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主宰
字体:16+-

第一百五十四章:修罗场·心眼

陆锦添想不到系统会给他来这样一出,至于系统知不知道陆锦添混乱的精神世界,那就不是陆锦添可以了解的了。不过,眼下麻烦已经惹出来了,陆锦添也没有心情去咒骂这该系统该死的安排了。

有关于之前所说的,陆锦添正在面对的绝境,其实就和他的精神分裂有关。

在受到卡西莫多瞳技攻击的那一刻起,陆锦添就知道自己精神世界的祸根已经被埋下了。特别是在见过了黑皮鞋,以及被黑皮鞋影响的贝尔兰德斯之后,陆锦添就知道这事绝对没完。

虽然陆锦添已经在之后加倍的小心,对于精神类的技能有所提防,但是最终还是失算了。就在之前参与对黑血军团的牵制的时候,在之后的大混战之中,没想到黑血军团的一个死灵法师居然会使用“死亡哀嚎”这样的群体精神类法术。当时陆锦添硬撑着没有让自己的主人格再度陷入沉睡,不过之后发生的事,让陆锦添觉得自己还不如当时陷入沉睡以稳固自己的精神世界为好。在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破法者高地之后,陆锦添也没有在意到平时在自己意识海之中那两个人格发生了他根本没有想到的变化。

“没想到你居然会出来直面我,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躲在黑暗之中。”陆锦添的眼神闪烁,在知道敌人是谁之后,他反而放松了警惕,从靠着树的姿态,变成了和雾气之中的人影相对而站的姿态。

“说什么直面不直面的,明明是你一直以来不敢正视我才对。”雾气之中的人影只是平静的和陆锦添在对话,却没有走出雾气的意思。

“我只不过是推了贝尔兰德斯一把,至于你创造的另一个人格,那完全只是一个半成品而已。说起来你应该感谢我,我不只是让贝尔兰德斯变得更强,而且还帮你解决了解决了另一个缺陷人格的问题。”虽然看不到黑皮鞋,但是陆锦添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此刻雾气之中的黑皮鞋正用一种戏谑的眼光看着他。

“你……”就在陆锦添想要看开口反驳的时候,黑皮鞋却再度开口,打断了陆锦添说话的机会。

“虽然我一直都不爽你的作为,但是我也不爽被一个破系统束缚和约束的感觉。”黑皮鞋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是陆锦添却从他的话里听到了别的意思。

“一想到要在这该死的系统眼皮底下和你打一场,老子就觉得浑身不舒服。”黑皮鞋说到这里还停顿了一下,似乎再看陆锦添的反应。再见到陆锦添一时之间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才好,黑皮鞋才轻笑着继续开口。

“哼哼,但是这么大的乐子我可不会凭白无故丢了。如果你能够击败他的话,我倒不介意再把他借给你用两天。”说完这一句之后,陆锦添突然看到在迷雾深处,还有一道人影正在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哈哈哈!希望你们两个能够让我尽兴一些。”就在这个时候,在雾气之中的黑皮鞋站着的位置,他的人影却在逐渐变淡,他说的话也开始

变得有些遥远模糊起来。不过这个时候,陆锦添已经意识到,那个正在朝他走来的身影究竟是谁了,这一战,对于他来说,将会非常艰难。

……

没有人知道雾气从何处飘来,也没有人知道着雾气到底笼罩了这片原始森林多少地方。除非是陆锦添这样亲自进入雾气之中探查的降临者,不然系统不会给出任何的提醒。不过系统必然不会厚此薄彼,在通过某些隐晦的引导之后,所有的降临者都被系统带入了迷雾之中。而这个时候,系统所安排的第二阶段也开始有效运作起来。

其实不只是在精灵营地附近,几乎所有在这个战场的所有军团营地附近,都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骷髅。这些骷髅只是包围了营地,却没有再进行任何的行动,就在这一切布置完成之后,就像是有某人打了一个装13的响指一样,这片虚灵战场的一切都陷入了静止。而能够解除静止状态的,恐怕还是要等待陆锦添他们完成迷雾之中的试炼再说。

雾气之外一片静止,雾气之中却是已经开始上演生死搏杀了。能够向黑皮鞋一样拖延任务进程,并且擅自改变任务的,恐怕整个空间中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在这个虚灵战场开启六天之后,五十名降临者其实已经折损七人,目前只剩下四十三人。只不过,系统显然是不满意这样的死亡率,不然也不会突然搞出这么一出了。如果这个时候零一还在陆锦添身边的话,他倒是能够看出一些不同的东西来,只不过现在能够帮助陆锦添的,也只有他自己了。因为这个时候,就连贝尔兰德斯也站在陆锦添的对立面了。

……

“该死的家伙!”虽然早就猜到了来人的身份,但是当陆锦添看着在雾气之中逐渐变得清晰的人影,还是忍不住低骂了一句。

乘着自己精神防御第二次受损的时候,黑皮鞋并没有做出再夺陆锦添的身体的事情,毕竟在使用了一段身体之后,他就要重新把这具身体交还给陆锦添。而他做的,是一件更让陆锦添感觉到窝火的事情,黑皮鞋让贝尔兰德斯进入了一种不知名的狂化状态。

每当陆锦添在战场上杀戮过多,贝尔兰德斯就开始忍不住要强制突破那一层镜子,想要强行和陆锦添互换对身体的掌控权。原本这个时候若是有零一拦着也好,可惜在第一次的时候,黑皮鞋就针对零一做出了安排,结果到现在零一还是陷入在沉睡之中。

至于贝尔兰德斯,现在的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只懂得寻求杀戮的家伙了,如果陆锦添这一次不能够安抚他躁动的内心。恐怕系统在技能上对他的其他人格做出的限制也很快就要没有用了,万一那一天陆锦添真的无法控制贝尔兰德斯,把他放了出来,恐怕他和周围的人都要一起下地狱了。

虽然黑皮鞋给陆锦添带来的不小的麻烦,但是在陆锦添看来,这一次也算是一个机会。黑皮鞋的性格反复无常,行事风格带有浓重的自由主意和杀戮色彩,

他控制贝尔兰德斯也好,让贝尔兰德斯变得异常也好,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杀戮欲望和独特快感。黑皮鞋行事也颇为谨慎,没有直接对上陆锦添,但是如果能够把代替黑皮鞋的贝尔兰德斯给重新唤醒的话,对于陆锦添接下的战斗必然也有更多的好处。至少陆锦添不要每天战斗的时候在为贝尔兰德斯的事情提心吊胆,那他面对的困境也可以得到暂时的缓解。

想到这里,陆锦添也不再犹豫,右手一动,腰间的弯刀已经出鞘,虽然贝尔兰德斯的战斗力远强于他,但是在这样一个地方,他也并非没胜算。

就在陆锦添正在对如何和贝尔兰德斯进行战斗计划的时候,随着一声意味深长的笑声传来,天空之中的月亮却渐渐被吴乌云覆盖起来,而原本在雾气之中可见的贝尔兰德斯的身影,也逐渐变得晦暗起来。

……

虽然知道是黑皮鞋搞的鬼的,但是陆锦添此刻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再去骂这个家伙了。在这样黑暗又充满雾气的地方和贝尔兰德斯战斗,即便是陆锦添的感知和夜间视野不同与一般玩家,也不由的有些呼吸急促起来。况且掌握这些牌的又不只是陆锦添一个,他要面对的贝尔兰德斯恐怕和他现在的模板相同,说不定黑皮鞋在动动手脚,贝尔兰德斯的数据还要比他想还得更加夸张。

“来了!”没等陆锦添再多想,他的身旁忽然就挂起一阵劲风。还没看到来人出手,陆锦添右手上的原罪就已经毫不顾忌的劈下,反正在这个鬼地方,只要他不死,贝尔兰德斯就不会有事情。

只是陆锦添没有想到,原罪一刀之下的触感却不是金属或者皮肤肌肉,而是木头。就在陆锦添马上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的时候,一股极度恐怖寒意就从陆锦添的脑后袭来。贝尔兰德斯居然声东击西,并且毫不顾忌的动用了夜之曲径,这样的算计也让陆锦添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砰!”陆锦添借势在地上连续滚了三圈,而他的后背已经多出了一道长达十几厘米的腥红伤口,在关键时刻,陆锦添终于触发了上帝视角的效果,成功的向前倾斜了一下身体,并且用自己的刀鞘对贝尔兰德斯稍作了阻挡,否则这一刀可能就真的砍在他的头上了。

贝尔兰德斯不会因为陆锦添受伤而手下留情,现在在贝尔兰德斯身上,陆锦添只能够感觉到暴虐的杀气。而刚才那一刀也证明,贝尔兰德斯现在是绝对不会对陆锦添放水的。

“这下被动了。”贝尔兰德斯完全就像是一个刺客一样,在刚才以及未能够必杀之后,又再次隐遁到黑暗和雾气之中。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视觉不但不起作用,说不定还会起到反效果。如果只靠听觉的话,陆锦添想到刚才差点被贝尔兰德斯一刀绝杀,心头不由的有些发凉。

就在这个时候,陆锦添忽然听到耳旁有人用极轻的声音了一句话。

“用耳去听,用心去斩;以心为眼,可断灵魂。”

(本章完)