦添四人选择启程,并且朝着浓雾深处前行的时候,原本平静的雾气却开始莫名的翻滚起来。只是蔓延到阿巴伐利亚山谷的雾气,此时开始也像海水退潮一样,缓缓的朝山林的深处退去。这一切仿佛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来得突然,去的无声,而身处在雾气之中的四人还没有意识到,他们此刻也已经随着这片神秘的雾气,走上了一条未知的路。

……

地底深渊,熔心之崖。

这是一座完完全全建立在一条流动的地下熔岩河之上城市,整座城市都位于河流的正上方,由一根巨大的独立岩体支撑着,两边都是季度陡峭的山崖,寻常人来都不敢来这样的地方,更何况把城市建在这里。要么说,深渊阵营的人都是思维或者行为方式不太正常的人,这样的事,恐怕也只有他们才能够做的出来。

这座熔心之崖也是深渊四大王座熔火王座冕下平时处理事物的地方,也正是这样的原因,熔心之崖虽然看起来危险,但是每日来往的人员绝不算少。不过就在今日,在熔火王座冕下所在的高塔之中,却迎来了一位难得的稀客,而这位稀客还是陆锦添的“熟人”。

“没想到凡尔纳先生,居然会来拜访我这样一个老头。”就像熔火王座冕下自己所说的那样,他确实是一个老头,但是能够打败众多竞争者坐上王座之席的老头可不是一般的老头。事实上,无论是血海王座维洛格罗斯,还是剩余的骸骨王座以及迷雾王座都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从维洛格罗斯被人称为“孽主”就知道,这些坐在王座上的大人物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能力。

“斯维因大人言重了,不过这一次确实是有事情来找您的。”凡尔纳在深渊之中并不站任何的阵营,但是作为有名的鉴定大师和乐者,他在深渊之中的人脉还是相当广泛的。再加上当初是因为深渊主宰者亲自邀请,凡尔纳才离开地狱阵营转投深渊,所以他在深渊之中的影响力其实并不输给四大王座。

“那就坐下说吧。”两个老狐狸看起来都是笑眯眯的,但是究竟内心在想什么,恐怕也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这次你来所为何事?”既然凡尔纳有事情要说,斯维因也不再和他装腔作势了。深渊阵营的人把利益看的比什么都重,如果对自己没有利益,就算是能够阴人的事情,他们一般也很少去做。

“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当初神魔之战的时候,我们和地狱阵营在平行位面的翡翠之冠山脉与精灵族的战役。”从凡尔纳这短短的一句话之中,斯维因便知道凡尔纳为什么要找他了。

无论凡尔纳接下来要说什么事情,必定和当初的战斗有关系,而斯维因当年就是亲自组织进攻平行位面的领导者。要说到神魔之战的事情,其他的王座就算可以查到资料,也绝对不会比他更清楚。

“你是说在亚伯拉罕森林的战役吧,似乎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你提它的意思是?”斯维因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脑海之中已经出

现了无数有关于那一场战役的画面,但是似乎并没什么特别能够让人注意之处。

“虚灵战场。”凡尔纳可不单单是鉴定大师和乐者,他同时也是一位能够自如运用心理学的大师。虽然斯维因表面上看起来对他说的东西并不在意,但是实际上凡尔纳说的每一字都已经开始在吸引他的注意了。而当“虚灵战场”这四个字出口之后,凡尔纳就知道,这一次这位熔火王座冕下不会拒绝他的提议了。

“死寂地狱那边已经开始派人过去了,我想您一定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的。”凡尔纳优雅的呡了一口红茶。他不需要用什么**或者威胁,他知道当自己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对面的人就必定和他继续谈下去,并且最终达成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如果真是虚灵战场的话……”斯维因的表情已经不像是之前那样淡定了,他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整个房间都被一道红色的流光扫过。接下来,就是他和凡尔纳的密室长谈了……

……

再度回到翡翠之冠的山林之中,陆锦添等人此刻对于刚才做出的冒失决定,已经感到了无比的后悔。

就在他们深入山林之后不久,他们四周的雾气陡然变得无比浓郁起来,现在周围已经是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状况了。众人不得不靠在一起,用非常缓慢的速度在山林之中行进,不然要是有谁掉队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很难被马上发现。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前面雾气淡了一些?”虽说是靠在一起,但是每个人的感知范围和感知属性都有差距,陆锦添作为队伍之中最强者,感知范围和感知属性都远超弗兰克他们,所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一般都是他率先察觉到的。

“有吗?我只知道我现在和得了白内差不多呀。”卢西安扫了扫四周,无论是他的感知还是他的视线之中,浓雾都和刚才一样多。

“似乎真的像老大说的一样。”在整个队伍之中,不是卢西安和老岳的感知属性排在第二位,反而是弗兰克的感知属性要略胜他们一筹。主要还是因为,弗兰克通过演奏的缘故,获得了感知属性的锻炼,然后在宴会上演奏无尽的乐章也给他的感知属性带来了不小的加强。

“看到了,雾里出现了别的颜色!”虽然模模糊糊,但是陆锦添敢肯定,远处的雾气已经没有这里的这样浓郁了,他似乎在雾中看到别的物体的颜色。

“那还等什么,快点走吧!”卢西安大叫一声,整个人就像是脱了缰一样冲了出去。除了陆锦添之外,其余三个人都要被这样的环境给逼疯了,现在知道马上就要离开迷雾,自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稍微等一下呀!”没等陆锦添反应过来,卢西安已经冲进他们身前的雾气之中了,人影几乎都淡到不可见了。

“走吧走吧,在这样就真的找不到他的人人影了。”既然卢西安已经走远,陆锦添他们也没有理由慢吞吞的走了,三个人也是瞬间加快了行进速度,追上卢西安的脚步。

可是,没等到陆锦添他们跑出去三分钟,眼前的雾气突然瞬间消失,呈现在它们眼前的,是一片巨大的长满如黄金一般闪耀树叶的森林。

“这,这里是……”无论是陆锦添还是跑在前面卢西安,此刻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一阵凉风拂过,漫天金黄的树叶纷飞,化作落叶,一层一层的铺满了整个地面。这感觉,就像是陆锦添他们误入了一个装满了金币的宝库一样,在如此震撼的画面面前,每个人都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剩下的,就只有落叶纷飞时,在他们耳畔久久不散的回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