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三十六章:一线

虽然要面对的是一个三阶职业者,但是陆锦添的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波澜。在这个特殊的空间之中,所有人的技能都被限制在了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这样一来,陆锦添就不用面对三阶职业者层出不穷的攻击手段了。而这个卓尔斥候卡西莫多又是一个刚刚进入三阶的职业者,这样的话,又能够减轻一些陆锦添的压力。

尽管系统已经对高阶职业者削弱了不少,但是高阶职业者特有的威势依旧存在,这不是用意志里就能够克制的,而是等阶不对等带来的限制。

“渎命!”卡西莫多猛然前冲,手中的匕首在夕阳的照射下闪过一缕寒光。而且让陆锦添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他面对的第一个技能居然是一项极其稀有的瞳技。

卓尔斥候原本深蓝色的瞳孔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漩涡,尽管陆锦添第一时间想要避开卡西莫多的双眼,却依旧被这血红色的漩涡所吸引住了。

“你遭受了精神攻击,意志判定失败,你的意识受到重击。”

“你受到了137点伤害,你的意识陷入短暂停滞,持续四点五秒。”

一瞬间,陆锦添几乎已经陷入了死地之中。这也正是高阶职业者和低阶职业者差距之一,高阶职业者的见识和经历都比低阶职业者要丰富的多,这一点在高阶职业者的技能上也能体现出来。

尽管还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冲向自己,但是此时的陆锦添的大脑已经处于一片混沌之中。也许对于常人来说,这样的意识重击也许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陆锦添这样的精神受到过严重创伤的人来说,这样的重击无异于在他原本就已经松动的精神防线上凿出了一个豁口。

而看到陆锦添毫无意外的中招了的卡西莫多也露出了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在面对这样低阶的对手时,丰富的技能往往会给战斗带来非常巨大的优势。像是这样的瞳技,低阶职业者一般都难以防备,有时候就连意志和精神属性稍弱的三阶职业者也会中招。只要这些人被他的瞳技所命中,一般情况之下都是砧板上待宰羊羔了。

只是自鸣得意的卡西莫多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简单的精灵斥候,而是一个来自亚当孤儿院的精神分裂。他这样做也许对他以往的对手都有效果,但是这一次,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打开了一扇通往黑暗的大门。

“逆光斗篷!”就在卡西莫多的匕首距离陆锦添只剩下不到两个身位的时候,愣在原地的陆锦添突然向后一跃,一头黑色的头发不知何时变成了血红的颜色,双眸也覆上了一层诡异的鲜红。而且没等卡西莫多看到陆锦添落地,他整个人都已经消失在了空气中。

“这……”原本还一脸微笑,感觉到无比轻松的卡西莫多的脸上也瞬间阴沉了下来。刚才那个年轻的精灵斥候明明中招了,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而且现在卡西莫多的感知之内完全失去了这个精灵斥候的踪迹,这种事情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一个不到两阶的斥候的隐匿属性不可能会高过他的感知。斥候最重要的属性之一就是感知,如果他已经感知不到那个精灵斥候的存在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那个家伙乘着潜行效果逃离了战场。

“该死的,失算了。不过,你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在卡西莫多的想法之中,陆锦添必定失去另外两处战场寻找自己的队友去了。但是他更本没有料想到,他现在所要面对的不是当初的那个精灵斥候,他将要遭遇的,是陆锦添都没有见过的贝尔兰德斯。

……

“你躲不过的,你躲不过我的……”黑暗之中,陆锦添只感觉不断有冰冷的水滴在他的脸颊上,但是这个水的触感似乎又有些不对。

“你比你自己想象的脆弱,能够和贝尔兰德斯共存已经很不容易了,你非要再去创造一个零一。看来隐居的十年让你变得越来越愚蠢了……”黑暗之中的声音不断传入陆锦添的耳朵,一会儿像是贴在她的耳边诉说的,一会儿又像是在极为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呢喃。

“你,你做了什么?”陆锦添努力寻找双眼间的焦点,现在他的脑子还像是被人用铁锤狠狠的击打了一下,一阵一阵的眩晕。

“我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我就做了什么。你说的无意义的废话越来越多了,再这样下去,你可没有办法在压制住我了。”这个时候,无边的黑暗之中忽然打下一束极其耀眼的白光,白光刚刚好落在陆锦添的眼前,而在白光的边缘,出现了一双穿着锃光瓦亮的黑皮鞋的脚。

“这是什么?”陆锦添一边摸着脸色的**,一边想要挣扎着站起来。

“这是……”借助白色光束的余光,陆锦添终于看清楚了不断滴落在自己脸颊上的**,“是血。”

“如果把你将我压制的精神封锁比喻成一个躯壳的话,那个你刚才受到的精神冲击就相当于有人在这个躯壳上重重的打了一拳。”黑皮鞋始终站在光束之外,他的声音充满了玩味,又带有一丝丝的怜悯。

“不要以为进入了这个世界就万事大吉,失去了物质载体的你,更容易被各种各样的事物所影响。就像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技能,对你精神上造成的伤害有可能是百分之一百,甚至更多。”黑皮鞋完全不在意陆锦添的反应,既像是一位讲师在授课,又像是一个自言自语的神经病人。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陆锦添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完全没有想到,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瞳技会对他造成如此大的冲击,以至于现在产生了他都没有料想打的后果。

“我没有什么意思。即便是待着这样一个封闭的躯壳之中,我也有自己的乐趣。我不会对你的压制做太多的抵抗,但是当你无法在压制我的时候,我自然也不会对你留情。这是我对你善意的提醒,希望你能够记住这次教训才是。”从黑皮鞋所说的话来看,在陆锦添的体内还隐藏着更加深层次的一个秘密。

“我想你现在也无力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吧,这样就让我暂时利用贝尔兰德斯来继续你未完成的游戏吧,你可要好好看着哦……”黑皮鞋的语气之中透露出一分嗜血的兴奋,让人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不寒而栗。

……

卡西莫多并没有立刻迈开自己的脚步,猎人

可不能够比猎物还没有耐心。在斥候身份的掩盖之下,卡西莫多其实是一个专精的游侠。他的一、二、三阶职业都是游侠。而且在地狱那样恶劣的环境之中,他早也被锻炼的无比谨慎,他刚才所说的话不过是打算试探一下陆锦添罢了。

“看来真是走远了。”卡西莫多一边把匕首放回腰间,一边准备朝着最近的一处战场移动过去。

可是就当他把匕首放回腰间的一瞬间,他的感知之中突然就冒出了一个身影,而这个身影的气息俨然就是刚才他一直没有找到的精灵斥候。让卡西莫多始料未及的是,这个精灵斥候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棵大树的枝桠之上,现在正用一种冰冷的眼神看着他。

“夜之曲径!”贝尔兰德斯没有等到卡西莫多把匕首再拔出来,他的身影下一秒就从树上一跃下,并且飞快的遁入了阴影位面。

一般来说,只要三阶职业者,对于自己身体周围的空间波动都会有提前的预知。上次和希波克拉德战斗的时候,陆锦添尝试用夜之曲径靠近他,反而是被希波克拉德一脚踹开。但是这一次贝尔兰德斯的动作太快了,而且他似乎是掌握到了某种特殊技巧,在距离卡西莫多还有两米距离的时候,竟然提前脱离了阴影位面,利用下坠的加速度直接扑向了卡西莫多的门面。

尽管卡西莫多有所察觉,但是再这么近的距离之下,要想完全躲避贝尔兰德斯的攻击也是完全不现实的。原罪还是一刀砍在了卡西莫多的左肩之上,而且更让卡西莫多感到不妙的是,当他被一刀砍中的时候,他忽然像是遭受到了猛烈重击一样,眼前一切都变得恍惚起来。

原罪上的重击效果在这一刀上及其幸运的发动,不只是卡西莫多感觉到了意外,就连以第三者视角观察的陆锦添都感觉到了意外。如果没有这一下重击效果,再这么近的距离,贝尔兰德斯无论如何都会被卡西莫多命中一刀。反观站在黑暗之中的黑皮鞋却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好像这样一件概率事件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看来你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掌握你的角色,对于现在身处的这个世界,你也根本算不上了解。”黑皮鞋说话永远都是一种游刃有余的状态,即便是语气之中透露出疯狂,他说的的话也是极度的淡定。

“通过【命运一闪】的天赋,卡西莫多绝对不可能逃过那一刀重击。即便是有极小的概率让他逃脱了,那么这个时候【上帝视角】这个天赋起作用的时候了。在这一方面的运用,你还真的不如你新创造的那个叫做‘零一’的残缺人格。”就在黑皮鞋说话的时候,贝尔兰德斯手中的原罪再度在卡西莫多的身上划出一道伤口。但是由于卡西莫多是三阶职业者,重击的效果本身就要打上一些折扣,而第二次的重击效果还会受到削弱,所以对于卡西莫多来说几乎没起到什么影响。

“该死的精灵,既然你不珍惜逃跑的机会,那今天你就不要想离开这里了!”卡西莫多一边愤怒的咆哮着,一边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匕首。、

夕阳余晖在山林之间只剩下细细的一线,而卡西莫多的匕首此刻距离贝尔兰德斯,也只剩一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