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一章:修罗场·绝境

月如钩,清辉遍洒,林深空寂,万籁俱静。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喜欢白天,喜欢活在阳光之下,也就有人喜欢夜晚,喜欢黑夜的降临。只是有时候,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之下,夜晚要比白天显得更为友好,更为安全。

在亚伯拉罕森林的深处,几个看起来颇为狼狈的身影,正在月光的照耀下,朝着某一个方向狂奔。他们的影子被月光拉长,和树的影子重叠在一起,感觉就像是他们被这些影子堆叠在一起的形成的“怪物”所追赶一样。

没有人停下来,没有人开口,没有人敢放慢自己的脚步。粗重的呼吸和落叶枯枝被踩碎的声音混杂,像是幽灵在这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来回游荡。

“所有人,入林!”就在此时,跑在最前面的男子忽然低喝一句,然后猛然向前一跃,瞬间隐入了一旁的幽暗密林之中。

就在这几个身影全部隐入森林的阴影之后,在他们刚刚奔跑过的道路上空忽然吹过一阵狂风。紧接着,就有三只类似于蝙蝠一样,但是体形远超过蝙蝠的灰色生物从天空之中落下。如果和深渊打过交道的人,瞬间就能够认出这些是什么东西,这些像是巨型蝙蝠一样的怪物,被深渊之中的魔鬼称之为“石像鬼”。

三只石像鬼在道路上徘徊了一阵,他们腥红的双眼不停的打量着四周,分外的渗人。别看石像鬼看起来十分的脆弱,但是实际上作为一种邪术炼金产物,在加持了石肤术,邪恶利爪,并且双眼还有邪恶威慑的情况下,一只石像鬼需要至少三到四名同等级的职业者才能够无伤消灭。三只石像鬼一同出现的话,显然刚才那些逃跑的人是绝对没办法与之正面战斗的。

不过,这些石像鬼似乎并没有发现刚才躲入森林之中的几人,在巡视了一圈之后,又张开了自己的翅膀,飞上了天空。据说某些高阶的石像鬼,可以通过热量和能量波动,来寻找隐藏的目标,幸好这三只石像鬼并不在此列之中,不然森林之中的几人很有可能此刻已经和世界说再见了。

过了许久,寂静的森林之中才传来一声极度轻柔小心的声音。

“它们走了吗?”

“看来是离开了,这些该死的东西可真烦!”在确定石像鬼不再去而复返之后,从几棵大树背面的阴影之中,陆续的走出来四男两女,除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类之外,其他的全部都是精灵。

“这已经是他们袭击营地之后第四天了,这些东西怎么还没完没了的跟着我们。”所有人的表情此刻都无比的严肃。因为就在四天之前,精灵族极星亲卫军的驻地遭受了来自深渊军团的突袭。这支突袭极星亲卫军的深渊队伍,直接翻越了位于森林中央的莫雷斯山,绕到了极星亲卫军驻地的背面,打了亲卫军一个措手不及。如果不是当时“流浪剑心”的人正好也在营地之中,极星亲卫军恐怕在这次的偷袭之后,十不存一。正是因为有“流浪剑心”的两名四阶战斗力的加入,最后极星亲卫军虽然遭受不小的损失,但是剩下的人也化整为零,逃入了亚伯拉罕这幽深茂密的丛林之中。

“无论如何

,我们必须快点赶到破法者高地,那里是低语军团的驻地,我们必须及时把亲卫军被袭击的消息告诉剩下的两个军团,让他们早做准备。”为首的一个男精灵从腰间抽出了一份地图,并且把它摊开在月光之下,然后走到了一棵大树身边用自己的右手贴上了大树。看得出来,这是和陆锦添拥有和自然植物沟通能力的精灵。

而在等待了几分钟之后,男精灵从树上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表情很凝重的看着月光下的地图,并且把一只手点在了地图的某个点上。

众人连忙围在了地图和男精灵的旁边,一看之下,所有人都感觉有些不妙。他们这几天虽然都按照地图的指引往破法者高地赶路,但是今天因为受到了石像鬼的骚扰,中途有好几次变换了方向,现在他们距离原先的路线已经偏离了几十里。他们没有可能再返回来时的路,这样做不只是浪费时间,而且还蕴含着未知的危险。所以现在,他们这能够硬着头皮接着往前走,只是在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和破法者高地之间,却也多出了一条科雷多裂隙。这条前路,看起来也颇有些崎岖坎坷的味道。

“不知道其他人现在又在遭遇一些什么?”在这支六人小队之中,唯有一个腰间别着一把太刀的人类男子只是看过了一遍地图之后,便默默的走到了一旁的大树下,陷入了自己的思考。

比起陆锦添,卢西安在这个空间之中更深刻的认识到了强大对于生命在乱世之中以为着什么,还有在大势和洪流面前,强者所能够起到的作用。他以前总是把很多东西当成是一场投资,他不断的投资别人,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收益。可是现在,卢西安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最好的投资,不是投资别人,而是投资自己。只有当自己变得更强大、站的更高,才能够获得更久、获得更多。

“嘿,卢。你没事吧?”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精灵发现了在一旁沉默的卢西安,走到了卢西安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吧。但愿一切都会好起来。”卢西安也拍了拍身旁精灵的肩膀,露出了一个安慰的微笑。在跨越眼前的绝境之前,他们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祈祷。

……

夜晚,对于整片亚伯拉罕森林来说都是难得的安静时光。即便是来自地狱的军团都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收手,虽然他们大多数并不畏惧在黑暗之中战斗,但是这里是原始森林,是精灵的主场,他们不敢太过冒进。

在月亮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候,破法者高地上就燃起了一堆又一堆的篝火,精灵们逐渐从各自的帐篷之中走出来,开始凑到不同的篝火旁,开始他们简单的晚餐。

如果说深渊来客改变了这片战场原本的历史的话,那么陆锦添他们也用自己几乎算得上的微不足道的力量,在新叶军团这辆战车上推了一把,并且他们还成功的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帮助新叶军团躲过了原本和黑血军团正面交锋的命运。

但是新叶军团并非没有付出自己的代价,随陆锦添一起前去牵制黑血军团的精灵,尽管在黯血渡鸦的四位到来的

时候躲过了一劫,但是在再次和黑血军团碰撞的时候,却成功的激怒了‘妖瞳’德罗巴萨格。黑血军团近半数的士兵深入森林之中,几乎是一寸一寸的扫过,根本不给陆锦添他们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而德罗巴萨格更是亲自带着两位四阶强者前去击杀诺拉奎恩,在经历的整整一天的战斗之后,剩下的精灵们终于在午夜之前撤出了这片宛如地狱一般恐怖的血腥森林。和陆锦添一同前往的将近五百名精灵士兵,到最后只剩下不到五十人归来,就连罗宾都付出了一只左眼的代价。至于黯血渡鸦的诸位,从那天之后,陆锦添就再也没有能够见到他们。

之后,成功抵达破法者高地的陆锦添他们才明白,这一次的行动完全就是新叶军团利用五百名精灵的生命作为代价,换取的一次战略转移。其实历史从一开始他们降临的时候就不可逆转的发生了偏移,接下来所以发生的事情都将成为一段全新的历史,永远铭记于参与者的脑海之中。

在这几天,陆锦添他们遭受了来自卓尔精灵的攻击,防御了来自灼热军团的冲击,今天还和暮霭军团进行了战斗。每一天都有新的死亡的诞生,每一天,陆锦添都伴随着熟悉的血腥味入睡。历史仿佛回答了十几年之前,他成为军方杀人机器的那段时光。

“喏,浆果和肉。”随着篝火的肆意跳动,坐在篝火旁的陆锦添的脸,也显得忽明忽暗。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陆锦添的身后,然后很随意的一巴掌拍在了陆锦添的背上。

“你这一天到晚闷闷不乐的,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我看你这样子也不像是没有参与过战争的人,难道还会有战后压力症?”斯图尔特一边嚼着刚刚分配下了的晚餐,一边看着陆锦添极度平静的脸。虽然他刚才是在开玩笑,但是斯图尔特其实清楚,陆锦添这几天遭遇了什么,虽然军团里的人包括那些幸存者都没有说什么,可是还是隐隐有人已经开始下意识的远离陆锦添了。而且特别是在罗宾受伤了之后,陆锦添就变得忽然沉默起来,斯图尔特知道这不是战后压力症,但这算是另外一种精神问题。在斯图尔特看来,陆锦添已经分不清所谓的虚幻和现实了,其实在这个世界待了半年之后,斯图尔特自己有时候也会有所混淆,到底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不过,到现在他还可以自我提醒,只是想到日后还不知有多久的游戏时间,斯图尔特的信念也开始动摇起来了。

“没什么,吃饭吧。”一直低着头的陆锦添此刻终于开了口,他看了一眼用巨大树叶托着的食物,有些木然的拿起一个红色的浆果,一口咬了下去。

血红色的汁液瞬间飞溅出来,陆锦添的嘴边,口腔之中被这些汁液完全充斥,以至于他在下意识用舌头舔舐嘴唇边的汁液的时候,居然尝到了一丝丝的血腥味。

斯图尔特猜的没错,他的精神方面确实出现了问题,只不过却不是斯图尔特想的那样简单。现在陆锦添要面对的,是更大的精神问题,如果不能够有效处理的话。那这个问题,就将成为他人生之中最后一个绝境,一个再也无法逃脱的绝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