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三十五章: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不只是陆锦添所在的这片山林,几乎在亚伯拉罕森林的各处,都出现了战斗的痕迹。面对这样的机会,没有玩家不会动心,而那些卷入这个空间的原住民,恐怕也被系统用另一种利益驱动着,主动加入了这场战争。

在这片森林的最南端,一群穿着剑客武士服装的人,正行走在一片林间的空地之上。这群人数量大概有五十几人,看起来就像是从古代穿越而来的侠客一样。不过,身处其中的卢西安却知道,这样一群看似不修边幅的流浪武士们,实际上是“流浪剑心”的成员。虽然在现在的洛克希德玛已经没有了“流浪剑心”这个组织的存在,但是在这个时期,“流浪剑心”却是大陆上极富盛名的一个组织。这个组织里都是为了寻求正义,而在大陆上一边流浪一边寻求变强之道的剑客。在精灵和地狱深渊的这场战争之中,“流浪剑心”也派出了自己的力量来支援精灵。在这样一支看似没有什么战斗力的队伍之中,隐藏着整整两个四阶,四个三阶强者,一阶的卢西安在其中居然是垫底的存在。

现在,他们这群剑客的目的地,是位于亚伯拉罕森林西南侧的极星亲卫军的驻地。战斗尚未开始,精灵其实在整体实力上就已经落入了下风。整个亚伯拉罕森林里,已知的精灵军团只有新叶军团和轻语军团,极星亲卫军作为精灵王庭的卫队,只是起到一个策应的作用。而他们所要面对的,是死寂地狱四大骑士——阿德兰·迭戈率领的灼热军团以及黑血军团。深渊方面的情报精灵一直不得而知,除了暮霭军团是被深渊雇佣而出现在亚伯拉罕森林之外,深渊的其他力量到现在都没有暴露。这一点也是精灵们最为担心的一点,万一深渊阵营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在一旁窥视,精灵很难抵抗住来自多方的攻击。

“不知道其他人都在什么地方。”由于跟在一伙强到变态的人身边,卢西安现在倒不是很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但是对于现在不知身处何处的其他人,他的心中开始生出一股淡淡的忧虑。从四阶强者都出现了的状况来看,这场战争的危险系数可是全超于他们之前经历过的任何一场战斗,无论是多强大的个人战斗力在这场战争洪流之中都不值一提。

……

相比于卢西安的幸运,弗兰克的运气显然就没有那么好了。

弗兰克一出来就处于受伤的状态,系统给他安排的身份是一个在精灵军团之中随军鼓舞士气的吟游诗人,结果在行军途中摔下几米的断层,导致了脑部的震荡。现在的弗兰克身上还有一个轻微脑震荡的不良状态,这对于即将面对战争的他来说显然算不上什么好事。

而且现在他还要带着伤在这片临时划出来的医疗区里,充当一个临时的护士。系统在他醒来之后,就假借着营地医生之口给他发布了一个给伤员换绷带的任务。原本是个吟游诗人的他,此刻已经在医疗区里忙成了穿花蝴蝶。

如果说让弗兰克一直待在这个医疗点倒也没什么问题,但是战争一打响,说不定他就要变成医生的助手跟着一起上战场了、作为一个没有什么战斗力的支援型辅助,系统一开始对于技能的限制让弗兰克直接放弃了原本就不多的伤害技能,现在的他如果在战场

上正面对上深渊地狱阵营的士兵,恐怕没有任何胜算。这一点才是让弗兰克感觉到有些不妙的。战场上刀剑无眼,说不定随便射来的流失都有可能带走他的性命。

系统把所有人都随机投放在这偌大的亚伯拉罕森林之中,虽然看似公平,但实际上也是对弗兰克这样的玩家极大的考验。每个人都必须利用自己的生存智慧,努力的活过这场即将到来的战役。

而作为把陆锦添等人带向这座森林的“罪魁祸首”许心竹,她其实已经在这个空间之中等待了七天了。

要说许心竹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一个意外,她原本也像陆锦添他们一样在奥克兰城住了不短的时间,只是有一天因为某个任务的缘故,她进入了阿巴伐利亚山谷,而她也遇到了和陆锦添他们四个相同的情况,就在一阵迷雾过后,她就被带到了一个非常简单的传送阵面前。这也让她成为了这个虚数空间的第一批访客。

在虚灵战场开启之后,许心竹也得到了一个来自地狱阵营的身份。不过地狱阵营里没有和她本身一模一样的职业。所以她现在的身份变成了黑血军团的一个死灵法师。

所幸的是,在失去了死侍之后,许心竹还是有一些不需要死侍配合的技能的,但是她的特殊天赋基本上是排不上任何的用场了。所以现在的许心竹可谓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而根据军团的命令,他们的目标就是位于眼前这片山林之中躲着的新叶军团,许心竹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找新叶军团的精灵们发泄自己的怒气了。只是她并不知道,在新叶军团的某一个斥候小队之中,此时多出了叫做“陆锦添”的家伙。

……

“前面的三个卓尔斥候应该就是卓尔精灵最后一支斥候了。”在秋日阳光照射下光影交错的森林之中,一前一后穿过了两队人马。

其中跑在前面的一支自然就是卓尔精灵斥候,而在后面追赶的则是陆锦添、罗宾和兰斯洛特组成的追击小组。虽然说斥候们的战斗力普遍不高,但是陆锦添所在的第五小队之中的斥候们很多都是战场老兵了。兰斯洛特本人其实是一个逐风猎手,而罗宾一开始的职业更是从丛林游侠开始的。在等阶之上,兰斯洛特和罗宾都拥有二阶的实力,其他的精灵斥候也都和陆锦添相差无几。在看到陆锦添以一敌三之后,斥候小队之中也不知不觉把陆锦添当成了小队的第三主力。

只是这一次的追逐战,似乎没有陆锦添他们一开始想的那么简单。卓尔斥候的领头者似乎也是一个非常老练的游侠,对于山林间的追逐异常的熟悉,每当陆锦添等人想要加速追上他们的时候,这位领头者总能够利用树木或者地形重新拉开距离。根据兰斯洛特的推断,对方很有可能也是一个二阶的职业者,甚至有可能已经里三阶不远了。生活在地底的卓尔精灵很少有机会在山林之间作战,但是看这个卓尔斥候的样子,对于林地的追击显然是游刃有余。

不过,到了这个时刻,陆锦添他们显然不能够后退了,不把这样难缠的敌人解决在森林之中,他们不敢冒然撤退回军团的营地。而且这一组卓尔精灵的斥候,似乎获得了一些有关于新叶军团动向的信息。兰斯洛特可不敢就这样赌一把,放

这些卓尔斥候离开,为今之计只能够咬牙追下去了。

“他们逃跑的方向不是暮霭军团所在的方向,那这三个卓尔斥候想去哪里?”罗宾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这三个卓尔斥候一直在山林之中绕圈,绝对存在着蹊跷在其中。

“小心!”就在这个时候,眼尖的陆锦添发现空中飞过来三支短镖,在他们前面逃窜的卓尔斥候忽然放慢了速度,并且迅速分散在了树木的枝干之间。

“他们似乎不打算逃了。”兰斯洛特用随身的小刀挑飞了眼前飞来的短镖,这几个卓尔斥候显然也想在这里把他们这几个尾巴给解决掉。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快要接近黄昏,如血的夕阳洒落在山林的各个角落之中,显得这片空荡的山林更为苍凉。

“你们各自小心。”既然卓尔斥候已经分开,陆锦添他们三人也不能够在抱团了,万一逃走某一个卓尔斥候,他们这一次的行动都算上失败了。只是现在敌暗我明,对于陆锦添他们来说并不是非常有利。

“明白了。”陆锦添看了一眼茂密的树从,这些卓尔斥候看似躲在了暗处,不过在他的技能之下,他们根本无所遁形。一心想要获得更高任务评价的路基不同自然不会在兰斯洛特和罗宾面前使用这个技能,万一他们两个插手过多,陆锦添连喝汤的份都没有。

“自然沟通。”陆锦添把手放在身前的一棵大树之上,眼前渐渐开始浮现出更多的画面来。

“不好!”就在陆锦添获得大树视野的一瞬间,他就看到在这棵树的某一处枝桠上跳下来一个黑影,目标正是树下的陆锦添。

“砰!”陆锦添只来得及一个侧滚翻,但是还是被黑影落下的冲击波弹飞了出去。

“一个一阶的小小斥候也敢趟这趟浑水,真是不自量力。”即便是从十几米高的树上一跃而下,但是站在陆锦添身前的影子似乎一点事情都没有。

在夕阳的照耀之下,这个卓尔斥候像是刚刚沐浴过鲜血,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战神一般。就是这个形象,让陆锦添想到了三个月之前,他们在禁忌盆地之外遇到的那一个来自深红刺喉行会的死神。

“名称:黑魂·卡西莫多

等阶:三阶零级。

阵营:地狱阵营·黑雾战团”

“三阶职业者。”陆锦添一眼就看出了眼前的卓尔斥候的实力,这就是兰斯洛特他们所说的那个领头者。

“不要妄图你的队友会来救你,他们现在已经开始自己的战斗了。我可是有足够的时间和你好好玩玩,希望你可不要太脆弱了。”卓尔斥候不断抛着手上的匕首,用当初希波克拉德看陆锦添的轻蔑眼神看着陆锦添。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这是陆锦添第二次正面对上三阶职业者,尽管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但是为此陆锦添已经准备了多时。

陆锦添想要的不只是在三阶职业者的手下成功逃脱,他想要的,是自己亲手击败一个三阶职业者。

“狂妄!”站在血色夕阳下的卡西莫多,冷笑着,缓慢的,逼近了陆锦添。

这一刻,苍山如海,残阳如血,风动,叶动,刀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